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觀塘原來不易,七一,不要為地產,做重建,起來上街,表達意見,還我何記補鞋店、懷念金曲、小巴補車軚、白鴿店、凌記書店、偉利模型…

新上件的市建局主席蘇慶和更惡形惡相,大聲說局方要作地產商,在各區清場,香港還在多少舊區可拆?多少家園可毀,活在我城,惶恐不終日,CY與梁粉為地產服務,比昔日的時代,更赤裸。前主席首席梁粉變鳳凰,市建局有持無恐,持勢凌人。街坊在這一年捱得不易,談賠償,傾安置比昔日更渺茫,政治能量大幅提升。再看局方單本年單一重建項目就大賺28億,資產達261億。目送四散的街坊,搵食無望,大多結業收場,前路茫茫,憤怒夾雜無奈。

圖左上是振鷹電器,上月剛被迫離場,賠贘談不攏,害怕被告上法庭,草草結業,葉家一家不知何生活呢?右上角是凌記書店老闆(下圖中)陳生和觀塘住戶謝姑娘,都已到上庭文件,被告上公堂,剩下一步被警察抬走的最後一着;中間左圖是六十多歲的何伯,靠着十多呎的樓梯店維生,但已被封舖二個月,被迫留落街頭,淪為小販,終日面對食環打壓;中間右圖是林小姐,曾是全港五間的懷舊金曲專門店之一,專賣白字戲、潮州語等方言戲曲,上月尾離去,所謂的賠償不足交付最基本裝修費,復業無期;右下是小巴車軚店,轉門幫助紅色小巴換軚,最後關頭找到店舖搬遷,本周會離開,但新舖地方偏僻,租金奇高,前途未卜;右圖下是偉利模型陳生(圖來自爽報),說起重建,破口大罵,價值百萬計的模型無處安放,賠償杯水車薪,雖然未收到律師信,但局方愛理不理,現在只能見步行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