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梁粉,如︰張震遠,大張旗鼓,起革命,借建屋之名,行擴權之實。昔日土地規劃按人口需要劃分,學校、公園、大會堂,現屆政府土地紀律蕩然無存,美其名長遠房屋規劃,實為短視,買民望,4、5年後,山斜上、公園,插針般建築單楝公屋,缺乏社會配套,居民猶如活在孤島上,連悲情城市都不如了。過去土地紀律,就如30,000人一個公園,20,000人一間小學,貪曾年代已束之高閣,現時梁粉可說,已不存在即是取消了。香港何時由宜居城市(livable city),淪為只是居住的城市。建屋、建屋、建屋,已是梁班子的最後救命草,可惜梁粉手腳不淨,上下其手。

市建局,假借建屋之名,開綠燈擴權強拍建豪宅,賺大錢。另一梁粉房協主席鄔滿海,在興建居屋浪潮下,會是另一受惠者。可是,見到青衣綠悠雅苑格價進取,平均六千幾元呎價,迫近私人樓,可知這類計劃肥了誰?試看鄔生和張生,明年花紅,有多少進展呢?

新地產霸權:市建局

原載︰蘋果日報  11-1-13  作者丘亦生

市建局上月總動員搞了場大龍鳳,公開「杉樹街/橡樹街」項目收樓碰釘,向一名不願賣舖的業主施壓。
我一直對行會成員、市建局主席張震遠積極參與施壓,感到大惑不解。張震遠於本周初終露出尾巴,原來整場大龍鳳最終目的就是為市建局擴權。
「杉樹街/橡樹街」項目涉及四個地段,市建局早得到分別三個地段的八成業權同意,只剩下第四個地段,差一個舖位才達到八成業權門檻。根據「需求主導」政策,市建局其實可以就三個地段,開展重建計劃,但市建局沒有這樣做,刻意不讓步,將四個地段的重建綑綁處理,表面上為完成更大的重建項目,實際上是鋪路擴大市建局權力。

密謀擴權 降低收樓門檻

張震遠上月先行第一步棋,激化「杉樹街/橡樹街」舊樓業主內鬥,將不願收樓的業主打成釘子戶。張震遠本周初接受少數報章訪問,再行第二步棋,以收樓有障礙作為堂而皇之的藉口,放風市建局打算降低「需求主導」計劃的收樓門檻。
聰明的他刻意提出降低現時「地段」八成業權門檻的要求,倡議只要收購到達「項目」八成業權,就可以引用《市區重建條例》的尚方寶劍,強行收購餘下的物業。
市建局門檻若果改變,收樓權力就進一步坐大。實際上,一個項目通常涉及數個地段,日後市建局收地,即使地段的支持收購比例懸殊,例如項目包括四個地段,只要總計過八成業權同意收購,就算其中一個地段只有兩成業權同意收購,市建局都可強行把四個地段收購,反對的業主冇得say no。
因為市建局啟動收樓門檻屬內部政策,不涉修例,只要董事會下月通過,市建局就可以無聲無息下擴大收樓權力。

由始至終,橡樹街舖位業主只是被操縱的木偶,不自覺地配合張震遠自編自導自演的大龍鳳。

私人發展商申請強制拍賣,一向以地段作單位,用意是保護小業主的業權。當初市建局展開「需求主導」計劃,參照強拍條例,以地段的八成業權作門檻,就是為與私人市場強制收購門檻看齊,限制市建局不要動輒使出收地的尚方寶劍,與私人市場爭利,同時保障小業主的業權。
事實上,梁振英上場後不止一次為市建局充權。我早前已經提及,政府的買家印花稅,把重建項目豁免期訂於六年,影響到私人發展收購大型項目。如今再配合市建局新政,市建局勢成為收樓大贏家,而舊樓小業主的利益則進一步被蠶食。
市建局是近年地產狂潮的受惠者,截至2012年3月底,資產累積至253億元,比五年前暴增近六成。市建局累積盈餘達117億元,當中有54.8億元是因為政府豁免收地價而落袋。

市價賣樓 無助樓市降溫

長期受到政府政策、財政資助的市建局,角色日漸吃重。據市建局最新年報顯示,市建局手上正開展的項目,一共有36個,合共可以提供670萬平方呎的住宅樓面,多過新世界(017)、信置(083)的儲備。
不過,市建局坐大無助調低樓價,事關市建局一向按市價賣樓,關心賣樓收入多過幫市民置業。若市建局進一步擴權,結局只會演變成一隻冇王管的公營怪獸。
梁振英靠市民對樓市不滿上位,但他上任半年,已顯示出無力改變高樓價。梁振英任內的唯一轉變,可能是捧起新一代地產霸權──市建局。

相片︰頭條日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