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觀塘協和街,抬頭是千萬的豪宅,市建局的觀月樺峰,低頭盡是觀音泥塑、電線、環保袋等10元8塊的雜物(有人以為是垃圾),同一個香港,一街之隔,天國地獄,究竟哪處是天國?哪裏是地獄?初一至初三,香港最有人情味的時光,只因食環署的小販管理隊休息三天,一年有0.8%的日子,感受昔日活力和繁華。舊區的街道滿是地攤,跟新穎的豪宅相伴,教會我們何謂堅尼系數。今年,可能生意太好,不少連鎖店(如︰千色店)也休息一天,拾回久違新年的寧靜氣氛。關上大閘的店面,是游擊地攤的恩物,鐵閘掛滿衣物、堆滿各式「貨品」,應節的孔雀羽毛、樂器、古董及最受歡迎的咸碟,由街上伸延至馬路,小巴開着車尾門賣着100元的波鞋,琳琅滿目。店主有老人、也有中年人,更有印巴人,只要有貨,新年,你/妳就是老闆。

這三天,觀塘活像一間百貨公司,千色店。新年,想不到也是有人歡喜有人愁,初五被市建局清場的小販市集,小販們盡力叫賣︰「被黑社會清場,10蚊,10蚊,賣一件蝕一件,清貨執笠」檔主盡力散貨,原價五、六十元的雨傘,淪為十元的清倉貨,30元的腰包、手袋,大家搶得快慰。街坊的歡顏,檔主的無奈,新年的喜悅,清場的悲哀。

重建令舊區消失,社區和地攤消亡。遺忘前,記下這眾生相。

故事一 地攤的生活

初一在協和街街尾擺檔的婆婆,平時在月華街的天光墟擺賣雜物,賣電線、火牛、拾回來的東西和牛仔褲,今天來到人流較多的協和街對出。地攤位置沒有人競投,想要好位,早上四,五點霸位,甚至通宵睡在街上。早起的鳥兒不一定有蟲吃,今年,生意大不如前,很多人因重建搬走,比上年差多了。唯有下午六時早點回家,幸好住在和樂邨,不用搬抬太遠。有的婆婆來自寶達邨或秀茂坪則是山長水遠,有時食白果,顆粒無收,無奈萬分,婆婆眼中老人時間不值錢,對她而言。望着賣出的永安旅行袋,賺上十元,幫補飲茶已心足,如果當天能賣到百幾元,就是大生意。言談間,問婆婆要否吃飯,她笑着婉拒,原來同邨街坊為她送來午飯,如果外出吃飯,這天便會賠本。離開前,婆婆忙着賣旅行袋,跟婆婆說婆婆後,再添上一句︰「新年快樂,身體健康」,她露出燦爛的笑容,滿心歡喜。

故事二 街頭佛像教室

協和街的路口,豪宅一街之距,擁有四大檔地攤的伯伯,賣着古董和佛像,伯爺在南昌街開佛像古玩店,重建迫遷,賠償很少,不能復業,憤而逝世,剩下滿屋的佛像。新年初一至初三在觀塘市中心擺檔,已十多年,散貨已成家庭過年的指定活動,早上六點霸位,佔據全觀塘最有利的位置,整齊的擺放古董、古錢、玉器和佛像。筆者注足看着佛像,伯伯熱情地跳出來說:「後生仔唔識野,泰國請過來,銅都好重。這個鍍金,俾你睇下」,翻開觀音的底部,確寫着24K鍍金和中國製造。滔滔不絕講起伯爺和舊事,再拿起一個八掛,「這是白銅,同平時黃銅唔同,(跳到鐵閘前拿起磁石)磁石吸到,好貴,古董,後面有浮雕,人手做,好野」伯伯不是在賣貨,而是在講解,如果不是在街頭,還以為在博物館,總算學到點東西。不知他散貨的生活還要待多少年,希望散貨完成前,舊區還存在。

故事三, 街邊的通利

另一位協和街的婆婆,跟一位朋友坐在已關閘的麵包店前,邊打理開地攤邊談天,大談孫兒的婚嫁。見到我這位不速之客拿着相機行過,立時指着我︰「這對老婆婆和公公公仔,快影低佢,嗱,你係今日第五個影,好得意」好,我影下了。不過,讓我駐足是這裏的樂器,65元的古箏,還有完好無缺的小提琴,購自搬屋的家庭。行近金舖那地攤,還有結他和琵琶,應有盡有,三天尋寶,細心留意總有驚喜。附近的伯伯也是休閒,只在新年出沒開舖,忌憚食環的他,十二點才慢條斯理地開檔賣大陸手袋。全是幾年前大陸工廠結業的貨尾,全新的手袋放在家中挺浪費。相比其他的地攤檔,他的貨色較好。雖然開檔位置平平,駐足的人不少。

請參加 <告別‧觀塘社區祭> 活動

3/2/2014(初四)@2pm & 4pm 最後的時光︰觀塘導賞團,向社區致敬
* 兩個市集消失前,最後一次遊走觀塘,細味社區剩下的點滴
* 集合地點:裕民坊公園

4/2/2014(初五)@8pm 別了,不再臨時的小販市場
* 跟中興鐵器的江哥和眾位小販們說再見,不知何方再會,歡渡最後的晚上

9/2/2014(初十)@2pm 重見。觀塘──彭啤觀塘素描展
* 彭啤用上兩年,用鉛筆記下觀塘大街小巷,畫出20幅社區素描的展覽

請留意活在觀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