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Hon Keung Yee

今天閒著無聊, 到處逛逛,想起在家附近的樂華商場。樂華商場是個屋邨商場,方便樓上樓下的樂華邨居民消閒購物,小時候的記憶中,樂華商場有四五層,而我只對其中一層,有深刻的記憶。

樂華商場的最底層是停車場,行前幾步就見大酒樓,而酒樓外有一六角形的報紙檔,位於整層的中心。檔口除了賣報紙,還賣老夫子、兒童快報及林林總總的玩具,扭蛋機、扭彈波波機、搖搖…還有些小零嘴吧! 印象最深刻是中秋時的美少女戰士和小露寶燈籠。那年五六歲,嫲嫲和孻叔帶我去飲早茶,嫲嫲先去開位, 我總伴着孻叔就會買報紙,因利成便,在嫲嫲不知情下,順道爭取買玩具,每次收獲甚豐。

大約在小二剛開學時,姑姐接送放學,定必行過這文具店(可怕的是文具店的名字我不記得了,或者一直以來也沒有刻意去記,對這個地方太熟悉了,根本就不用去記記)。姑姐太疼愛我,根本不用費氣力撒嬌,也會主動帶我買文具,七彩繽紛不同款式的鉛芯筆(我的最愛而必選的,當然不只是Pilot牌吧,有好多其實是沒牌子,甚至乎是不為人知,又不在三聯和商務找到的雜嘜,因為是自己選的,所以就當寶了),還有無窮花款的筆袋筆盒,除了文具,還有玩具,飛行棋、波子棋,還有大富翁,如果帶着其中一樣的玩具,回學校就會非常架勢! 買過文具,姑姐又提議我和姐姐玩一局中奬機會不多的彈波機,玩過彈波機,再到一旁的新雄雞麵包舖買花生鳥結糖。看到這兒,很羨慕我吧,我小時候是個被大人寵壞的小女孩,現在廿來歲,也忘記不到文具店與報紙檔,回憶總是幸福的。上年年尾,再想起樂華商場,回去逛逛,尋回那間熟悉的文具店,再次看到款看式特別的鉛芯筆和筆袋筆盒,老闆娘看到我架子熟落,便知是熟客,閒聊幾句,她告訴我,文具店快結業,追問何時,她說不知道,她只想盡量做下去,賣清店內的存貨,減少蝕本,再細問結業原委,她無奈表示,原來是因為領匯進駐樂華商場後,租金逐漸提升,她也撐不住了,前面就只剩下結業這絶路。

今天我又感到無聊,想起那文具店,再去尋寶(其實是碰碰運氣,希望文具店還未結業)。但我被嚇呆,文具店不見了,變作日本城,結業是意料中事,但文具店旁的小家品店和藥材舖也倒閉了,三間小店換來一間大型的日本城,心裡頓時: 「What The Fxxx(ish)!!」

怒不可遏,只因商場的最上層已經有一間大型家品店,居民真的需要這間扮作來自日本的港產日本城嗎? 可怒也!遷怒自已為何不多逛樂華商場,把握最後時機尋寶,憤怒自己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大安旨意 ,覺得文具店定必與我常存,事實卻告訴我不是,作為居民竟然沒有意識昨日的文具店會瞬間在我眼前的日本城,除了內疚,遇帶着憤怒,因為我根本不會「開心濕平盡在日本城」,只能說對不起,對不起樂華商場,對不起文具店,在你消失前,我沒有看你最後一面,我沒有跟你合照我更加沒有出過力去挽救你! 對不起,再見了,現在只能跟記憶中的你說一句再見。

不知道將來屋邨小孩的童年回憶,會不會就只剩下日本城,這個讓他與爸媽「開心濕平」的老地方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