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踏入土瓜灣,跟社區朋友開會,分享觀塘經驗。昔日工業林立、天廚味精、德國寶、煤氣公司,走入浙江街,今天還見舊樓處處,大量車房伴着一個未被重建破壞的原生態舊區,連鎖店、便利店和超市難尋,只有士多和大排檔,難以置信。

散會,晚上11時還燈火通明,不少街坊在宵夜飲酒,兩旁是掛笑口大腳的霓紅燈,笑問街坊︰「這是邪?定正先?」街坊回︰「係到做野,唔好係到食。」龍蛇混雜,舊區之趣,社區有着各樣需要,不論你是否贊同,也不像朗豪坊般的趕絶,消滅砵蘭街。

據說是67暴動後,懲罰該區,不讓地鐵、大型發展落腳此處(有點像新加坡選舉時,不投執政黨就沒有地鐵),實在美好!為何不懲罰其他的地區,如同北京為何不向香港發旅遊警示呢?走出小區看到前面的沙中線土瓜灣站,惡耗?恩賜?重建快臨,收拾細軟,土瓜灣可逃到哪裏?觀塘、深水埗,已水深火熱,難道只剩下南沙?

印象最深都是新漢記和荀殼魚,餐廳貼滿老闆洪哥在零丁洋上釣魚的豐功偉績,500斤大魚,一看就知他是做海鮮的高手,識魚之人。問首本名菜,多做街坊生意的洪哥,滿面尷尬,一幅「你懂的」的樣子,店裏沒有飲食男女的推介,也沒有明星的合照,突然桌上男女都選擇困難,單是做魚雲,已有四種食法,蒜香、葱姜…。幸好,一位老街坊走來解位,「食左30年…開舖就食」洪哥解脫般說︰「問佢,佢先係老細,食日幫趁。」老街坊推介荀殼和布袋雞,布袋雞可湯浸,碟上二食,談上數分鐘,可惜最後卻說「咁少人下次食」,空歡喜一場。幸好,荀殼果然名不虛存,鮮嫩外脆,先煎後炸,絶不油膩。最馳名的布袋雞,下次再來。踏出餐廳,洪哥還說︰「下次再來,教你地釣魚…….」說起釣魚,滔滔不絶,唯有跟他說趕緊回家。

回家路上,車子穿過紅磡,見到街上有一楝大廟,深夜12時還有街坊上香拜祭,蔚為奇觀,遠處有田生地產店,搖頭歎息。聞說2018年土瓜灣港鐵落成,現在民主黨區議員積極爭取重建,土瓜灣還能待多久呢?

有興趣可跟大家一呼一吸,舊區的原生態。

圖右上是鮮味的炒蟶子,右下為炸荀殼魚

左上是街上不少老店、洋服,下為朋友的工作室,專門搜集舊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