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哥(黃耀明)在3月16日太平山下的演唱會上,述說他在觀塘「第一次」的浪漫經歷。

「20歲那年的暑假…我走到屋企附近裕民坊的唱片店.. 我發現有一對異國的眼睛不斷向我上下打量」

昨是今非,明哥跟陌生男士相會在漢豐唱片,今天己不復再見,只剩下一堆黃土和推土機,等待酻化出一楝楝的豪宅。觀塘彷如CD店,被政府所淘汰,抬走一個個窮人,或許被送到南海、珠三角,低增值的人,在觀塘、香港,他們再沒有堆立之地。觀塘仍然是香港最貧窮的社區,過去平民天堂的裕民坊、仁愛圍,被粗暴趕絶,強行裝身為太古城。

「我地在巴士站附近的小花園兜了幾個圈」

這調情的「小花園」就是裕民坊公園,很快成為豪宅的花園,重建唯一保留是這三棵的榕樹,卻不是人。80年代,這公園被高牆包圍,社區風月故事常在此發生,三教九流,北嫂集中地、小販賣的小食攤、巴基斯坦青年醉臥長椅…有如白先勇筆下<孽子>的新公園,有人之卻步,有人當作求夢的安樂鄉,自得其樂,寫下觀塘另類故事。

「眼睛開始慢慢引領我走入工業區內的開源道,然後經過巧明街,鴻圖道」

80年代觀塘沒有APM,也沒有band仔夾band,夜深時,工廠區份外寧靜,跟早上的工人車水馬龍的熱鬧差多了。重建不斷,觀塘工業區現在名亡實更亡,日裏不再是工人的世界,而是換上是自由行,孕育藝術和小商店的工廈紛紛被拆,改建成酒店,遙遙呼應一河之隔的啟德郵輪碼頭。

「最後去到偉業街,佢停在一間糖果工廠前面…找到溫暖同埋安慰」

「第一次」的終點是53年歷史的史蜜夫糖果廠,依然在聯邦工業大廈,用巧手製作一粒粒橙花軟糖、蜜瓜軟糖、鳥結糖…空氣瀰漫糖果的香甜,不知還可待多久了。

穿過糖果廠、偉業街,走在海濱,往日樸實的碼頭,小販滿佈,還有不少艇戶,售賣每天辛勞工作的魚穫,十元八塊,海鮮對觀塘居民從不是奢侈品,今天,艇戶消失了,被食環趕絶,換來老翻巴塞隆拿的重疊木箱雕塑,神抄扮作藝術,貽笑大方。沒有工人,也沒有基層。青年人開着音響,在海濱長廊狂舞,少女笑聲盈盈地享受,少男在根前的狂衝亂撞,發洩過剩的青春精力,為冷清的海旁添上丁點生氣。偶而情侶迎着日落散步,望着空蕩蕩的郵輪碼頭,輕倚欄柵,情深一吻。休憩空間,不容生活,過去的熱鬧不再,只餘下中產式的感覺,乾淨、年青、光鮮。80年代的浪漫、刺激和混雜,在發展和規管蠶食,面目全非,片瓦餘存,觀塘的舊區和工業區光輝不再。

<重溫明哥的日子之旅>

看看20多年觀塘舊區和工業區的變遷,可跟我們一起遊覽走回明哥的路線︰

日期︰23-3-2014(日)
時間︰12:00pm

有意參加朋友請先電郵kwuntong2007@gmail.com報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