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清場的嫦姐︰「拖喼唔知去邊到,我可以住係邊?」

今早,深水埗海壇街重建區最後留守的街坊嫦姐(上圖右二)被武力威迫離場,失去家園。早上8時,局方已佈置大量保安,包圍街道阻止公眾和傳媒進入,局方更用旅遊大巴(見下圖)擋住街口,令到傳媒無法拍攝抬人的情況。

40多位市建局和執達吏的保安封鎖海壇街外,更有數十南亞裔孔武有力的保安與局方的經理衝上嫦姐所住的單位門前,威嚇抬人,「俾一分鐘時間,唔肯走,就搵執達吏抬走妳」,多番暴力壓迫,嫦姐被迫離開單位,接受市建局的賠償,卻無法兌現局方對公眾的誠諾,「原區安置買回7年樓齡的單位」,而30年樓齡的單位也成疑問。

「拖喼唔知去邊到,今晚我可以住係邊?」嫦姐帶同細軟離開家園後的第一句話。海壇街項目自2006年宣佈重建,市建局無答應嫦組的「樓換樓」要求,只是行拖字訣,多番威迫暴力清場。現在,嫦姐的單位被強行收回,有家歸不得,無路可走。

自2014年6月市建局宣佈運用<土地收回條例>收回嫦姐的物業,曾動用過百保安嘗試抬走嫦姐一家,引致另一街坊黎太被迫跳樓控訴「無理抬人」。言而,局方抬走嫦姐一家的行動失敗後,令她飽受驚嚇,精神開始轉差,早前更曾在葵涌醫院 精神科留院三天,最後由家人擔保出醫,今天早上再受暴力清場之威脅。她說︰「3個月樓上不敢出街,唔要賠償,要樓住」,而局方的社工屢次阻止嫦姐接觸外界的朋友,迴絕傳媒訪問。

市建重建美其名「以人為本」,實情是「以錢為本」,將來海壇街的項目變成5楝的豪宅。局方盈利屢創新高,上年達44億,附近最新在醫局街的重建項目,長實的丰滙2014年初開賣呎價達$11,776,遠超深水埗居民的負擔,拆唐樓建豪宅,殘民自肥。

嫦姐現身說法,重建之苦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