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振鷹最後一天,50年的歲月,不敵市建局,健碩的葉生和健康的葉太,明天、將來,希望你們可活得更好。

振鷹見証67暴動、紅番區的治安不靖年代,是裕民坊第一批的老店。電視、洗衣機、收音機靠一枝電筆、幾粒螺絲、一幅腦袋,所有電器皆可維修。今天,電視換上LCD、收音機換成電腦,時代沒有淘汰他們,葉生每天還默默耕耘,走遍觀塘大小屋邨維修電水。

憶起大半年,問葉生對觀塘之感,他說離開沒有不捨。這幾天,他不斷說回成長的往事,如家珍數。過去,每天從樓上居所,帶着心愛的大老虎狗,遊走大街小巷,猶如皇上出巡,像觀塘的膠鴨,引來街坊目光。。今天迫遷在即,大狗只能躱到斗室。振鷹賣點,除了大狗,也是關門4年的「洛奇健美中心」學生聚腳點,不時有身穿西裝而身裁健碩的師兄弟找他談天,重溫舊日觀塘的風光。師兄弟的朋友誼猶在,「7年前,有一個做銀行(師兄),專買健身書、咸書、漫畫去洛奇,供大家欣賞,現在大家還是朋友」。16歲開始在洛奇接觸健身,看到他那比筆者大腿還粗壯的手臂,可見非浪得虛名,「洛奇」機械是殘舊,跑步機也只有兩台,但比California好,沒有人賣健身套餐,回到純粹而清靜的健身,葉生雖然勸說太年青,不要學健身,但他在這氛圍,在30歲時考上健身教練。

葉生,典型香港人,肯捱,肯搏,周身刀張張利,迫遷在即,除了健身,也考獲得救生員、電單車牌照。空有技能,卻遇上市建局。

跟市建局談賠償的日子,「心灰意冷,跟局方談上多次,每次都同樣答覆」,絶望、失望令他選擇離開,望着觀塘淪為人流稀少的空城,不禁垂頭喪氣,義憤填膺,「以人為本都是講大話」。他放不下母親,葉太,她愛談先夫,說振鷹,講觀塘,讚兒子,母親離不開觀塘,復業無望,空閒卻沒街坊的生活,成為負累,她說「日日看電視都悶」,將來日子甚難過。

市區重建和地產的陰霾內,香港容不下歷史,也容不下生活。諷刺是50年老店的賠償比經營1年新店更低,街坊相熟租金低廉,竟成不能復業的原因。賠償在周遭每月達4萬元的租金下,還不夠用上半年。歷史沒有價值,振鷹只能成歷史,後會無期。

借網民一句話,故事結果是「振英害振鷹」。

完。

昔日的文章︰

重建底下有孝子

官塘的CY店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