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從裕民坊的姐仔芝芝迎送生涯起伏,恩客從前是厰佬,今天只剩學生哥初見雲雨,不變只有肉金380元,見証裕民坊和官塘的盛衰。重建後,一樓一,如同過去紅燈區砵蘭街,消失了,卻換來上海街,愛慾緾綿,食色性也,依然是人的天性。值得細看,想看全文,請買<壹週刊>,我已買了。

原載︰壹仔  3-1-2012

踏上唐樓樓梯,在觀塘裕民坊一樓一,開門的,是濃妝艷抹的芝芝。

芝芝,「一樓一」鳳姐,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在觀塘唐樓租了一個板間單位,正式下海。

當年她廿出頭,觀塘工業區廠佬、麻雀館老細、住在觀塘半山西裝友都是她的恩客,肉金叫價三百八。

觀塘○九年啟動全面重建,裕民坊一帶拆的拆、搬的搬,一幢幢工廠大廈熄燈落閘, 舊墟唐樓人流稀疏;一度創下世界人流最高紀錄的觀塘麥當勞, 現在坐着的食客都是垂垂老矣的老街坊。

年過半百的芝芝,留着昔日的黑色魚網絲襪,在一樓一的單位繼續等客。

肉金叫價三百,可以議價,久久沒有客,她披上外套, 漫無目的走過仁愛圍、月華街巴士站…… 她點起香煙,訴說起四十年來的慾海浮生,說着聽着,竟和觀塘裕民坊這個小社區,休戚與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