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食蛇草根的補品,不同鮑蔘翅肚, 以價格低廉專注稱,難怪可列蛇齋餅糉之首。還有不時不食,只有秋冬時,才會其門如市。黃猄、花膠,平時少接解觸食材是蛇店獨有。糯米飯、白切雞,不是自己做得不好,只是蛇店獨門蛇汁,更顯風味。宜安街有三間的蛇店街坊都稱為蛇店街,除了蛇,還有鹿茸專門店,都是男人最愛。想起朋友小時候,就讀街角的聖若翰學校,蛇是小學生的朋友,每憑三、四年,總會有走蛇的一幕。不同防火演習,演習完成,還要上課,走蛇乃是大事,朋友都興高采烈,大叫︰"好得意,快走蛇!"

新一年祝願大家一切順利,身體健康。

蛇王龐年捉160蛇掙13萬幫補

原載︰明報 10-2-13

「我5歲已在鄉下幫阿爺捉蛇,未驚過!」56歲蛇王劉鐵龐家鄉在東莞,幼時家貧,常跟爺爺捉蛇幫補生計,沒想到兒時在鄉間學會的本領,竟成為日後養妻活兒的技能。23歲那年,龐哥偷渡來港,為生計開店取名「蛇王龐」,落戶觀塘宜安街至今,但他坦言蛇業已是夕陽行業,每逢春夏淡季,他亦要靠捉蛇幫補舖租,而因他捉蛇又快又準,致成為傳媒眼中的「蛇王之王」。

隨傳隨到 警方寵兒

龐哥豪言:「基本上東九龍的蛇都由我捉!」為方便捉蛇,龐哥更專門買車代步,他說:「我有車,好快到場,所以警方常找我。」龐哥去年便出動了160次,以每次收800元「車馬費」計,只靠捉蛇已掙近13萬元,但其實錢不易掙。龐哥回憶有次他被7呎長蟒蛇所噬,需送院縫針,自此更加小心點。

龐哥一般僅用布袋跟手套應付毒蛇跟巨蟒,他說:「香港毒蛇其實很少,不覺危險,反而捉大蟒蛇最辛苦,好重。」像去年9月,他在西貢水口村經一番搏鬥後,才能捕獲一條長逾5米、重達30公斤的超大蟒蛇。

曾遭毒蛇噬刀背刮腿保命

沒有蛇王不曾被蛇咬。龐哥有次不慎放掉手上的眼鏡蛇,毒蛇爬上小腿張口便咬,一條血痕蜿蜒而上。他依前輩所教,用菜刀刀背在小腿上往下刮,一邊用冷水沖洗等待救護車,幸「大步檻過」。

獨門過山烏跌打酒 臭味傳千里

與龐哥店舖同街的還有兩間蛇店,競爭激烈,但龐哥卻有鎮店之寶,便是以7種毒蛇製成的獨門過山烏外用跌打藥酒,客人亦大力讚好,他卻笑言缺點是「臭到九條街外都聞到」。與蛇為伴半世紀,龐哥見證蛇業興衰,他坦言蛇業是夕陽行業,因內地蛇肉出口少,要由馬來西亞等地入貨,惟運輸甚難。近年業主不斷加租,蛇店由龐哥夫妻與小兒子合力經營,雖仍可維持,但對將來能否守下去,他只能聽天由命:「開店都是為謀生而已!」

Image

60年代的宜安街若翰學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