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着波記士多的中興鐵器店鐵閘是上手店主留下來,已40年多,雖然佈滿鐵銹跡,還運作良好。鐵閘,一拉一合,順滑即可。大眾眼中,鐵閘不美觀,每年都需上色,塗上防銹層,很麻煩。最致命是昂貴,價錢不敵大陸的複製品。

望着鐵閘,店主江哥有一份自豪,一份對自已手藝的自豪︰「我打一道鐵閘,可以用一世,用成百年都得」。

可惜,香港鐵閘未毀,大廈卻已被地產吞噬。「宜家做鐵閘同30年前一樣價錢,都係3,4千蚊,有客話︰『點解鐵閘比鋼閘貴咁多?』無言而對,做一道鐵閘很多時候人工都賺唔到,索性唔做。」鐵閘的好處,江哥一臉認真︰「大陸做的不銹鋼閘,放在潮濕的後巷,一星期就生銹」的確沒有聽錯,不銹鋼也會生銹。還有所謂的大陸精鋼不少金玉其外,很薄,雖則不是0.02mm,但都不遠矣,有的則看上很厚,卻很輕,多少是真材實料,江哥心知肚明,他從不用大陸的鐵材。那些鋼閘還有好處,如你忘記帶鎖匙,一枝鐵筆就可以開門,防盜能力欠奉,適合大頭蝦的人。

鐵閘不只是一道閘,也是手藝。曹操也有知音人,江哥也是,好鐵匠難尋,不少工廠豪客也找上江哥協助,甚至打賞3,4千元,為求一鐵閘。各式廠房、辦公室大小不同,位置各異,巧手善藝,江哥的手藝大派用場。現在小店被重建趕走,做鐵閘、鐵器,如何是好呢?江哥說︰「搵大型工程店做,不過就貴好多!」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