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馬屹立着獨單的仁信里,從早到午,周圍濃煙四起,鋸鐵鐵焊聲不絶。政府無良,親手殺一個賽鴿業,無動於中。23日的留守日子,街坊跟我們如同一家人,彼此從不相識都今天都是抗爭朋友。有緣在此,感謝各朋友的支持,事情未完,我從各方途經繼續撐培哥和其他受影響街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