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內加快重建 3項目涉逾70戶

原載︰5-5-2013 明報

政府銳意增加房屋供應,市區重建局計劃積極配合,落實今年內加快重建3個收購多年的項目,當中包括觀塘市中心計劃、深水海壇街項目以及與長實合作的衙前圍村。局方表示,2010至2012年間,已先後運用《收回土地條例》圖收回各項目業權,惟至今仍有70多戶未能處理,因此決定在今年內一併向法庭申請執達吏清場,最快6月便有首例。市建局強調這是「最後一」,但不少受影響村民和商戶大表驚訝,批評局方不理市民死活,勢會抗爭到底。

學者:應考慮基層特殊困難

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鍾劍華表示,市建局有政府賦予的權力,但使用時應小心克制,若事件有爭議,局方必須先弄清楚業權等問題;即使市建局在法律上有理據,局方亦應考慮基層的特殊困難,以適當的計劃協助他們安置,「可能是人情問題,非制度問題,但局方必須合理評估清場是否會獲社會認同,例如時機是否成熟、反政府情緒會否有影響等」。

市建局將會「清場」的3個項目,除了2006年啟動重建的深水海壇街/桂林街/北河街項目(海壇街),以及2007年開展的觀塘市中心計劃,亦包括早年已被發展商看中的衙前圍村項目。衙前圍村早於於1980年代由長實展開收購,及後於98年被市建局前身的土地發展公司納入為重建項目,至2007年市建局宣布與長實合作,開展重建工作。

市建:清場「最後一着」

市建局表示,上述3個項目已展開收購多年,全部收足近八至九成業權,但由於部分留守的佔用人或商戶,在局方現有安置政策下,未能達成搬遷共識,因此在市建局評估後,估計要透過法庭安排,由執達吏協助清場,以免項目一直膠,未能在未來5至7年如期落成。局方稱,現時已把個案逐一審議,再交上法庭排期,估計70多個項目需時執行,而此前他們會嘗試繼續與居民和商戶討論賠償(見另稿)。翻查紀錄,上一次因重建而要動用執達吏清場,是2009年房協的深水福榮街項目。

據了解,現時深水海壇街與觀塘市中心項目,分別有近30個商住戶未有遷出,而衙前圍村項目則有10多戶留守。其中,海壇街的「抗爭戶」涉及天台戶和住客,不少已「抗爭」數年,主要要求市建局妥善賠償或原區安置。記者近日到場觀察,37幢唐樓已十室九空,電線多被剪斷,閘門被鎖,但仍有少數居民堅持居住,並在外牆掛上橫額,期望市建局可「樓換樓」。

商戶:為何收購時才指沒權益?

觀塘市中心一帶同樣有不少空置舖,但在裕民坊附近的仁信里則有10多個商戶未有離開,並在門前貼上抗議標語。在這裏經營「賽鴿店」30年的梁錦洪表示,在市建局政策下,他們被視為霸佔官地的商戶,但他質疑以往市政局有替他們記錄,他們亦有領取商業登記,為何局方在收購時才指他們並沒商戶權益。

市建局表示,在安排清場前,會繼續與觀塘的此批佔用人討論,正研究以一筆過約5萬元替他們繳付相當於一年的新舖租金,但梁表明不會接受,「一年根本難以回本,若果是3年租金也可考慮,否則我們會坐在店內等他們來清場,跟他們『轟轟烈烈』抗爭一次」。

至於屹立本港市區最後一條圍村的衙前圍村居民和商戶,對市建局計劃預備「清場」感驚訝,商戶歐太及居民郭先生表示,市建局過去一兩年已再沒跟他們洽談收購,商戶仍希望市建局會接納他們的建議,在日後的保育公園留些位置給他們建小舖。若市建局強硬執法,他們必會捍衛圍村

同版新聞︰

賠償無計可施 難圓「天價」訴求

3個分別位於深水、觀塘及黃大仙的重建項目,由市建局在2006至2007年期間啟動重建。市建局一方解釋,就此3個項目,他們經過長時間與居民溝通並協助他們遷置,又強調早在兩三年前分別引用《收回土地條例》收地時,已取得大部分業權,未來半年若要求法庭安排執達吏「清場」,都只是無計可施之下的「最後手段」。

部分佔用人無業權

市建局表示,部分項目如深水海壇街和桂林街項目,涉及天台戶、有業權爭議的住戶,以及要求原區安置的居民等。局方認為,若按法律上的理據,已可肯定部分佔用人無業權,或屬於有業權但非自住用途,故過去市建局已嘗試給予足夠賠償、引入不同津貼,或力協助住戶找公屋,但業主都拒絕搬遷。局方強調,不能因為個別戶主不肯離開而跳出賠償機制,以滿足部分業主「開天價」的訴求,否則日後的重建計劃將難以持續。

正助觀塘商戶進駐街市

至於在黃大仙衙前圍村和觀塘仁信里,按市建局方面的定義,衙前圍商戶多年都屬於在官地上構建僭建物,而仁信里的商戶則是在官地上經營,但欠合法身分和牌照,故他們早已根據市建局一貫政策提出賠償和協助,如仁信里的商戶,局方仍在透過食環署向他們嘗試投標以進駐街市,並會協助他們繳交首年租金約5.4萬元。巿建局又會研究有關賠償可否「折現」,強調是用盡方法後,為免拖垮重建進度,才要求法庭協助清場。

服務街坊多年 市建一句「僭建」

要「清場」的商戶及住戶數目,3個項目估計共有70多戶,當中「最團結」可算是衙前圍村的一眾。自市建局宣布收購後,商戶與居民組成關注組,曾試與市建局談賠償,但不歡而散。經營理髮檔的郭氏兄妹坦言,市建局指他們是僭建戶,沒有理會他們一家已於村內生活數十年,只以數萬元搬遷費請他們離開。

 只獲數萬元搬遷費

衙前圍村早年被收購,發展商「收一間、拆一間」,令村內現存不少「爛屋」,但剩下的商住戶仍然活躍。村左側開了兩三間理髮檔,包括郭氏兄妹的一間,以簡單帳篷建成,主要為長者剪髮,每人收費20元。郭小姐說,村的地皮從來都是私人擁有,不少人在二次大戰後到村內建屋,一住數十年,但市建局指他們沒地契,早兩年甚至引用《收回土地條例》指他們是僭建戶、霸佔官地,只能獲小量搬遷津貼離開。

郭小姐批評,市建局多年來收地,未有理會圍村與社區的結合,他們不只是做生意,早與附近的街坊有感情,「公公婆婆在家中不開心,跟媳婦關係不好,都會找我們聊天」,但市建局與發展商合作,將基層市民生活趕絕,「賺到盡、拎到盡」。她說,若要他們在新蒲崗租舖,地舖月租要3萬元,根本難再為長者服務,他們亦不能負擔。

2000街坊簽名撐「舖換舖」

逼遷在即,已經簽名支持他們「舖換舖」繼續經營的街坊多達2000人。郭小姐說,希望市建局讓他們在重建後的保育區建小檔,若局方不理他們,他們只能學習碼頭工人般「抗爭到底」。

關注市區重建的土地正義聯盟王浩賢批評,市建局進駐市區重建,目標是改善市民生活,但現時卻不斷影響了住在那裏的居民和生意,是本末倒置。他說,不少人住在社區數十年,但局方到最後說他們是僭建戶,完全無權益,只給數千元便趕走居民,而清場的做法「涼薄」;到頭來迫使村民抗爭,是製造矛盾,促請市建局檢討,並與居民磋商合理補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