觀塘仁愛圍的雞記麻雀館於1976年開張。

編按︰市建局月初,收購渣打銀行在裕民坊的舖頭,呎價達天價10.67萬元,花上6億,我們會問市建局真的這樣窮嗎?現在對小商戶要求合理賠償,連1.9萬每呎也付不起,明顯欺善怕惡,對大財團手鬆,對小商戶計到盡,厚此薄彼,公理何在。

不公平的機制和玩分化是市建局的專長,早前2009年,整個官塘都掛滿不滿市建局對業主賠償不公的橫額時,市建局亦以4.37億高價買下匯豐銀行的舖位,單是特惠津貼就高達4000萬,呎價約3.6萬元。

文章來源︰蘋果日報  26-5-2012 記者:李凱琳

觀塘具地方特色名店和老舖的業主,決定入稟法院控告市建局賤價收購!在仁愛圍經營三十多年,打冷聞名的新南苑餐廳、當舖及本港首間獲發麻雀館牌的雞記等,怒斥市建局突將仁愛圍收地限期由2015年推前至下月,強行收地,開價更比專業測量師估算呎價少一半,「佢當改善社區係尚方寶劍,咁同地產霸權有乜分別?」

市建局在觀塘市中心推行歷來最大型的重建項目,08年底首次向受影響業主開價收購;持有仁愛圍中興樓 F、 G和 H舖業主、玉芳置業老闆方雨強指出,三間舖共約2,300呎,現租予打冷聞名的新南苑餐廳。

他表示,由於市建局曾承諾在2013年6月調整呎價,故未有接受首次開價;但局方在去年3月加快收購,更以12,000元呎價強行收地,他曾委託政府認可測量師估價,發現比局方開價高一倍,但局方卻指他做法多餘。

「當改善社區係尚方寶劍」

方雨強表示,玉芳置業是其母岑玉芳一手創立,是養活他和弟弟及家人的經濟支柱。文盲的岑玉芳在酒樓工作兼運貨,憑勞力儲得第一桶金,成立玉芳置業,買下現時仁愛圍物業;他怒斥局方賤價收地,極不尊重母親對社會的貢獻,「市建局當改善社區係尚方寶劍,同地產霸權有乜分別?」
仁愛圍老店成發押業和林記電器行坦言「官字兩把口」,業主新一有限公司曾為了在港島重建區的物業與市建局交手,更鬥至法庭,最後獲判勝訴,「業主呢度值至少2,000萬,比局方出的多800萬,所以點都唔妥協。」玉芳置業、新一和其他業主並未認輸,正商討入稟法院。

雞記雀館老闆態度軟化

不過,曾帶頭聯繫業主抗爭的「龍頭」雞記麻雀館老闆林國強,昨日態度軟化;他無奈表示,由於麻雀館牌照不能轉讓亦不會再發,且限定要在同區經營,雞記如今情況嚴峻,只能結束與局方的僵局,集中火力找新店。市建局雖承認未與部份業主達成共識,但指目前收購進度理想,按一貫收購政策,業主可獲物業市值交吉價加上該價10-35%津貼作賠償,合資格商戶則獲得額外營商津貼。

歷歷在目 士多老闆創辦首間領牌雀館

「雞記」之誕生,緣於「雞叔」林國強的父親一日夢見雞啼被驚醒提早上班,故可提早下班買馬票,結果中了等同當時年半薪金的獎金;他用獎金開糖水舖兼士多,街坊可在內麻雀耍樂,後來他發現竹戰深受街坊歡迎,更獲補貼作維修麻雀枱,令他索性轉行,在1933年開辦雞記。
至五十年代香港禁賭,雞叔據理力爭,成功向政府爭取麻雀館合法化,並批出等同一副麻雀總數的144個經營牌照,雞記是本港首家獲發牌麻雀館。

雞記全盛期有五間分館,總部和其中一間分館設於油麻地,其餘在新蒲崗、觀塘和九龍城,現只剩下新蒲崗、觀塘和油麻地三間。為迎合時代變遷,雞記引入大陸碰槓牌吸引內地客,模仿澳門賭場派利是和代買美食服務。

明年將是雞記成立80周年,更是第二代掌門人雞叔的90歲大壽,他希望觀塘雀館能找到新落腳點繼續經營,明年與他共度生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