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這是筆者注釋版,想了解市建局這幾年的歷史和Urban Regime Theory可參考這版本, 原文刊於明報副刊,26-5-2013

張震遠停職,筆者在社交網貼上自釀梅酒道賀照片,一片掌聲,留言者大多自稱衙前圍村、大角嘴、喜帖街、裕民坊的街坊。他在重建街坊眼中,劣評如潮。深水、觀塘、衙前圍村等重建項目,還抗爭不斷。政界反應截然不同,民主派的涂謹申在張暫停職務後,還盛讚他在任市建局表現很好。政務司長林鄭月娥擔任發展局長時,稱讚張震遠為公職人員的「最好的一個」。

他代表一代的香港仔,無視弱勢社群,或許只是一條權力的寄生蟲。

與民為敵

重建街坊眼中,他從來不是受歡迎人物。市建局擁有的尚方寶劍,即是《土地收回條例》,可以公眾利益之名,強制收回劃為重建區的土地,發展豪宅。街坊動輒被控告霸佔官地,被警察清場。

筆者數年前參加重建灣仔街市的工作坊,身為市區重建局主席的他,大談市建局活化和昌大押為高級餐廳的感受。現場沒有傳媒,他感嘆說:「食物太貴吃不起」,如果是以現在他的財政狀,或許是事實,但當時聽來極其諷刺。2008年,他出席港大一學生論壇時,公開表示「重建是香港最大的福利計劃」,評論重建中「最大聲音就是釘王」,在場觀塘重建街坊大表不滿,不歡而散。

涂謹申眼中的張震遠是成功人物,但他治下市建局卻爭議不斷,早前,公布啟德的「樓換樓」項目,實際是錢換樓,估計呎價高逾9000元,定價比賠償額高出可達13.3%,比有484單位,更不是原區安置,結果只有2位業主參與,參與率只有0.4%。局方力推的堅尼地城首個工廈重建項目亦恐怕鎩羽而歸,大量業主無興趣賣出單位,結果只得放棄收場。

但為何他深受政界愛戴呢?

純官都忌憚的張震遠

說實話,政府眼中,張震遠自2007年接手,市建局成功轉型,變作影子發展局和地產商。2011至12年,營運盈利達26億,資產達218億,恍如本地二級地產商。跟不少地產商一樣,大量引入前政府官僚,在體制建立豐富網絡,如:譚小瑩(曾於規劃署工作,現任市建局副主席兼行政總監)、郭理高(前地政副署長)、蔡仁生(前警察總部文職關係科總行政主任)、馬昭智(前規劃署的規劃師)、李樹榮(運輸署副署長),他們既熟悉官僚體制,知道政策的空子,在市建局又沒有官僚束縛,以賺錢和發展目的,需要時更可以官僚作護身符。

市建局的權勢之盛,連地產商也忌張震遠三分。2010年,新世界和市建局合作,發展尖沙嘴豪宅名鑄,被公眾指為定價奇高,當時新世界董事總經理鄭家純成為眾矢之的,他痛罵市建局堅持定價,令價錢過高,卻欲言又止,聲稱張震遠不是問題所在,而是局內下層有人「執住雞毛當令箭」。當然市建局壟斷市區珍貴土地,尤其是BSD通過後,收樓成本更高,地產商要取得黃金地段也要靠市建局。
權勢何來?市建局對政府,尤其是林鄭月娥(林鄭)主管時的發展局言聽計從,他挖空心思,配合林鄭的大計,包括:活化工廈、活化古蹟、活化中環,一系列活化計劃,出錢出力。「活化中環」,林鄭將中環街市亦交給市建局營運,局方需付上5億;局方亦撥出5億資助,成立文化保育基金,以助林鄭活化古蹟的聲勢。對林鄭而言,市建局的資助正好繞過立法會的撥款,免受議員質詢,而市民很難監督,她可更快達成政績。張震遠和林鄭互相扶持下,他的權力扶搖直上。迷信商人

張震遠這類紅頂商人,林鄭多次公開表示信任,可惜她的錯愛,不獨眼光欠奉,也過度迷信商人,迷信運用市場力量,就可以推動經濟。

90年代,C.Stone及N.Fainstein等城市政治學者利用城市體制理論(Urban Regime Theory),拆解官商如何影響城市管治(urban governance)。他們發現美國和西方的城市政府在選舉後,雖然換掉市長,城市發展方向卻依舊——市長繼續依賴商界,建立一個有默契的官商合作互動。當地市長往往身為官員,又千方百計繞過官僚,利用商界的手段和資源,希望快速在任內達成政績工程。商界亦可從中主導城市的發展,利用公權力達成獲利目標。

張震遠在市建局的上位,正是林鄭作的政績工程。他表面上引入商界的做法,實則引入昔日官員,擴大政壇影響。市建局既緩衝重建街坊的抗爭,又在免補地價下,用自負盈虧的口號,發展地產項目,而賺取金錢可為補貼官方績政項目。

市建局的成功模型,政府希望以香港商品交易所複製,但後者卻沒有市建局的絕對權力。商交所面對百年老店金銀業貿易場,無力競爭,失敗收場。

張震遠在泰山石化的往績告訴我們,他不是成功商人,卻是成功的政壇小強,只要一天在公職上,還有翻身機會。繼續依賴政府的公權力,作權力下的尋租者,借助政府的位置擴大的地位。城市體制理論認為商界的人數很少,參與政治和組織比基層或中產更積極。他們更容易影響政府的決定,成功爭取目的,所以不難解釋不少商家,會像張震遠作身兼五項公職的公職王。

權力集中的法定機構

張震遠的角色是官商的中間人,游走官商之間,利用兩個身分,從中取利。他成功向前立法會議員詹培忠免息借得800萬,像前政務司長許仕仁,接受東亞銀行6000萬的貸款,不難想像權力的威力。

美國的社會學家G. William Domhoff分析美國政局的權力網絡在他的Who Rules America?(2009),官商間的往來,不外乎:借貸、捐款、聘用、換取資料。有人問CY今天安插梁粉有何用處,不少新晉商界巨賈躍躍欲試,目的顯然而見。

政治封閉,任人唯親,而且有市建局、機管局、貿發局、機管局的法定機構,坐擁巨款,又有公權力,壟斷市場,免受民意監管,只會更多黑箱作業和權貴操作。政府和商界合作無可厚非,但民間如何參與,重建會否有街坊的席位呢?權力巨大的法定機構,養活不少紅頂商人,不拆掉市建局這等龐然大物,張震遠只是冰山一角,將來只會更多張震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