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辦學費高昂的行政人員工商管理碩士(EMBA)課程著稱的芝加哥大學布思商學院(Chicago Booth)(簡稱芝大),早前被新加坡拒租,旋即在教育局的協助下,以低廉租金租入前域多利道扣押中心,即公眾稱為的摩星嶺白屋的三級歷史建築。計劃需大幅改變古蹟的建築,而五楝的建築中,亦有一楝遭拆掉,大量林木被斬伐,整個建築群與摩星嶺被改頭換面,古蹟會被玻璃幕牆包圍,猶如一楝科幻化的商廈,建築的外貎像以元素表為題的香港中文大學理學院,引來長春社等保育團體批評。日前,芝大向城規會申請略為放寬最大的規劃限制,增加16%的地積比,而覆蓋率由25%升至46.4%。

芝大的課程無疑是大生意,2012年收入達2億3千萬美元(18億港元),而淨利潤達1,.12億港元,所以在近乎免租情況下,投資3.9億改建摩星嶺白屋實為化算。摩星嶺白屋前身是屬於警方政治部的拘留所,用來監禁政治犯,包括︰六十年代的官至助理警司的華人曾昭科,至1995年,政治部解散才丟空至今。

為何被新加坡放棄呢?

芝大在新加坡的校園也是歷史建築, 是新加坡四大厝僅餘的資政第(陳旭年大宅),是非常重要的潮州大宅,也是新加坡的法定古蹟;但成為Chicago Booth校園時,卻不會開放予公眾,公眾要參觀則要向校方申請。早前,在新加坡的改建引起社區反感,不獲續約,唯有向香港下手。

諷刺是犘星嶺白屋作為三級歷史建築,竟然由教育局通過「批地計劃」交至芝大手上,無視主管古蹟保育的古諮會和發展局,無諮詢公眾。「批地計劃」主要用於協助辦學團體尋找舊校舍辦學,只會收取象徵性的租金,而現在芝大學費達120萬,為何可以收取低廉租金,是否用土地資源津貼暴利辦學團體。

為吸引外資,終日嚷着「缺地」的香港政府不惜犧牲古蹟和公眾利益。改建古蹟的計劃未經過「古蹟影響評估」,草草上城規會,以求快刀軌亂麻。此外,計劃大斬227棵的大樹,摩星嶺的植披面目全非。多一間貴族學府,究竟公眾有何得着呢?

「調適改建」違反國際準則

按照政府參照作古蹟評級和保育的的ICOMOS的<布拉文物憲章>(Burra Charter),調適(Adaptation)就是重新為古蹟引入新服務、用途,第廿一條︰「調適只有在其對於地方之文化重大意義有最少的衝擊時是可以被接受的。 調適應該對於重大意義組構物牽涉最少的改變,只有在考量可能性後才實現。 」

最少的「衝擊」才可被接受及重大意義組構物牽涉最少的改變,在現時芝大將摩星嶺的白屋改裝為校舍的例子完全違背憲章的條文。整楝古蹟湮沒在新建的建築中,被Heritage 1881的情況更差。建築記下港英年代的恐怖統治,位置偏僻,隱沒在密林中,連在海上,公眾很難發現,地位等同坪山警署,從山崗上監視八鄉一帶的村民活動。港英旳精密管治,用空間作為威嚇。可惜,芝大的調適改建基本上違反原有的歷史意義,變成另一件的建築,前衞幕場,龐然大物束立在摩星嶺的山頭,風格格不入不入,完全改變建築群的意義。芝大在申請文件如此解釋︰「擬建建築物的大膽形式同時也可成為一個地標性建築,它將有助於確立新校區的地位」,無視歷史文物的調適改建的國際標準,作為國際知名的商學院令人失望。

此外,有關工程亦違反<中國文物古蹟保護準則>第十九條︰「盡可能减少干預。凡是近期沒有重大危險的部分,除日常保養以外不應進行更多的干預。必須干預時,附加的手段只用在最必要部分,並减少到最低限度。採用的保護措施,應以延續現狀,緩解損傷爲主要目標。」古蹟沒有重大危險,是次改用亦不能達「减少到最低限度」。

芝大作為國際級的學府,絶應尊重歷史,保留古蹟的原貎,而非為一時方便,拆掉建築,並對外聲稱保留「一些具歷史價值的元素如囚室鐵閘」(7-2-2015, 蘋果日報)。整個摩星嶺白屋的調適改建揭示政府無心保育古蹟,只如國內政府將古蹟當成「招商迎資」的一部份,毫不尊重本地英殖的歷史。

*鳴謝Desmond Sham 和李晶盈(香港大學城市規劃及設計系)提供資料

各位請快快入紙反對申請,星期二(10-2-2015)為入紙死線︰

http://www.info.gov.hk/tpb/tc/plan_application/A_H1_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