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圖︰客家名菜︰咸菜燜肥豬肉

昨天是魯班誕,除了西環的魯班廟,茶果嶺少數有魯班誕的地方。

為何茶果嶺跟中國工匠的先驅魯班拉上關係?原來茶果嶺、牛頭角、茜草灣和鯉魚門村四條較大的村落,合稱四山,自清代,出產優質花崗,其中以茶果嶺最著名。不少工匠在此居住,所以村裏的天后廟,左側亦供奉魯班。1967暴動後,有人盜取工業火藥作炸彈,港英嚴格管制火藥,不再給採石公司續牌,茶果嶺一帶採石自此消亡。

今天,工匠不見了,只餘下客家的鄉民和傳統的習俗。茶果嶺最大的節目一定是3月23日的天后誕,其次就是魯班誕。魯班誕,今天只是拜神、派飯和晚上的聯歡會,儀式簡化不少,沒有巡遊,也沒有道士。派飯是誕期的重頭戲,吸引不少街訪,他們派的菜是獨孤一味,咸菜燜肥豬肉加飯,對客家村民已難能可貴,再嘗坊間難尋的客家菜。

派飯是茶果嶺街坊的集體回憶,茶果嶺鄉民聯誼會主席羅偉強憶述小時候︰"細個見到派飯好開心,無野好食,從前每位街坊煮一點菜,大家排隊等食"。菜色幾十年如一,咸菜燜肥豬肉。今天,他們不再親自下廚,但在市集買200斤梅頭豬肉和特別訂做的客家咸菜,送到酒家代工,再派給街坊。羅先生說︰"咸菜不要咸,但要濃,今時今日好食材難求,走訪問多間食肆,才找到這種正宗味道。",羅生力邀下,筆者親口嚐過這道名菜,果然肉香,嫩滑,咸菜清爽咸道適中,佐飯一流。

一味難求

家鄉風味不易找,他概嘆說︰「香港已沒有『特別』好食的客家菜!」村長強調是「特別」,坊間的客家菜,不甚正宗。街外聲稱客家好X的食肆,羅生一笑置之。從前的名店泉章居和醉瓊樓,現在也大為失色,客家人真是無啖好食。要找一、兩道家常客家小菜,只餘下油塘小店。

甚麼是客家菜?不過是鹽焗雞、梅菜扣肉和炆門鱔。不要少看鹽焗雞,原來又名客家鹽焗雞,先用炒過鹽包着雞,腌上10小時,再焗30分鐘,保持雞隻鮮味和嫩滑,工序繁複,難存活現代社會。

羅生眼生,客家菜多是「襟飽」和「襟放」,跟潮州有點相熟,大家的家鄉都位處山區,食材不多,生活艱苦。肥豬肉是首選,也必有各式醃菜既佐飯,又耐存,最少的餸可吃上最多的飯,是昔日客家菜的精華,也見証昔日採石工人的艱苦歲月。

天后誕最盛大,村外的鄉民都回來過節。魯班誕則如同村內聚會,見熟人,老街坊,羅生說︰"這班攪手、街坊,不止是同學,連上幾輩人已走在一齊"。他最高興是街坊做大廚,幫手做飯給他們,說起笑顏逐開,"想食甚麼都得,都想唔到有邊味餸不好食。"想嚐嚐真正的客家菜,還是到茶果嶺鄉公所碰碰運氣,或者如筆者一嘗咸菜燜豬肉。

下次再談談,九龍東四山十三鄉的抗爭和鄉村歲月。

圖一︰茶果嶺鄉民聯誼會主席羅偉強  二︰派飯的盛況

三︰茶果嶺鄉公所,派飯地點       四︰客家的麒麟,廣東人稱舞獅

四︰天后廟內的魯班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