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一月 2021.

油麻地被圍封,2日後解封,事情高起,輕輕放下,無疾而終。劏房林立、污水渠亂駁、居住環境擠迫,舊區依然是病毒傳播的高危地方。

兩天的行動,並沒有改變舊區的生態,只有加深社會對舊區的刻板形象,住在舊區的基層和移民。坐困愁城,不知何日再被圍封。重建彷彿是他最後的希望,但是現時的市建局和私人的重建,只不斷趕走基層,沒有安置,等待他們只有另一個劏房。

香港的重建帶來絕望,但荷蘭的城市更新則創造希望。

荷蘭鹿特丹是歐洲第一大的港口,戰後,鹿特丹的繁榮,吸引不少移民,鹿城一半人口是移民或者是他的後代,當中土耳其、摩洛哥裔居多 。

社區融合,是鹿特丹的難題,也是歐洲的難題,藉更新不過他們成功解決了。鹿特丹南部本來是工人社區,後來被移民佔領,變成充滿罪惡,右翼民粹工人與左翼人土長期鬥爭,令城市難以管治。而2009年上任的市長Ahmed Aboutaleb是有摩洛哥血統的荷蘭人,改變這困境,利用更新和新規劃改善環境,成功討好左右翼。過去12年,政府拆掉鹿特丹南部約600楝公屋建築,並重新興建環境較好的新公屋,吸引中產移居該地,形成混合收入的社區,增加社區資源。士紳化是趕走原來居民,引入富裕階層。鹿特丹則留下原來居民,並引入中層階層。由於樓價較平,加上不同移民的文化豐富,中產欣然搬入該區,

相反香港的重建,將原有居民強行搬走,搬入新的貴族,中產階層,再用城堡式設計,用屋苑將樓宇圍封,與周邊社區分割,新和舊文化無法融合。鹿特丹講求的是增加居民的種類,透過長約2-3年的社區參與,與居民規劃新住宅。,成功將鹿特丹南部本來由主要是移民組成的基層社區,變成有中產來自阿姆斯特丹等地的技術人員。

佐敦的圍封沒有很大的防疫效果,問題城市的理念,重建的目標,病毒沒有眼睛,卻肆虐在基層社區,這就是規劃問題。我們的重建講求是利益,鹿特丹的重建追求的是融合,不同的理念,產生不同的效果。

詳情: BBC 節目 My Perfect City: Integration in Rotterdam

Share this blog

Bookmark and Share

分類

一起紀錄官塘吧! 行動吧!

觀塘市中心重建在即, 店子一個地一個被關上。不論是你的觀塘故事, 又或者透過同街坊傾偈, 所知道的故事, 又或者是攝影和錄像, 都歡迎你跟我們一起紀錄觀塘。我們希望透過這個網頁眾集一班朋友, 紀錄將要逝去的觀塘, 並了解這裏的過去, 再檢討現在的觀塘發展, 是怎麼回事了? 你可透過發郵件到kwuntong2007@gmail.com 或留言在comment裡。 flickr的相,請用「kwuntong」tag住,就可以在下面「看看"我"的官塘」中見到大家的照片

加入我們,一齊紀錄官塘

如果妳/你都有興趣將自已知道的官塘直接告訴大家,也可以電郵至kwuntong2007@gmail.com,就可以成為網站的編輯之一。 不論是文字、相片或是短片都無任歡迎,一齊記錄我們共同的社區故事。 如果想直接貼在此blog上,也可於https://en.wordpress.com/wp-login.php登入,就可以在此貼東西。 Name: kt2007 Password: kwuntong2007

一路下來

有幾多人上來

  • 1,260,039 hit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c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