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生集團,網上紅人,連鏗鏘集都為它們拍下”一塊紅布”的特輯,他是收樓業的龍頭,強制拍賣條例(強拍)的代言人,也是受益人,2011年,前特首曾蔭權施政報告宣佈,加速舊區重建,田生股價即時上升三成,至今,依然為網友津津樂道,引為官商合作、利益傾斜的案例。

七月三十日時,上年還大賺上近三億的田生,突然跟隨大隊,發放盈警,宣告盈利大幅倒退,網上評論大呼,收樓業末日已到。大響田生的警號?我希望答案是對,但實事並不如此,看看收樓界同業業績可知分曉。

同類發展舊樓為主的英皇國際(0163),本年的核心盈利為13.3億,按年增加95.9%,而金朝陽(0878)11年上半年的核心盈利2900萬元,倒退55%,九建(0034)的核心盈利2.78億元,按年倒退68.5%。收樓商的業績各有不同,是否末日言之尚早。

相反,收樓和市區重建,這幾年還大有可為,舊街坊真要自求多福︰

第一,收樓業的生態,市低,總體經濟走下坡,才是收樓商收平的旺季。收樓是長時間的投資,短則五年,長則可達十年,收樓商先收入地產商按金,完成整個物業收購才需付上賠償,所以資本需求有限。而一年盈利起落,對很少主動發展項目的田生來說,微不足道。市低收樓,最經典例子,莫過市建局的巧合,宣佈灣仔利東街項目遇上沙士,史上最大的重建項目觀塘市中心,又碰到金融海嘯。

第二,地產相關的盈警,或是盈喜,最多想像空間,依賴物業估價,最經典莫過於2011年的華置盈警事件,市況大旺,卻更換會計師,發出盈警,結果又以賺錢收場。

第三,最大利好因素,莫過於發展局局長陳茂波,波叔的上台。CY上任,圖窮匕現,田生昔日的生意夥伴,波叔掌管土地,除了港人港地,頓變講人講地。波叔缺乏豐富工務經驗,有的只是劏房和炒樓賺錢往績,他的取向難免關心地產界。難怪他上任時,地產建設商會梁志堅和新界鄉紳都舉腳贊成。

振英五年,工廈將會是收樓公司的新戰場,市建局和領滙已率先加入,後者則稱會可動用百億資金收購翻新工廈,改建為商場。林鄭,到波叔,有績可尋,他們都是發展鷹派,前者靠強制拍賣條例升官,後者則善用強拍發財,所以田生絶對能再次受益。

政策以增加單位供應之名,實為地產商賺錢、炒作的手段多的是,像林鄭過去強拍條例,聲稱可改善舊區居民生活,現在已少有提及。手段可是清拆工廈,再抬高地積比,使我城更多屏風樓,但千萬不要忘記,就算增加市中心的土地供應,不論市建局,還是大孖沙,香港市中心樓價永遠高企,新樓大多須要過萬元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