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載︰8-4-2013 成報 社評

觀塘重建項目遇到了收地補償、重新安排的阻力,特別是一些小販、商戶,一直與市建局未能就安排達成妥協,當局亦無意提高補償的金額,令事情陷入膠狀態。而這些小商戶未能搬遷,則嚴重影響整個重建項目的進度,數以千計的住宅單位難以按原計劃施工。

未能順利安排拆遷問題癥結在哪裏?本報今日報道了尚未搬遷商戶的實際困難,將他們的訴求轉告各界,期望引起政府、拆遷戶乃至全社會的重視,合力解決困局。

位於仁信里多戶在官地經營的無牌小販,與市建局未能就安排達成妥協,其中一戶經營「鴿舍」商戶,80年代以10多萬購買現時的舖位,市建局補償5.4萬,商戶表示極不合理;商戶希望政府能妥善安排,願意搬到雀鳥公園只求有謀生地方,但政府表示怕白鴿帶來禽流感,不讓他再次售賣。他認為政府所為是變相叫他結業,上有兩老,下有家小,如何營生?他批評政府趕絕生路,太不人道。

仁信里內現有30多個棚屋商販,被市建局列為「佔用官地檔戶」。他們的舖位靠近協和街街市,但市建局指他們不屬於街市範圍,而是佔用政府土地經營檔戶,補償較少。其中82歲的理髮店經營者表示,全部街坊經營了廿幾三十年,政府一直不說他們無牌,現在要收地才指摘他們,直言「官」字兩個口。他不願拿綜援,只望自力更生,但政府賠償太少。

仁愛圍一間模型店老闆擁有上萬盒珍貴模型,市區重建令他進退兩難,現時觀塘的舖租2萬多,但遷到外區的舖位租金動輒都要7、8萬, 根本負擔不起,政府賠償數十萬,等於變相迫他退休,他坦言「賴死」不走。

觀塘市中心重建項目地盤面積達57萬平方呎,影響1,653個業權及約 5,000人,項目總發展成本達數百億元,這是市區重建局歷來最大型的重建項目,2007年啟動項目的法定規劃程序。重建完成後將會集住宅、商業、交通、酒店及休閒用途設施於一城,預計2021年前分階段落成。這是一項關乎民生的重大項目,市建局2008年底開始展開物業收購。

任何地區在發展或高速發展之時,「拆舊建新」是必然會出現的事,這也是「舊的不破,新的不立」。「破舊立新」四字,用在政治上或人文方面,或會出現一些爭議,例如新舊文化交替之時,難免有「新舊之爭」,因為新的未必全佳,舊的未必全差。「破舊立新」若用於建設或改善環境,例如拆除殘舊的樓宇,改建新穎的大廈,居民的生活和居住條件大改善,可想而知會受到普遍的歡迎。但是,在徵地收樓及拆遷過程中也遇到不少棘手問題。

我們認為,市建局必須本幾個原則處理拆遷及安排工作。首先是要給生路,這是搬遷工作的最根本問題。對商戶,搬遷補償能否繼續維生,這是市建局必須考慮的。原有租金2萬元,外遷後需要7、8萬元,政府補貼幾十萬元也難以繼續經營。有一批商戶長年以來在官地上經營,他們當中或許有部分無牌經營,政府如今徵地便以佔用官地非法經營而給予較少的補償。

政府的說詞聽起來合理,但放到現實是行不通。政府說在官地屬非法經營,部分更無牌經營,那為何在過去多年視而不見?政府有關部門當初不管,隨之任之,便是默許,這些小商戶才多年來在此經營謀生服務街坊。今天政府收地強行打出官地這塊牌子則有推卸責任之嫌。打出官地這塊牌子,並非解決問題的萬能鎖匙,歷史上便不乏官地被逆權佔有的先例。所以,政府在補償政策方面,應該針對這些具體個案給予妥善解決。

此外,對商戶的遷離安排必須穩妥,其標準是讓他們到外區能夠繼續謀生,而不是扼殺他們的生存空間。

作為原址商戶,也應本識大體、顧大局,在獲得合理補償的時候,應該積極配合,共同促進觀塘重建項目,因為這關乎觀區數萬人的共同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