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400億的重建項目,一間賽鴿店,市建局竟然說無法安置,只是草草賠5萬元了事,5萬元,康寧道的小舖位一個月租金也不足夠。如果沒有市建局,賽鴿業可繼續下去,市建局竟推卸責任。市建局消滅一個社區,也滅絶一個行業。

店主梁生,能言善辯,代表香港,獲奬無數。香港之光,竟也保不住。

原載︰明報 26-2-2013

幾近被推土機剷平的觀塘裕民坊,有一條破舊小巷仁信里,巷尾轉角有雀鳥店「國際鴿舍」,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賽鴿熱潮退卻後,該店成為香港最後鴿舍。鴿舍東主獲安排承租「雀仔街」檔口,但從此不能再賣賽鴿,半生與鴿結緣的他斷然拒遷,老舖即將關門,賽鴿行業或許也隨之湮沒。全盛期700 玩家禽流後僅餘百人「國際鴿舍」現址以前是家禽店,店東梁錦洪14 歲輟學到店裏幫家人打工,1981年轉型主力賣鴿, 「全盛時期有700 幾人玩鴿,但禽流感爆發後,近年只剩100 多人」。雖然坐落窮巷,但梁常征戰各地,獲獎無數,一年參加10 多場比賽,有時遠至南非、巴塞隆那,他更自滿說當中六七成賽事會得獎,是名副其實的「冠軍練鴿師」。

   四出賽鴿10 場贏7 場

梁錦洪說,有時一場賽鴿會有數千隻鴿參加,最終只得幾隻完成比賽, 「見到自己隻鴿返到終點好感動」。一般人會以為賽鴿是「一鴿飛天下」,梁解釋,賽鴿依靠其體內「腦電波」引領方向回家,故必須在比賽終點所在地出生和訓練。他的訓練秘訣是,賽鴿出世40 天內在室內訓練,再逐步增加飛行距離, 「譬如比賽由香港飛上海,要先帶牠飛去汕頭,然後是廈門等,一步步飛遠」。

   鴿友失求醫買糧之地

名滿天下的練鴿師「屈就」小巷,快要連最後生存空間也消失。清拆裕民坊早已一錘定音,梁錦洪說,市建局曾轉介他給食環署,讓他優先承租雀仔街(即園圃街雀鳥公園)的檔口,惟租務細則列明,可售價物品「不包括鴿類」。

梁說多年來主力賣賽鴿, 「鴿糧一兩元斤,點樣維生?」且,現時本地養鴿人大多找他買鴿買糧,甚至鴿生病時找他求醫, 「有客問我如果結業怎辦?將來往哪買鴿?」對於政府擔心賽鴿傳播禽流感,他氣憤說: 「我賣咁多年都無事,且現在玩鴿的人都已上了年紀,買鴿是觀賞為主,怎會捨得放出來。」

清拆在即,市建局也願賠償,但梁無奈說,多年前以10 多萬元買下舖位,如今只賠5 萬多元,雀仔街檔口租金貴,月租要3350 元,而且不可賣鴿。原定明天(26日)要投標承租,但他已決定放棄, 「我不是要錢,只是想要賣鴿的生存空間,如果談不攏,唯有拉閘收檔」。

  市建:養鴿須申請鴿舍非法佔地

市建局回應, 「國際鴿舍」非法佔用政府土地,無法提出收購或補償,但會提供54,620 元特別援助金。與梁商議後,雙方均認為雀仔街是唯一類近現時經營模式的場地,但經營飼養賽鴿等涉及公眾衛生,受法例規管,經營者須申請牌照及符合規定才可開業。

同頁新聞︰

賽鴿無售賣牌照議員促酌情處理

政府為預防禽流感,2006 年開始禁止散養家禽,「國際鴿舍」因「歷史因素」(指其經營多年)獲當局豁免領牌賣賽鴿,惟搬至雀仔街後,並不會獲繼續豁免。立法會議員批評,政府不處理更高風險的餵飼野鴿,卻扼殺夕陽行業,促政府運用酌情權,在嚴格衛生規管下,讓東主在偏遠農場或另僻地方繼續經營。

漁護署發言人表示, 「國際鴿舍」因「歷史因素」獲當局豁免領牌賣賽鴿,惟搬至雀仔街後,並不會獲繼續豁免。現時雀鳥店應申請動物售賣商牌照,惟可售鳥類不包括賽鴿,而目前並無出售賽鴿的牌照,商戶只可申請展示賽鴿牌照,即只能「展示」不能出售。

食環署:賽鴿或帶回病毒

食環署發言人則稱,賽鴿需要放外飛行,有可能和野鳥接觸,若感染H5N1 或其他病毒,會損害雀仔街其他檔位玩賞雀鳥的健康,甚至引致大量玩賞雀鳥死亡,故不容許雀仔街攤檔售賣鴿。立法會議員王國興批評,政府不處理更高風險的養飼野鴿,卻扼殺可控制的賽鴿行業, 「尖沙嘴星光大道如此多野鴿,有人餵牠們更危險啦!」他將在立法會跟進事件,促請當局運用酌情權,只要東主符合嚴格衛生規定,便可在較偏遠農場或另僻地方繼續經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