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社區30年的物華街臨時小販市場終於不再臨時,重建的陰霾下,曲終人散,在裕民坊的新市場延遲落成達3個月,小販生計大受影響,多番要求市建局公佈遷場日期,5月15日終於落幕,16日小販們將於同仁街的新市集復業。萬般不捨,但重建無情,街坊的地標也逃魔掌,市集和滙豐大廈無奈逝去。

告別儀式,不少因重建離去的街坊聚首一堂,亦邀請歌手k唱出他對觀塘感情,讓物華街市集在熱鬧中消亡。獨自留守市集3個月的小販肥妹跟大家分享無縫交接和社區的感想,她最懷念是街坊的深厚人情味,搬遷是無奈,面對市建局強權被迫接受離去;為市建局信守無縫交接的承諾,甘願放棄近十萬元的賠償;另一位小販四哥則批評市建局做不到以人為本,很多街坊被犠牲,希望大家將來以觀塘為鑑,做回真正的以人為本重建。導演高祈拍攝的<買不到的街坊情>社區紀錄片首映 ,緬懷被重建破壞的舊區情懷,眼中街坊很特別:「佢地講其他人很叻,講自己就講唔出口」,這才是真正的低調。他重視是錢買不到的關係,卻因重建催毀。

物華街市集小販雖被搬遷,但重建未解決。當中30多年住在市集內的4位露宿者,多年他們身兼市集的保安和清潔,跟小販相處融洽,重建令他們消去社區和財政的支持,安置未妥,市建局依然沒有跟他們溝通;而仁愛圍的20多檔的天光墟和物華街70位檔口助手亦未有安置,生計難料;周圍邊的街坊亦反映重建後,市中心淪為豪宅的平台花園,局方以難以收地為由,並未承諾周邊(協和街和康寧道)出入通道的興建。

市集的結束,重建運動依然,市建局和觀塘項目問題如昔,如錢為本的重建,如時才能根治呢?

5月17日(六)3時至4時半,活在觀塘亦邀請梁志遠博士(理工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分享小販的將來,跟街坊對談,為舊區把脈。

 圖三︰歌手k用歌聲盡述官塘情 (pic by 高祈)

 

圖四︰小販肥妹的禮物和創作者藝術家彭啤 (pic by 高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