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偉利模型的陳生談重建,有時被噴一臉口水,看到他青筋爆現,害怕他心臟的安全。重建對他,也許不止是心臟,是一家人,兒子、女兒、老婆的事件,激動難免。市建局的律師信和文件,如雪花般飄至,日復日的壓力,陳生的大聲不代無禮貎,只是緊張和無奈,要求只是一個說法,一個合理的歸宿。為何重建等於失業?

辦活動,觀塘需要多點人注意,24/8 人民盃,給街坊一點尊嚴

沒有仁愛 只剩怨憤 仁愛圍模型舖 被起訴 拒妥協

原載︰蘋果日報 19-7-2013 記者:蔡元貴

城市推土機全速推進觀塘市中心,位於仁愛圍一帶的市建局重建項目範圍,留下負隅頑抗的商戶與居民。其中號稱全港最齊的偉利模型已收到政府起訴書,被控霸佔官地。老闆陳建忠「血書」已備,誓言寧死不屈。仁愛圍,仁愛消逝,只餘怨憤。

「我都唔知可以做到幾時,市建局冇人肯同我傾。」偉利模型老闆陳建忠提起收舖怒不可遏。政府已按《收回土地條例》收回重建區所有業權,市建局亦已終止一切業權賠償談判。陳建忠稱,他僅獲賠40萬元,不夠他在同區交十個月舖租。
觀塘市中心重建項目影響約1,653個業權、約五千居民,是市建局歷來最大型的重建項目。重建工程料九月就會正式啟動,屆時拒絕遷出的住戶及商戶,屆時會被強行帶走。
陳建忠已收到地政總署發出的起訴書,控以「侵佔政府業權」,將於區域法院審理。陳建忠則以未能找到合適商舖、賠償不足為由,企硬留守仁愛圍。「有咩打算?同佢哋死過!」他已寫好了一幅橫額:「抗議市建局迫死小商戶,沒有合理賠償誓死不走。」
熟客劉先生力撐老闆:「好唔捨得,喺香港,呢啲舖頭越來越少。」他說自己是砌模型長大,磨練耐性。他說,像偉利般齊全的模型舖,在香港絕無僅有;其他模型舖有同款模型,價錢也貴很多。

舊商戶被迫做無牌小販
協助受影響街坊的民間組織「活在觀塘」創辦人袁智仁指出,現時仍有近20戶小販及商舖未遷出,他們都不想阻礙市區發展,只不過賠償實在太少,很難在同區經營下去。這些商戶已經陸續收到起訴書,袁智仁正替他們申請法援,希望盡量延長商戶在這片家園的時光,並且盡量爭取更好的賠償。
目前留下的商戶,除了偉利模型,還有雞記麻雀。有商戶接受了市建局的賠償,卻發現無法找到舖位。仁愛圍一家補鞋舖,店東遷出後,現在又要回來店前以無牌小販身份營業。

告別仁安里足球賽

一群波牛,把香港逐漸式微的足球運動,與消逝中的仁愛圍社群連繫起來,串演成「再會仁安人民盃」。由前甲組球會星島球員盧樂謙率領的業餘球隊「人民足球」,與「活在觀塘」將於下月24日在仁安里舉辦球賽,讓街坊以汗水和笑聲,向老社區道別。
「足球係好多人嘅共同嗜好,好多人參與到。仁安里又係好多人來過食糖水、嚟大牌檔消夜嘅地方。我哋想透過足球,召集番已經四散嘅舊街坊,重新搵番自己嘅網絡。」阿謙說。他最惋惜的是,隨着一個跟一個舊區被遷拆重建,香港各地區已經失去個性,「好似從來冇喺度生活過咁」。
「人民盃」在仁安里空地上演,從事藝術的阿謙用水喉通自製了兩個龍門,山寨味十足。採訪當晚,仁安里烏燈黑火,兩旁唐樓十室九空,仍在營業的雞記麻雀成為空巷裏僅餘的光源。
但袁智仁說:「唔好以為呢度已經變成死城,仲有人未搬走。」透過山寨球賽,阿謙與袁智仁希望重新喚醒公眾關注,很多受重建影響街坊的問題仍未解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