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48282_1419024741466275_2729462383422716557_o 21167209_1419024584799624_4981332366492251340_o
21125348_1419025604799522_5601551318850077325_o

舊麥不單是餐廳,也是我們的地標︰約集、等人的地方;民間的社區中心︰打機、開會和麥難民的好去處。尖沙咀有五枝旗桿,觀塘就有舊麥。

重建令舊麥消失了,變成豪宅和商場,街坊失去聚街點,劏房的基層可躱在哪裏呢?。新的老麥難取代舊麥,她不止單純的食肆,而是觀塘人生活的部份。

地標不再重要,觀塘亦不再屬於老去的觀塘人。將來豪宅建成,商場束立,年老的街坊消費不起新物,舊人也買不起新衣裳,觀塘被換血,豪宅和市中心變成新觀塘人,今天,60萬人的市中心,變成幾千豪宅居民的後花園。

貧窮不是錯,卻是罪,新觀塘容不下舊麥,也擠不下街坊。舊麥之好,在其方便和開放,屹立在街道一角,讓任何人歇息。 現在的街道和將來商場的分別,是人的聚和散,商場中,人總是匆匆動,街道讓人停留,閒坐,商場迫走街道,社會被迫分隔為成貧富 。今天,舊麥有千百萬種人,打機少年、補習少女、露宿者,但新一代商場內的老麥,金碧輝煌的外表,實情是隔阻窮人,讓普通人卻步。

舊麥 的有趣在其混亂,亂中有序,相安無事。舊麥曾是世界最繁忙的麥當勞,厠所是全港最污穢,永遠有惡臭。從旁邊的樓梯走入,常有尿臭融合漢堡包的氣味,形成舊麥特有的「尿味漢堡」,一切俱回億。

告別禮萬人空巷,水洩不通,離愁別緒下,只有相機解千愁。但重建還未完,裕民坊的商販和同仁街的小販依然在重建夾縫求生,需要各位去關心。

攝 高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