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九月 2019.

小巷雖窄,藏身大師。

手雕的麻雀,剛勁有力的筆跡,每一隻字都是獨一無異,草根玩品帶上藝術的美感。跟我們的牌子不同,牌上左角寫上英文字,「東」牌寫上E,「發」牌寫上F,方便外國人學習玩麻雀。

觀塘唯一的手雕麻雀舖森友祥位於康寧道的小巷,一條黑暗,滴水,帶點污穢的後巷,有一家雕麻雀的大師。昔日的風光不再,只有弄孩為樂。

一雙手、一把刻刀養活四個兒女。觀塘麻雀館林立,從前,麻雀館常丟失麻雀,就想起森友祥。生意最興旺時,老闆一天可雕上300隻,即是二幅麻雀,老闆娘笑說:「現在老闆的上臂還會痛,有職業病,先用熱力,軟化牌子上的塑膠,一天忙過不停的雕。」

今天,麻雀館全部用自動洗牌機,要有磁石在牌內,不能用手雕了,生意式微。老闆娘說:「只有婆婆打手動麻雀才會想起我們,無生意了,唯有照顧孩兒。我有七個孫兒,好忙。」雕刻麻雀的巧手,變成煮食的雙手。

回憶,很是美好。坐在店面乘涼,目睹市中心面目全非,街坊老店變成商場豪宅,等待孫兒放學,過去的辛勞也值得了。

如果大家欣賞雕刻麻雀手藝,仍可到康寧道小巷的森友祥,選購手雕麻雀。

老店,離不開,工匠,走不了。

年初,五位沒有工匠牌的工匠,幾番爭取,只有二位獲得牌照,縱使有牌,但依然走不了。

從事鐘錶維修三十多年的佘生不獲食環署發牌,雖然在裕民坊工作廿年,但署方指他沒有登記,不能發牌。重建在即,他仿惶無助,近日憂心病倒,入院做手術。其餘二人,發牌也無聲無氣,但有牌,可以走到嗎?

福嫂獲發於康寧道後巷的牌照,但走不動。搬遷檔口沒有資助,新檔口所在的後巷滴水,必須花錢加設鐵棚,亦需交上四千多元牌照費,加上她照顧多病年老的丈夫,醫療費高昂,取牌的開支也付不上,何來搬遷。另一位,鐘錶匠駱生獲發物華街的舖口,他稱食環署自把自為,把他安置在死位,不願接受搬遷。

此外,裕民坊的五個舖戶等待十一年,從未獲知賠償,近日,收到超低的賠償通知,無法覓地經營。裕民坊,未解決,市建局花上十幾年去重建觀塘,倒頭來,人卻被遺下。這是「以人為本」的重建嗎?

【老舖末日】香港社會風雨飄搖下,市建局趁火打劫,加快於觀塘市中心收地。今日裕民坊最後一批商戶,守護社區超過20、30 年的老舖,收到市建局通知,九月底必須回覆接受超低的賠償,方便局方年底完成清場,發展豪宅,當中有逾半世紀老店。街坊都大失所措,賠償金額連年初裕民坊佔用戶都不如,所有生計一舖清袋,卻無法重置,繼續覓地經營,十分無助。

市建局開展觀塘市中心的重建項目超過11年,一直沒有提出收購,突然要求老店接受超低的賠償,不然有被清場抬走的危機,實在並不公道,無視政府的負任。我們將繼續與老店同行,希望他們可覓地於觀塘重置,保持觀塘的特色。

Share this blog

Bookmark and Share

分類

一起紀錄官塘吧! 行動吧!

觀塘市中心重建在即, 店子一個地一個被關上。不論是你的觀塘故事, 又或者透過同街坊傾偈, 所知道的故事, 又或者是攝影和錄像, 都歡迎你跟我們一起紀錄觀塘。我們希望透過這個網頁眾集一班朋友, 紀錄將要逝去的觀塘, 並了解這裏的過去, 再檢討現在的觀塘發展, 是怎麼回事了? 你可透過發郵件到kwuntong2007@gmail.com 或留言在comment裡。 flickr的相,請用「kwuntong」tag住,就可以在下面「看看"我"的官塘」中見到大家的照片

加入我們,一齊紀錄官塘

如果妳/你都有興趣將自已知道的官塘直接告訴大家,也可以電郵至kwuntong2007@gmail.com,就可以成為網站的編輯之一。 不論是文字、相片或是短片都無任歡迎,一齊記錄我們共同的社區故事。 如果想直接貼在此blog上,也可於https://en.wordpress.com/wp-login.php登入,就可以在此貼東西。 Name: kt2007 Password: kwuntong2007

一路下來

有幾多人上來

  • 1,252,255 hit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c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