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實大埔樓盤,示範私人樓也以劏房作賣點,引起全港轟動,中產的房屋到變得基層,真正的基層生活更嚴峻。2003年在沿用82年的控制租金上升和保障租住權的租務管制(下稱租管)的條例被立法會取消,租金如脫韁野馬。昔日條例取消時,主事的官員孫明揚曾答允每三年檢討租務問題,如今被束之高閣。

2009年至2013年,小型單位的租金升幅達六成,為各類單位之冠,而4年工資上升卻不及租金的一半,基層家庭首當其衝。公屋輪候曠持日久,3年上公屋的承諾已遙遙無期。基層居住何去何從呢?租管在台灣、美加和歐洲都行之有效的協助基層住屋的方法,會否是現時舒緩公屋不足的良策呢?各個基層住屋團隊、學者、住戶及立法會舉辦「被奪走的十年」租管論壇,為當前形勢把脈。會上,眾說紛云,雖然未對租管達成共識,起碼在座都認同對居住權的保障,現時租客與業主的關係,處身於劣勢中。

會上劏房住戶都表明需要租管等方式減低飛升的租金,才可維持生活。市區重建局的市區重建拆舊樓,建豪宅賺大錢,但基層卻被剝削。劏房供求大幅減少,要求局方可在部份收回土地興建公屋/居民,讓他們可留在市區,方便工作。

關注基層住屋聯席代表陳凱姿表示政府沒有認同房屋權是必需品,資金跨國炒作,房屋商品化,令無法安居。人工增幅遠追不上租金升幅。政府在租管的研究中交白卷,文件引導性,只引述租管不可行。外國不少例子反駁租制引致供應不足、缺乏維修的「偽」問題。

調查顯示現時問題︰

1.   市區供應量減少

2.   移遷通知期短,只有一個月現時

3.   劏房呎價高企,人均面積落後,3-5家庭人均面積只有40-45 呎政府之前政府答應三年檢討租管條例,但現已十十年,之前長策亦有7成人支持租管,希望議會內外推動租管。

全港劏房平台代表鄧寶山則抛磚引玉,提出具體租管方案,包括租金最多只能佔收入3成,而卻管制的房屋應是8000租金或以下,而保障3年,租客可優先續約。

立法會民主黨胡志偉在會上陳述民主黨對租制較有保留,他強調發言是台下民間團體「未必啱聽」,要「揉合租住權和業主,找出平衡點」。早前,立法會房屋事務委員會通過動議,要求政府開展租管的諮詢及制定檢討時間表,引起業主非議,擔心業主的租金回報受損。他認為現時不應討論租金管制的增幅水平,會「節外生枝」,反而要處理如何保障租客可簽下3年租約。黨友涂謹申為市建局的非執行董事,他亦為市建局解釋為何不建公營房屋,指出局方要「財政自負盈虧」,未必能負擔這類非盈利性的項目。應該由局方重建,因為局方收樓好過私人發展商的「黑社會,潑紅油」,再由政府用公帑買回地發展公營房屋。他建議採取活化居屋公屋的租盤,向已空置的單位打主意,用租金分成代替補地價,增加租盤供應。

樹仁大學經濟及金融系的袁偉基博士則讚同全面租管,認為租管能「冷卻樓市」,減少樓市炒作。租管宜包括所有樓宇,不宜只限制基層房屋,才可體驗政策的公平。

基層正在水深火熱,劏房的問題已令香港蒙羞,政府一邊不斷搶地,遠水不能救近火,另一邊加速重建,減少基層住屋供應。租金管制在國外行之有效,有會否是基層一個出路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