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題目︰

嘆手機上網乜都有得睇 租書大王遭科網潮淹沒

編按︰兩星期前跟陳生父子談了一會,想不到今天又在報紙見到他們。不知記者哥哥又知不知,小陳生和大陳生的故事很不一樣,小陳常說60年代已在官塘,街坊見証他成長,而大陳生則說80年代成立。社區就是如此,真真假假從不重要,生活和記憶言人人殊。

如果60年代說法成立,凌記書店更有趣,1960-81年,這廿十多年沒有圖書館的官塘。閱讀,靠的就是凌記書店。圖書館,我們不能要求買入甚麼的書藉,書店,我們則可以決定,說凌記是官塘的人民圖書館絶不為過。

圖片文章來源︰蘋果日報  11-6-2012 記者︰林浚川

互聯網與智能手機改寫人類生活習慣,亦間接令曾經成行成市的租書店步向夕陽。曾經是全港租書店龍頭的凌記,全盛時期有超過五間分店,第二代老闆陳立民憶述風光時「幾乎區區有樓,朝朝陸羽(茶室)飲茶」,現時則面臨收舖結業。

當年天天揸平治去陸羽

那個黃金時代,凌記要聘請三個收銀員,客人大排長龍,儘管每本書只租二至五元,但「日日可以收幾千蚊」。同一本書,凌記要入貨數百本,兩父子幾乎每星期輪流到台灣掃書,再於機場以200元利誘回港的旅客幫手帶書存飛機艙。
凌記生意越做越大,港九新界有超過五間分店,連行家都來凌記「拆貨」,成為行內龍頭。九十年代股樓齊升,凌記做的雖是「幾蚊雞」生意,但現金流動強勁,幾個舖位又屬自購,陳立民有充裕資金入市,「當時買樓一成首期,容乜易」。風光時陳立民搬到港島西半山海景豪宅,天天駕着平治房車到中環陸羽茶室嘆茶。
不過,一場金融風暴吹醒南柯一夢,陳立民不想說損手多少,只慨嘆:「總之乜都冇晒,叫做曾經擁有就算啦!」緊接着科網潮來臨,直接令租書生意式微,「後生仔都上網,邊有人借書」。
今天智能手機普及,租書客更買少見少,陳立民拿出 iPhone說:「小說、漫畫乜都有得睇啦!」由於觀塘重建,凌記原址即將結業,陳立民考慮搬到牛頭角樓上舖經營,但最終是結業是搬舖,要視乎賠償金額而定。

 租書行業演變

時期:60至70年代
演變:這時期的武俠小說以台灣作者為主流,如臥龍生、慕容美、武陵樵子,租書客多為男士

時期:80年代
演變:武俠小說數金庸、梁羽生和倪匡,愛情小說數瓊瑤和亦舒,當中倪匡和亦舒多產,是租書客最愛

時期:90年代
演變:武俠小說是黃易天下,繙譯小說如日本的推理小說,還有內地電視劇如《還珠格格》和《雍正王朝》原著都曾掀起租書熱潮

時期:2000年後
演變:互聯網興起衍生出網絡小說,造就一批網絡作家,雄霸武俠和愛情小說世界。這時期起租書客明顯減少,只有03年沙士時曾短暫迴光反照

位於觀塘裕民坊凌記原本的老闆姓林,八十年代初因移民由陳立民父親作價40多萬元「頂手」。這筆錢當年夠買兩層樓,陳父選擇頂下凌記,全因「書中自有黃金屋」。自小到凌記幫手的陳立民表示,當年觀塘區人口急速膨脹,「上面有秀茂坪,隔籬有雞寮(翠屏邨),仲有藍田同油塘,全部人都出嚟觀塘返工」,租書客源源不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