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餐無地方食飯?青年人無空間創業?市建局卻在陰乾扼殺小販,任由觀塘市中心的同仁市集空置起碼八個月,浪費社區資源。我們曾透過區議會向市建局和食環處反映,希望可活化場地,但不得回應。

筆者於上周(7月31日)到訪同仁市集,二層共125檔口,只有偉叔一個檔口開業,據他所述全日人流不足五十人。

我問有六十多年小販經驗的偉叔人流如何,我問:「一日有冇50個人行過?」偉叔苦笑:「 15個都難,要去到下年第一季新市集才有機會開門。」他望着貨架整整齊齊的毛巾和內衣,無人問津,只有無奈。見到如此,不忍心問他生意如何了。

因為情況太惡劣,本來開檔的另外四檔,選擇休業。訪問當天是星期五,我們中午四點是行過,只有一檔開門,整個市集沒有外人,只有清潔工站在一旁談天。如果你沒有留意,以為走進觀塘某某老人公園。

我跟職員談天,更見慘淡。「平時賣校服的標叔叔會開門,而家都冇開啦,全個市集只有一檔開門。平時我們要幫路過的人量度體溫,都不超過10個人。如果計埋路過市集,去搭小巴站行過的人,都有10個人。」不少街坊反映收回檔口決定好突然,「很多街坊為購物都摸門釘,他們最主要是找埋拖鞋的叔叔,50多元的台灣拖鞋很受歡迎,但大家都唔知道有呢件事。」

本年6月底,市建局收回同仁市集大部份檔口,只餘下五檔經營,爝中上層為兩檔口,下層為三檔。

局方處理失當,花錢請走大量小販,但無新安排,令市集變死場,變相陰乾小販,曾經熱鬧市集變成「拍烏蠅」,結果令小販結業,無法在延續生計。預計市中心的新市集,將於下年三月完成,即是「死場」起碼延續八個月。 收回檔口限期前,我們聯絡區議會,希望活化場地,提出建議,安排臨時用途,如:假日市集、展覽場地。但礙於市建局和食環署對場地限制,無疾而終。

市建局的觀塘市中心重建,消滅本地的文化,本來市集是唯一留下的街坊生活。局方不是出錢買斷小販生計,就如現在陰乾小販生存。香港不是無空間,但被扭曲,不是豪宅,就是假裝草根文化,成為豪宅的點綴,活化市集,只需要市建局和食環放權,給青年人的空間,給市集的生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