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起市區重建?想起甚麼呢?7年樓齡賠償?數億計的招標價錢?天價的市區新樓?利東街重建後的特色單位賣1.26億、逾5萬2千元的呎價,還是市建局的盈利?彷彿重建都在談數字,感覺抽離,與我何干?深水埗文化館利用創意將重建帶回我們的身邊,反思另類發展的可能。

深水埗文化館自年初以來,至上月被市建局收回展場,8個月內一直在社區實踐藝術,藉創作藝術協助重建街坊,漸越獲得外界關注。舉行3場大型藝術展覽及無數次的大小活動,包括︰親子讀書會動、木匠工作坊及眾生相展覽,吸引超過5000市民到來參觀和試用。

文化館於上月舉行深水埗眾生相展覽(一),展出街景寫生,紀錄城市的轉變,從資深畫家歐陽乃霑90年代的作品、事吉茶記的素描到李香蘭筆下的嬉笑狂歡,細述舊區的故事,也借裝置藝術在通州街重現重建前的繁華。融合重建的研究,揭露推土機下的損失,深水埗19個重建項目令500間小店消失,等於5條西洋街不見了,諷刺是當中沒有連鎖店,被趕絶只有近百間跟民生相關的小店(士多、報紙攤),基層最受打擊。而5414間劏房被拆,等於全港近一成的劏房,換來4000個豪宅單位,難怪劏房呎租比豪宅更昂貴,沒有草根的消費和生活,這是我們想要的社區嗎?

第二輯展覽《玩不起的遊戲》則借大富翁遊戲質疑城市發展,為何只是零和遊戲,追溯大富翁的原來理念,地主羸盡全場,其他玩家通輸,香港舊區亦如是。運用500呎的展場作真人版大富翁,將十位街坊故事化成不同分數的角色,加上18個深水埗的地標作地皮,添加強收土地的機制。讓參加者明白市建局賠償的本質,遊戲的歡笑承載着重建的不公義與暴力。遊戲中,參加者慢慢體會無法戰勝的市建局,土地被強收,只能千方百計苟存在遊戲 ,暗合現時街坊處境,面對強權感受無奈,能否有出路呢?文化館亦製作信息圖表(infographic)對比全港7種重建方式,強拆並非本地唯一出路,「樓換樓」等安置在私人的項目(麗星樓)都有發生,而公屋重建亦是原區安置,現在市建局砌詞收樓,甚至用上抬人清場,只有賠償,沒有安置,只是藉口。希望帶給參加者另類想像,如何在重建中,可保留社區的文化和街坊的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