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載︰星期日明報 6-10-2013

觀塘仁信里的「國際鴿舍」是本港唯一售賣賽鴿的店舖, 因為市建局的觀塘市中心重建項目,被強迫清拆,店主培哥願意搬至旺角雀仔街,但食環署認為賽鴿是家禽,把「賽鴿」當成「食用鴿」,基於禁止散養家禽條例,不准他們展示和售賣賽鴿。問題未解決,市建局卻為着下半年收地招標,職員無所不用其極勸退培哥,如︰用賽鴿相片代真鴿,像老翻手袋般向顧客展示賽鴿,亦建議用貨車賣鴿,讓人在車上看和購鴿,現在合法的售賣,將來卻勢成為犯法。

重建令賽鴿無處售賣,本地賽鴿業受沒頂之災。

上月三十日,食環署在仁信里清場,剩下「國際鴿舍」的培哥、小販四哥和中風住客胡伯,為着合理安置,與義工留守現場抗爭市建局至今,每天日與夜備受食環署清拆的威脅。小販四哥跟培哥一樣不求賠償, 只求生活。四哥寄望在已規劃的小販市集留一席位,繼續營商。培哥爭取的亦只是將來生計,延續賽鴿業,繼續在旺角經營賽鴿生意, 但食環署一直阻撓。

業界之死賽鴿誤當家禽

香港的賽鴿業之死,原因在於政府被誤當家禽,及對本地賽鴿欠缺常識。食物及衛生局在本年四月在立法文件上,會上有回應培哥的案子和賽鴿的定義,文件中指︰「鴿子被列入為家禽之一。曾有意見認鴿子( 包括賽鴿)不應被視作為散養的家禽而被禁止飼養。然而,考慮到賽鴿需要進行頻繁的飛行活動,容易接觸到野生雀鳥並受到禽流感感染。」

古代是信鴿價值高不宜吃

按照2011 年修訂的《公眾衛生及市政條例》有關家禽(poultry)定義為「指通常用作供人食用的禽鳥,以及其他出售或要約出售供人食用的禽鳥」。不知從何時起,賽鴿成為家禽。培哥從外國引入鴿子身價都不菲,價錢四千元至五萬多元不等。不難令筆者想起早陣子流傳的新聞,大陸農民工誤吃藏獒要賠上數十萬。

本地食用鴿子多為石岐鴿,價值只在一百元內。而賽鴿不同,牠們古代是信鴿,懂得用磁場辨認方向,樣子和身體跟石岐鴿亦有異,嘴粗、頭大,腿部肌肉發達, 沒有肥肉, 較為罕有,所以價值較高,根本不合食用。為何只剩一間出售鴿舍?

原來跟政策使然,培哥入口的賽鴿是歐洲訂回來,與經大陸關口來港食用鴿絕對不同,每隻都要當地簽發檢驗證和出世紙,血統、健康等資料缺一不可,再加上本地負責部門漁護署的腳環,就可追蹤產地和來源。而入口過程的複雜,如同入口鸚鵡的玩賞雀鳥,沒有培哥的專業處理根本不易辦到。

九十年代初,培哥入行時,販賣賽鴿鴿舍還有約十二間,後來它們陸續結業,原因是店主大多不諳英文,當荷蘭和比利時白鴿入口時,外地入口紙向漁護署報關為白鴿(pigeon),署方即時拒絕。後來,培哥向師傅歐陽惠民求教,才懂得竅門,原來外地來的入口紙要寫上Columba(賽鴿品種),而不能只寫白鴿(pigeon),賽鴿才可入境。2011 年,培哥也碰上釘子,首次在英國引入新類賽鴿,入口商不懂門路,品種寫上白鴿(pigeon),結果24 隻賽鴿被扣在機場內,命懸一線,培哥立刻命英國的出口商在品種加上Columba(賽鴿),當地人不明所以,多番解釋下, 當新名稱的報關紙一到,漁護署才順利放行。

因為懂得Columba 一字,結果只有培哥能引入外地優良品種,其他鴿舍卻日漸凋零,最終結業。

沒有比賽的本地賽鴿

賽鴿歷史悠久,第一屆的奧運就有這項目。現在還風行台灣、日本和歐洲,各地有不少如培哥的鴿士,代表香港和所屬地出戰各地比賽。而中國賽鴿史沿於上世紀廿年代的外來商人,初期他們不准華人參與,培哥的師傅歐陽惠民,就創立中國第一代賽鴿社,和鴿友屢次打敗外國人,威震中華。一九三九年,他從上海來港作攝影師,帶來賽鴿比賽,又引入首批外國賽鴿入港, 被人稱「香港鴿王」。七、八十年代,為賽鴿業的高峰,當時泰國首富卜峰集團謝中民、謝國民兄弟更常出動「賓士」接待培哥和歐陽師傅談鴿,全世界的鴿士都來到謝氏兄弟淺水灣的大宅獻鴿,香港成為「賽鴿之都」。

可惜,好景不常,一九九七年爆發禽流感, 政府雖然沒有立即消滅賽鴿業,但為了規管賽鴿,香港賽鴿會和政府展開漫長的訴訟,鴿友都負上沉重經驗負擔。賽鴿比賽亦在一九九九年終止。

因為香港沒有比賽,所以食物及衛生局稱賽鴿「進行頻繁的飛行活動」,會染病的問題,根本不存在。現在賽鴿友會像貓、狗般為家中賽鴿起名,他們稱最快樂莫過於回家時,鴿子會認得主人,飛回主人身旁。玩賞雀鳥或家禽?

漁護署發給培哥的「動物售賣商牌照」, 列明他的生意為「玩賞雀鳥」,三十多年「國際鴿舍」以售賣賽鴿為生,而署方亦一直默許售鴿,又延續牌照,但現時被迫搬遷卻突然稱「賽鴿」為家禽。鴿子物種類內,除了賽鴿,還有不同的表演鴿作玩賞鳥,我們日常生活有接觸,如︰結婚、拍電影,甚至慶典儀式。

海洋公園請教培哥養表演鴿早前,海洋公園的職員也懂得門路,查詢「家禽」的教育法,向培哥請教表演鴿問題,「為何園內的表演鴿子, 不懂飛到籠內?」, 培哥問︰「你是否用上外國人的方法餵養鴿子呢?」原來那職員把鴿子弄得肚滿腸肥,飛不動,培哥稱鴿子跟人一樣,「人為財死,鳥為食亡」,要鴿子聽話,不能讓牠們太飽。

鴿子就一定是家禽嗎?市建局的重建破壞培哥的生計,食環署的官僚草率消滅一個本土行業。在英文而言,食用鴿叫作Squab,是家禽;賽鴿則稱作Homer(取自希臘史學家荷馬)。政府要收地重建,花費幾百億發展前,絕對需要弄清楚什麼是鴿子這簡單問題, 不然香港又少一個本地傳統行業,市區重建又多添幾分罪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