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 市 建局發言人解釋,市建局一向不涉及資助房屋工作,而且去年虧蝕23億元,如撥地建公屋,虧損將更嚴重。」市建局只建豪宅,趕絶市建,這個藉口,信服嗎?
為何不提上年賺44億,現時資產過200億呢?免補地價,庫房少收65億呢?

//<租管正反意見壁壘分明 政府態度保留施拖字訣 >
信報25-7-2014 By 紀曉風

香港住屋租金日益高昂,有聲音要求重新實施租金管制,港府承諾於今年底發表長遠房屋策略報告時作出交代。但不少人已經急不及待,昨天在立法會房屋事務委員會公聽會上,有團體揚言:「民意已非常清晰,不用再做假諮詢」,要求政府盡快進行「租管三部曲」──檢討、諮詢以及制定實施時間表。

但另一方面,亦有不少專業團體及地產界代表提出反對,意見壁壘分明。暫時看來,政府的立場仍然保守,運輸及房屋局副秘書長王天予質疑:「租管是否萬能藥方?會否帶出預期以外的反效果?」

立法會房屋事務委員會昨召開公聽會,就租務管制聽取意見,109名市民及團體代表出席。逾百個基層團體力撐租管,要求政府限制租金升幅,以及規定加租通知期;而政府10年前撤消租管時承諾3年一檢,多個團體批評政府違反承諾。

土瓜灣街坊互助組社工徐珞晞指出,租管遲遲未檢討,令租戶面對加租及逼遷,「3年又3年,街坊只能由一幢唐樓搬去另一幢唐樓」。有租戶被加租1000 元,只在一個月前獲通知,惟有另覓住處,但百多呎的單位要4200元月租,佔收入逾半,「住屋是基本權利,但變成商家炒賣工具」。

租金高昂致民怨累積

「空置及炒賣情況普遍,隨時令民怨爆發;再唔減租我就佔領中環。」關注組代表王曉君表示,租管不算激進,以往推行過都可行,「如政府仍偏幫業主和商家,市民會爭回資源再分配權利,佔中是民怨累積出來」。

左翼21成員區立行亦提議設物業空置稅和囤積稅。全港房大聯盟成員陳超龍就批評,市建局將土地悉數撥去建豪宅,而非供房委會建公屋。

大部分團體向政府提出「租管三部曲」,要求盡快進行租金檢討、公眾諮詢及制定時間表,但都有團體「等唔切」。街工成員徐綺琪認為,租管刻不容緩,「政府常說慢慢研究,但加租、逼遷,每日都發生,基層愈住愈遠,愈住愈細」;又指民意已很清晰,「政府不要再做假諮詢」。

不過,專業團體就唱反調。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成員王惠蘭指出,租管弊多於利,包括減少房屋供應量、減少房屋買賣及對業主不公。測量師學會房屋政策小組主席潘永祥擔心,業主會有即時反應,「先調高租金,補償未來續租時不可加的租金」。

地產代理聯會秘書長盧光輝認為,租管會令很多投資者卻步,「不單地產代理,律師、銀行、搬運都會受影響,有很大的連帶關係」。他質疑租管是短期措施,公屋及居屋供應增加後,又會撤消,「朝令夕改並不正確,反而應開發大規模土地」。

對於團體的質疑,市建局發言人解釋,市建局一向不涉及資助房屋工作,而且去年虧蝕23億元,如撥地建公屋,虧損將更嚴重。

年底長策會報告交代

運輸及房屋局副秘書長王天予就多次重申,租管有正負面影響,外國實施租管後,部分業主加收雜費,私樓出租單位亦減少,反而刺激租金上升,「租管是否萬能藥方?會否在嘗試解決問題的過程中,帶出預期以外的反效果?」她強調未有定論,年底的長策報告會有交代。

立法會議員就批評政府採「拖字訣」。工黨張超雄指出,住屋問題逼在眉捷,政府卻無任何短中期措施,「租津不可行,租管不可行,公屋是長遠措施。數二十項方法都說不行。政府可否提出一個可行的(方法)?」

街工梁耀忠認為,政府應針對香港客觀環境,進行更深入的調查,「外國福利和房屋政策與香港不同,現在政府以外國例子來『撐』,推斷租管有反效果,做法偏頗」。

本港有學者大力反對租管,中大地理及資源管理學系副教授姚松炎曾指出,租金高主因為房屋供應不足,不應以租管懲罰小業主,否則只會令業主封盤,甚至轉為經營賓館。他建議政府在市場承租大批單位,再轉租予市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