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長長的假期,夠我好好認識這個城市。

北河街街境

夏日炎炎,我趁「平等分享行動」(註*)還未開始,便打深水埗C出口北河街直走到醫局街,看看這陌生的社區。當中的感官刺激夠我好好消化了。一條人車共行的通道,兩旁應有盡有的小販攤檔,可以容納的實在太多。小販的叫賣聲響徹整條街,混雜「豬肉榮」使勁斬豬肉的聲音,還有鐵車子拖曳着與地面碰撞的聲音,配以貨車不時響起的拍子和膠袋「涮涮」不斷的旋律……有甚麼比這首交響曲更能配合深水埗混亂又熱鬧的特質?假如你不計較深呼吸,深水埗的氣味更是濃郁,豬肉腥、臘味甜,當然還有二手煙的惡味,這時你還會感覺到冷氣機的水珠不時在你的肌膚上吻一吻……

First Impression

這舊區歷史悠久,英式建築物不時出現在大街上,中西式建築物交錯,行人路和馬路混在一起,正好表現出深水埗一大特徵─凌亂。深水埗是全港最窮的地區,不需大型商場、連鎖店,經過大街小巷,便可買到基本生活所需品,三塊錢便可買到原子筆及橡皮。街坊承受不了昂貴的貨品,難得小店有着不可取代的存在價值,因此小店無處不在。

「平等分享行動」
Benson Tseng 主持的「平等分享行動」並非義工服務,只是一群無所事事的人到處分享擁有的物資給街坊。剛經過深水埗地鐵出口,一個傷殘男子手中拿膠盒在乞食,行人路過不予理睬,他卻是我們的「目標」。Benson蹲下身子跟他對話,仰頭注視他,一個動作,亦是一種體諒。原本以為Benson是做示範,可他們的對話令我知道,這種想法太膚淺。對話中我感到他們的熟稔得如朋友,並非路人甲無端熱切的慰問讓人感到陌生。期間Benson給了他一個電話,又拍拍他肩膀道別。平時的義工服務,要先寫計劃書,預備物資名單、路線、計次數……,搞一輪功夫,還及不上這種隨意的祝福,不受限制的送禮。關心?不需要預備。

幾分鐘重新演繹「關心的行動」,我跟同伴走進橫街窄巷,找到上海理髮店叔叔高談闊論講「佔中」和深水埗;找到拾紙皮婆婆的「地頭」,送了一杯涼水;找到配鎖伯伯和他的朋友在聊天度日。每人都在烈日下以雙手賺錢過活,雖然賺得不多,但卻踏實。未必遙遙自在,卻不寂寞,因這舊區有濃郁的人情味……

到過北河街明哥飯店,便知何謂人情味。吃一碗燒肉飯只需二十四元,而且燒肉皮脆,聽說這裏是「愛心飯店」,定期向有需要的人派飯。一位大叔說:「嘩!XXX自殺死了。」他在跟我說話?也不知誰回應他,總之小小的餐廳有着對答,那管彼此認識與否。看見鄰座的明哥(老闆)跟大叔談新聞,跟街坊打成一片,「街坊價」燒肉飯也特別滋味。

未重建的一片空間
《趁還有墟》有類似的說話:「他們不需要你補貼他們購買高檔貨品,他們只需你給予空間繼續他們自己的生活方式。」(大概如此)我並未深入認識深水埗,但我感覺在這個急速發展的世代,這兒有點像一個未被開發的綠洲:小型商店可以存留,不需急於將一式一樣的連鎖店以「天羅地網」方式進攻每個街角、人情味並未從高度管理的謍運方式中消聲匿跡、居民找到自己的位置,自食其力,為社區提供各種所需品,而非將所有血汗歸同一集團所有。這綠洲沒有摩天大廈襯托,只自然地發展成形,比起天水圍「南長實、北領匯」的局面,它也就更原始、更多樣。

註*
「平等分享行動」相關連結: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272345249510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