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塘,曾經是許多人的家園,也是人們賴以為生的地方。這裡曾容納各類推車檔、固定攤檔、樓梯舖、小店、大排檔、茶樓和戲院等。面對市區重建的洪流,他們不但被淹沒,連繼續復業的機會都沒有。在此經營和工作的店主和員工,為生活、家庭、社區付出多年,最後竟然得到這樣的對待……

IMG_0749

 

 

在仁愛圍小巴站旁的「偉利模型」,店主陳建忠家不在觀塘,但與此地的關係卻很深厚。他在這裡工作二十多年,因為此處的繁盛養活一家人。現時他的兒子已長大,本來想讓他接手打理;可是,所在地方被市建局「睇中」,被逼離開之餘,更不獲安排地方重新復業。

在以下訪問片段中,陳生會詳述這幾年的遭遇:

 

對陳生來說,在這店舖工作和經營二十多年,對這裡的一磚一瓦瞭如指掌。可是多年後的今天,重建計劃到來,店舖的大門,卻被指是「非法建築」。如果是非法的,為何有關部門多年來沒有來執法? 況且這個所謂的「僭建物」只在一幢即將拆卸的大廈上,是否僭建也不重要吧。另一方面,根據建築物條例,處理僭建物的責任是業主,陳生只是租戶,為何要代業主去承擔責任? 現時的業主是市建局,如有僭建物,應由局方去處理的。

 

我們更要思考,即使店舖有僭建物,與應否得到安置又有何關係? 一個在區內經營多年的商戶,因為重建而要離開,卻因店舖被認為有僭建物而不獲安置,這有何道理? 這只是將2個不相關的事扣在一起,是否僭建並不應影響可否得到安置。因此,僭建物只是當局為逃避提供安置,而衍生出來的藉口。

 

局面僵持一段時間後,地政總署控告陳生霸佔官地,將於今年11月29日正式審訊。(當局已在2012年中,運用土地收回條例,將觀塘重建計劃第2至4期地段收回,變為官地。)

 

與陳生的訪談中,他曾提及店舖的模型不時失竊;有一次他親手抓住偷竊者,並把之交由警方處理,其後被送到法庭定罪。今天,到法庭面對審訊的卻是自己,但他不是偷,也不是搶,只是想繼續經營,維持生計而已。

 

面對市建強權,莫非要靠「高達」挺身而出,才可打倒「大怪獸」?

 

後記:

陳生不但為爭取合理安置抗爭到底,同時聲援其他受影響街坊,共同對抗市建局之不義。過去二十多天,家住荔景的他,每天一早都到仁信里的國際鴿舍,協助巡守,亦積極參與相關的行動,爭取賽鴿的展覽牌照。過往他與鴿舍店主梁生很少接觸,彼此遭遇又不盡相同,但覺得大家都受市建局欺負,是「同坐一條船」,應該團結一齊抗爭,抵抗不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