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
走過西環的西港島線建成,西環大樓卻不再見了。
位於港大港鐵站旁的西環大樓,1961年至今是社區的地標,色彩斑斕的外牆,絲毫不見老態,卻被田生地產看中,人去樓空。歷史上最大的強制拍賣的項目,45億的重建,已是恆基的囊中物,將來興建一楝600單位38層高的住宅,未來呎價達2萬元
西環大樓的前身是煤氣鼓,1934年,發生大爆炸,導致42死亡,包括︰香港大學馮平山圖書館的首任館長林棟,數百人無家可歸,附近聖類斯中學校長立即宣佈停課當,並帶領學生救災。而一位巴基斯坦藉的保安,奮不顧身,衝入火場,扭動按鈕將煤氣引入大海,避免煤氣引來更大的爆炸。市民記念他的犠牲,在大廈地下,設有一小靈位紀念,可惜,一切隨重建湮沒。
KEI_5488
 跟老街坊談天,快90歲的伯伯,住在西環20幾年,從南區搬過來。說起西環大樓,很冤枉,2004年整楝大廈維修,同年政府決定興建地鐵,標誌一切徒然。2007年田生開始收樓,大樓下的小店都被趕絶,只有一檔整鞋能搬入街市。這幾年樓上大多都無人住而大廈清拆和地鐵落成都只是時間問題。地鐵方便,伯伯眼中是有代價,「唐樓拆剩很少,起左地鐵都無曬唐樓」。與其緬懷舊樓,伯伯更擔心下一代,「樓太貴,2萬幾蚊一呎,後生買唔起,泳池、會所,我都無用」。重建豪宅,有否詢問街坊?
西環大樓是西環地標,波記就石塘咀的集體記憶。
西環大樓對面的開店40多年的波記燒鵝,自製燒味遠近馳名,伯伯見証加租,搬遷,「波記以前唔係這裏,搬左好多次,去過街市,再出番街舖」,連榮獲米芝蓮的波記都吃不消租金急升,成為遊牧民族,街坊生意更難想像。80元一碟的鵝肶飯,波記已離開伯伯的舌頭,只留在伯伯心中。對比波記,伯伯獨愛街市,早上到中午,跟婆婆在茶檔醫肚、聊天,「石塘咀街市(熟食中心)好平,23蚊公仔麵包飲品,但無冷氣,夏天好熱,都慣」。
石塘咀熟食中心當區碩果僅存的廉價食肆,卧虎藏龍。名為「桃源美食」的四川菜館,貼滿「人民公社好」,「進玄關洞識世情」,猶如符咒般的裝飾,不似「桃源」,活像靈堂,不禁失笑。街坊生意,地鐵可幫到忙嗎?香港的泡沫,總需要人在炒作,地鐵、東北、高鐵、自由行,任何風吹草動都是炒樓、炒舖的機會,西環大樓因地鐵消失了,波記可以保多久,下一個社區又是哪一個呢?土瓜灣、大角咀、深水埗?
 
不要再說自由市場,不是市場淘汰小店和炒貴房價,而是政府與地產商迫走青年人與社區。港鐵所到之處,真是無一倖免?發展與保育,中間有很多可着墨。昔日啟德機場的高度限制,間接保育九龍城,藉不同的規劃限制,舊區和小店和地鐵是可以共存。為何一楝楝酒店走入社區,肆無忌憚,政府有意為之。先限制發展,再發展基建,社區不是森林,不能弱肉強食,讓資本壟斷。生活不單是居所,也需要有質素和態度。我們在香港活得下嗎?
圖︰Ivan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