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了多個月,終於搬了到港島區居住(可以用選票支持何秀蘭議員或陳淑莊議員連任),離開老家的官塘更遠了。二千八百呎的單位,月租六千零二圓,無錯,確是六千零二圓,這大概是一個四十年前的租值。我不是在癡人說夢,而是因為現時的居所,是由我的好顧主提供的,才那麼便宜。當然我在工作上付出的心力,總對得住我所有的老闆(有餘)。我鄰居的部分其他單位,月租約八萬多至九萬多。香港的租金實在昂貴得驚人,若不是昂貴的租金,一般中小企業,尤其小商戶的生存空間便大得多了。最糟糕的是,在貴租金下受惠,只是小數的大業主。而這些大業主的數目亦越來越少,社會上的財富,越來越落入極少數、極少數的人的手中。

若不是租金佔去經營成本的一大截,普羅受薪階層的收入,總不會像現時的卑微。

還是講活化工廠區罷,一次行經官塘巧明街,見到舊巴士廠凋零多年,感到有點可惜。然而,日後若該地段又只是千篇一律的改建為甚麼商貿大廈,整個官塘工業區只會變成一個商業地區,根本並沒有地盡其用。

多年來,香港骨灰龕的規劃欠妥善,令供應嚴重短缺,部分不法商人更借此經營非法的骨灰龕圖利,最終損失的,還是大眾。此外,亦令這問題變得複雜,政府更難解缺(即使她有缺心)。既然如此,何不將舊巴士廠的部分或全部地皮,又或區內其他工廠用地,闢作骨灰龕場之用。這構思,有以下幾個優點。
首先,骨灰龕場設在工業區內,尤其在區內的中心點,骨灰龕場會被附近的工廠或工貿大廈遮擋,附近的住宅區的居民,便不可能再以骨灰龕靠近民居作為藉口反對。

由於骨灰龕場被其他工廠大廈和工貿大廈阻擋,燃燒冥襁的煙塵,也不會對附近居民做成影響。當然,政府長遠應考慮在骨灰龕場內,禁止燃燒冥襁和香燭,進一步推動助環保。

工業區,甚至商業區內在晚上的情況,與住宅區截然不同,沒有太多人起居作息,因此亦不會惹來像將骨灰龕場設在住宅區內的非議。
前往骨灰龕場的人流,通常只會在假日出現,因此並不會對工業區的交通設施做成額外的負擔,亦不會與平日在區內工作的人士爭用交通設施,反而更有利推動該等交通設施在假日的使用率,又可以將假日工業區內一片死寂的現象改變,還可以造福區內食肆等的配套行業,令他們得到新的生機。
一般工業區的交通設施完備,大多有地鐵、東鐵、西鐵、巴士、小巴、電車等公共交通工具直達,往來十分方便,對掃墓人士是百利而無一害的,當然。由於公共交通設施的利便,亦會減少掃墓人士駕車或成的士前往而引至區內交通混亂的情況出現。例如,官塘舊巧明街的巴士廠,經官塘或牛頭角地鐵站前往,都是十分方便的。而只要將現時工業區內的汽車上落客禁區生效時間伸延至假日,便不會因為骨灰龕場的設立,而令地區在假日和春秋兩祭時,變成汽車的死胡同。

在香港,清明節的天氣,通常潮濕悶熱。而到了重陽節,還是夏末(乾曬)。現時多個骨灰龕場的所在地偏遠,後人要長途跋涉前往各個如將軍澳墳場的骨灰龕場拜祭仙人,情況十分狼狽。然而,只要將骨灰龕場建於市區內,問題便得以解決。
十八區中,除了離島區外,幾乎每區都有工業區,因此如果由官塘區作為先導者,在工業區內,將工廈改建為骨灰龕場,日後便能將此創舉,推展至各區,甚至擴展至商業區。

至於甚麼防火、走火、建築物條例,其目的是為使用者的安全而訂立。骨灰龕場內,只要嚴禁燃燒冥襁,或裝置滅煙系統,而處所內又加裝自動灑水系統和其他消防設備,是不會對使用者構成危險的。
現時,部份政府興建,並根據法例,交由香港華人墳場協會管理的骨灰龕場內部份場地,經已不設插香燭的地溝。長遠,還是應該嚴禁在整個骨灰龕場內燃燒冥襁和香燭的。

至於在緊急事故時的人流疏散問題,只要原用現時不設空氣調節,不加設窗戶,令骨灰龕場內與外間的空氣相連,即使萬一發生火警,也不會做成煙霧積聚,令疏散的人慌亂的情況出現。

而由於骨灰龕場一般只會在日間開放(晚上誰會到那裡呢!),加上不裝設窗戶,遇事時,即使電力系統實靈,外間直接射進的光線,亦足以確保逃生時的安全。
至於樓梯闊度能否應付疏散的人流嗎?這根本不會構成問題,因為樓梯是可以加闊的,或在建築物外牆加設。骨灰龕場內既無大量的可燃物料,發生火災的機會甚少,加上裝置了自動灑水系統滅火滅煙,即使一旦發生火警,人們逃生時出現恐慌的情況,肯定會比一般商業大廈的少。

再不解決骨灰龕場不足的問題,香港人便死無葬身之地了。若十八區的人,都不踏出一小步,政府又如何能解缺這個問題。

我既提議在官塘區的工業區內興建骨灰龕場,也支持在其他區內,包括我現家住的港島區興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