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十月 2013.

觀塘,曾經是許多人的家園,也是人們賴以為生的地方。這裡曾容納各類推車檔、固定攤檔、樓梯舖、小店、大排檔、茶樓和戲院等。面對市區重建的洪流,他們不但被淹沒,連繼續復業的機會都沒有。在此經營和工作的店主和員工,為生活、家庭、社區付出多年,最後竟然得到這樣的對待……

IMG_0749

 

 

在仁愛圍小巴站旁的「偉利模型」,店主陳建忠家不在觀塘,但與此地的關係卻很深厚。他在這裡工作二十多年,因為此處的繁盛養活一家人。現時他的兒子已長大,本來想讓他接手打理;可是,所在地方被市建局「睇中」,被逼離開之餘,更不獲安排地方重新復業。

在以下訪問片段中,陳生會詳述這幾年的遭遇:

 

對陳生來說,在這店舖工作和經營二十多年,對這裡的一磚一瓦瞭如指掌。可是多年後的今天,重建計劃到來,店舖的大門,卻被指是「非法建築」。如果是非法的,為何有關部門多年來沒有來執法? 況且這個所謂的「僭建物」只在一幢即將拆卸的大廈上,是否僭建也不重要吧。另一方面,根據建築物條例,處理僭建物的責任是業主,陳生只是租戶,為何要代業主去承擔責任? 現時的業主是市建局,如有僭建物,應由局方去處理的。

 

我們更要思考,即使店舖有僭建物,與應否得到安置又有何關係? 一個在區內經營多年的商戶,因為重建而要離開,卻因店舖被認為有僭建物而不獲安置,這有何道理? 這只是將2個不相關的事扣在一起,是否僭建並不應影響可否得到安置。因此,僭建物只是當局為逃避提供安置,而衍生出來的藉口。

 

局面僵持一段時間後,地政總署控告陳生霸佔官地,將於今年11月29日正式審訊。(當局已在2012年中,運用土地收回條例,將觀塘重建計劃第2至4期地段收回,變為官地。)

 

與陳生的訪談中,他曾提及店舖的模型不時失竊;有一次他親手抓住偷竊者,並把之交由警方處理,其後被送到法庭定罪。今天,到法庭面對審訊的卻是自己,但他不是偷,也不是搶,只是想繼續經營,維持生計而已。

 

面對市建強權,莫非要靠「高達」挺身而出,才可打倒「大怪獸」?

 

後記:

陳生不但為爭取合理安置抗爭到底,同時聲援其他受影響街坊,共同對抗市建局之不義。過去二十多天,家住荔景的他,每天一早都到仁信里的國際鴿舍,協助巡守,亦積極參與相關的行動,爭取賽鴿的展覽牌照。過往他與鴿舍店主梁生很少接觸,彼此遭遇又不盡相同,但覺得大家都受市建局欺負,是「同坐一條船」,應該團結一齊抗爭,抵抗不公義。

廣告

 

滿目蒼夷的官塘,今天看到50多年歷史的銀都戲院,外牆已不保,左派戲院又少一間了

官塘現況!
X:已拆卸,
O:興建中

by Ronald Leung

鐵馬屹立着獨單的仁信里,從早到午,周圍濃煙四起,鋸鐵鐵焊聲不絶。政府無良,親手殺一個賽鴿業,無動於中。23日的留守日子,街坊跟我們如同一家人,彼此從不相識都今天都是抗爭朋友。有緣在此,感謝各朋友的支持,事情未完,我從各方途經繼續撐培哥和其他受影響街坊。

晚上,接受雜誌訪問,路過仁愛圍,傳來悠揚樂韻,一位法國人Benjamin享受着黑夜的寧靜,拉着沿自意大利的手拉琴。街坊駐足圍觀,打賞不絕。大家正享受音樂中,警察走過來騷擾,一時說聲音太大,一時要查看身分證,法國人面露無奈,正想彎身收拾。我們連忙過來了解,警方見有群眾,立時笑說無事,逃之夭夭。法國人笑說,香港警察只是開始時說話大聲,懂得說excuse me,態度比法國警察好多了。

Benjamin是一位遊客,花上月在大陸旅行,來港探朋友,而朋友十年在港街頭拉小提琴,鼓勵他在港表演。而他周遊各地區表演,想找新鮮感。

他說香港的問題是太嘈吵,無人聽到音樂。下午時,他在銀都下表演,但有太陽,又有噪音。晚上則車少了不少,他才可享受音樂,打賞落驛不絕。下個月,他會再來觀塘表演。

重建後,還有街道給他演出嗎?

 

開會收到好消息!多番爭取、遊行,77歲曾中風兼不擅廣東話的胡伯,終於離開仁信里,上樓。

早前,10月2日,我們首次誓師抗爭,從胡伯兒子的口中,我們才知悉,40多年住在仁信里的胡伯,慘被市建局放棄,無理會他的要求。他爭取有合理安置和賠償,讓他先揀公屋,才搬離仁信里,可惜局方多番拒絶胡伯的訴求,只是要求他搬到裕民坊暫住,卻不肯給予公屋選擇,胡伯擔心局方過橋抽板,一直留守仁信里。10月初,局方更截水,使胡伯家中無法取得食水,生活極困難,老人家每天要去公厠取水,彷如60年代制水的生活,拖着水桶走上走落。

近一個月的辛苦,直到上周六,局方才完成安排他揀選公屋安置,選上藍田廣田邨,並答應給予賠置。胡生才安然暫居裕民坊唐樓,等待上樓。幾經爭取,終於可以揀樓上樓,不用再無限期等候市建局「吹水」的揀屋誠諾。

祝胡伯身體健康,新生活愉快

(相是從前胡伯仁信里的家)

 

近日,賽鴿舍來了新的住客,一頭可愛的龍貓,黑色肥啫啫的,常在籠子內跑內跑去,活躍非常。看到遊人走過,有點害羞,躱在小屋,又不忍住好奇,想跟人玩耍,探頭出來。

為何賽鴿有龍貓相伴呢?有位小女生要預備高考,媽媽說不准養寵物,會考試分心,說暫存在鴿舍。後來卻向培哥表示,不想養,放在鴿舍了。培哥心有不忍,照樣餵養龍貓,又不想帶牠到愛護動物協會,被人道毀滅。

為何有這樣的主人呢?原來這情況不少見,不少人見培哥有愛心,開始時,只是把棄養的雀仔留在店內,如︰畫眉、了哥等,後來甚至狗仔也會放在鴿舍內。結果,鴿舍越來多動物,不少愛心主人亦冒名而來,領養小動物,鴿舍另一功能是觀塘動物領養處。

此外,許多朋友到外地旅行,也把動物留在鴿舍內,培哥只會收飼料的小費,不像寵物酒店動輒1000多元。街坊方便,人情味,給社區添點溫暖,也許培哥不覺得甚麼,只是多做一件舉手之勞。

有無愛心的主人呢?想拯救小龍貓呢?

 

今天,700多年曆史的衙前圍誓村師大會,走過明,清,民國,卻難敵市建局。昨天觀塘,今天衙前圍。市建局由食環署代勞收樓清場為誠哥建豪宅,署方指控街坊幾代人的商舖是僭建,霸佔官地,10月24日起如同觀塘的賽鴿店,可隨時拉人搶舖。超過三十多年製作剪刀的范生首當期沖。市建局亦違反保育八間老石屋的誠諾,收地當前,歷史不保。

數十衙前圍街坊提出另類方案,可留舊屋留人,希望局方尊重歷史和街坊生活,不要強行迫遷。觀塘,順寧道,灣仔與深水埗的街坊都到場聲援。即場進行街頭劇諷刺市建局背負大量的罪。官商勾結,假保育真豪宅。。。有待清算。

 

今天,kenny 辦親子活動,找上一本台灣有關賽鴿的繪本。書中談及有一位小朋友回台南故鄉,參加日常的賽鴿比賽,鴿子背着哨子,經歷阻礙飛回家中,而小朋友藉此反思動物和故鄉感情。30多位小朋友除了聽故事,也在培哥的指導下,爭相親手摸着冠軍鴿王,大家都慶高彩列。賽鴿性情溫馴,毛如絲般順滑,翅膀的毛更是節理分明,漂亮非常,更有小朋友抱着鴿子拍照留念。小朋友和家長亦踴躍發問,問及"如何分鴿仔、鴿女?""鴿子如何識得認路?""食用鴿跟賽鴿分別如何呢?""賽鴿比賽怎樣呢?""甚麼時間鴿仔會退休呢?"…. 大家都滿意非常,更有小朋友也說︰"我也要養鴿仔",烘堂大笑。

城市除了貓、狗,也有其他的寵物。

大家想了解鴿子嗎?也可問問培哥。

輕輕鬆鬆星期六,大家來仁信里行下,看看入圍「第十八屆ifva獨立短片及影像媒體節」[當時,有王維基做評審!!!]作品,林漢山的<<觀塘輕輕的走>>

放映時間︰3:00 pm

偉利模型陳生(圖中白衫男仕)︰「我想走,走不動,被迫霸佔官地,市建局又不肯同我傾」

今天,三位官塘和一位土瓜灣街坊被地政署控告「霸佔官地」,大家清早起來支持他們,包括︰培哥的兄弟桓哥,感謝不少傳媒支持,電子傳媒Now和無線都分別報導,關心街坊的情況。

三位官塘街坊都在庭上痛斥現時收地的條例迫害街坊,自家私有的居所和店舖被強迫賣給市建局起豪宅,希望法庭伸張公義。他們只望獲得原區安置或復業,而沒有觸及賠償金額。被控的偉利模型陳生指,不希望阻礙市建局發展,可以離開,但局方不和他們談判,無奈唯有繼續開舖維生,霸佔官地是被市建局所迫。另一位,住戶謝姑娘則指重建政策說賠償可換同區七年樓齡的房子,但事如願違,不少街坊拿着賠償只得買下同區20-30年的舊唐樓單位,所以要求「樓換樓」,不要賠償。

當中土瓜灣街坊抱恙,法官聆聽街坊陳述後,認為需要更高級的法官處理,並需要多資料和時間,結果將4單案子押後至11月29日審理,街坊暫免被抬,但還要活在恐惧中。

Share this blog

Bookmark and Share

分類

一起紀錄官塘吧! 行動吧!

觀塘市中心重建在即, 店子一個地一個被關上。不論是你的觀塘故事, 又或者透過同街坊傾偈, 所知道的故事, 又或者是攝影和錄像, 都歡迎你跟我們一起紀錄觀塘。我們希望透過這個網頁眾集一班朋友, 紀錄將要逝去的觀塘, 並了解這裏的過去, 再檢討現在的觀塘發展, 是怎麼回事了? 你可透過發郵件到kwuntong2007@gmail.com 或留言在comment裡。 flickr的相,請用「kwuntong」tag住,就可以在下面「看看"我"的官塘」中見到大家的照片

加入我們,一齊紀錄官塘

如果妳/你都有興趣將自已知道的官塘直接告訴大家,也可以電郵至kwuntong2007@gmail.com,就可以成為網站的編輯之一。 不論是文字、相片或是短片都無任歡迎,一齊記錄我們共同的社區故事。 如果想直接貼在此blog上,也可於https://en.wordpress.com/wp-login.php登入,就可以在此貼東西。 Name: kt2007 Password: kwuntong2007

您的意見

「Apollo Siu」對「七、八十年代雞寮(官塘翠坪道)」留言
「Apollo Siu」對「雞寮的波地」留言
「Apollo Siu」對「七、八十年代雞寮(官塘翠坪道)」留言
「show」對「失去的舊麥 消逝的地標」留言
「leo」對「七、八十年代雞寮(官塘翠坪道)」留言

一路下來

有幾多人上來

  • 1,069,128 hit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c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