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周三(12-3-2014)將被抬離家園的梁生

60多歲的梁生是深水埗海壇街重建項目的街坊,市建局未給予合理安置賠償前,已收三封執達吏信,3月12日周三早上將會被抬走,被強搶家園。

海壇街重建項目是市建局在深水埗16個項目中,最大型的一個拆掉37幢唐樓,食掉北河街與海壇街的一段街道。發展成5楝平台豪宅,加12萬平方呎的大型商場。考立名目,打造新玉石廣場,引入30年前已拆掉的通洲街渡輪碼頭概念,完全抽離社區。

梁生故事

深水埗海壇街重建項目業主梁生和梁太,約六十歲,他的單位給兒子一家居住和使用,被當成出租,現在被抬在即,為着兒子前途惆悵。現在深水埗的31年舊樓每呎都要11,000,而他賠償因被當成出租,七除八扣下,只能為兒子找回40-50年樓齡的舊樓安置。

為何買下此物業?

30年前,約1986年,早上6點,我如常的到深水埗上班,走過馬路,當時一輛跑車向我奔來,終被撞飛起了,生死懸於一線,從車頂沿着車身滾到車尾掉下來。沒有知覺,3小時後,醒來身已在明愛醫院,以後半年,躺在醫院,從此,雙腿多了幾口金屬窩釘,彎腰、屈身、搬重物及粗重工作幹不來。失去了工作能力,卻換來這楝唐樓首期的交通意外賠償。

1997年,樓市的高峰為着兒子的將來,花上145萬買下這楝唐樓,不要少看這773呎的舊樓,是孫兒的成長地,也是他的父親,我的兒子的啟蒙地。

人人都在高科技start up前,兒子早着先機,他是第一代的高登(電腦商場)人,打機成材之輩。他見盡任天堂、紅白機、PS,遊戲機,慢慢搭上電腦,現在更在科大砌機械人,高科技不只是娛樂,也是生活。那時,家境清貧,別人補習賺外快,穿着中學校服的兒子卻到高登腦場幫忙拆機裝配,號稱砌機「包攪掂」,賺到零用交學費。跟電腦和科技結下不解緣,離不開這個號稱香港秋葉原的鴨寮街,別人在高登找互相分享的「朋友」,他在高登找着知心的朋友。

市建局要求我離去,發展豪宅,住在單位的兒子如何是好?離開生活的深水埗,高登電腦達人再難尋。

梁生暫時在法庭取得二星期的暫緩令,3月12日暫時不用被市建局抬人,延期至25日,請各位繼續支持︰

聲援被迫離家園的深水埗街坊

聯絡︰Julian Fung 68968601 / 李太 96266936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