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塘鴿舍留守日誌 第十四天] 留守幕後功臣

每天留在鴿舍,大家擔心甚麼呢?除了食環署和市建局清場,最可怕莫過於老鼠。樓主曾嘗過留宿皇后碼頭,被四隻大鼠召喚起牀小便,嚇得跳上長椅,至今猶有餘悸。

昔日仁信里是街市和食肆,到處是食物,衞生不是太好。近年,街市和仁愛圍的大排檔相繼結業,情形稍有改善。沒有街市食材,也沒有大排檔美食,老鼠便打鴿舍老闆培哥的主意。他賣的鴿飼料原來是我們日常的糖水用料,新鮮味美,結果老鼠常把他的飼料吃掉。培哥終日苦惱,有一次他在康寧道的藥材店談及此問題,店主贈他一隻大貓(上圖)。大貓是桀驁不馴,不好跟人玩耍,只好捉老鼠,培哥說︰"跟人玩的貓貓不會捉老鼠",果然如此,方圓十米範圍,老鼠全消滅。為尋鼠踪,牠曾守候在店外、倉庫角落數小時,最後連甴曱都不放過。

大貓後來生下小貓(下圖),本來一家樂也融融,而大貓在仁愛圍大戰巨鼠致今乃為街坊津津樂道。可惜重建,很多人被迫遷,但動物卻無法搬遷。牠們大多是街坊共同餵養,沒有固定主人。大貓的丈夫因為無人照顧,被人殺掉,棄在街上,街坊無不傷心。而培哥更痛錫大貓母子。

近日鑄造鐵鳥,不少人要走上天台,天台一向是牠母子的地盤,不准人進入,我們只有把牠們放在籠中。重建後,培哥說母親也會照顧大小貓終老,以報牠們守護地方的功勞。

謝謝,大小貓,給我們自在的晚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