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Joy’s articles.


2010年5月, 如果要為觀塘紀錄一下當下 發生什麼事, 作為觀塘的一份子, 可 以說, 這裏的社區正在被瓦解, 無論願意不願意, 住了一年還是五十年, 街坊都要搬離社區。有說業主可賠償七年樓齡, 但除 了APM等一系列新商廈, 官塘跟本就沒有新樓。那究竟本來的居民去了那裏? 他 們的生活有改善嗎?

最後限期
如果你有近月在重建區裏行走, 在街上或許感受不到… 但只要稍微向上望, 就見到萬家燈火不再, 抬頭或許只看到觀塘道一帶新落成的甲級寫字樓 。是的, 2010年2月28日是第一批出價的街坊最後的遷出限期了 – 不論你願不願意。

街坊搬走了, 一些舖子也售出了, 甚至你會覺得街上怎麼突然暗了? 不是街燈沒了, 而是本來經營的舖頭的燈光沒了, 街道上變得黯淡。其實那何止燈光? 還有在本區內默默經營的一眾小本街坊生意。

做順民
在重建區內經營多年的陳先生(化名), 既是觀塘街坊, 也是商戶。事實上, 有不少跟陳先生一樣, 多年在區內居住, 生活, 工作, 多年來這個區讓不少街坊養活一家大小。然而面對政府要重建, 即使願不願搬走,眼見重建總帶來 不少爭, 陳生二口子都不敢奢想樓換樓(盡管較早前官方說的所謂樓換樓只是一系列的不平等條約)。跟很多街坊一樣, 他們只是覺得政府不會騙人,而且官方說四年後(2008年底公怖)才出第二次價, 這段真空期不知會發生什麼事, 於是便跟其他街坊一樣, 簽下同意書, 拿著賠償金在附近找地方住。

徬徨
坊街以為拿著賠償金好買樓。但只要想想, 一下子那麼多家庭要買樓, 只要稍微知道經濟學的供求定律, 便知道這股購買力會推高附近的樓價。那段時候, 官塘區的樓價突然高了起來, 甚至有代理稱, 有買家沒看過樓, 便己經下付押金了!到街市買菜還會看看蔬菜新不新鮮, 但買樓- 對星斗市民來說那麼大的一件事, 竟然看也不看, 生怕下一步給其他重建區居民買了, 那是怎樣的一個光景!

而實事上, 不少居民只是在附近買下其他單位, 甚至是高於本來居住的樓齡, 那他們的生活又真的改善嗎?

做逆民? 是誰迫民反?
常有人說現在社會都不和諧了, 市民動不動埋怨政府。但當人們斥責這班人的同時, 又有沒有想過是誰迫他們走上這條路?

18個月前, 市建局表示當時出價後, 4年後 再出價。然尤在耳, 近月有消息稱賠償金由$5937一呎增至接近年$7750一 呎。我們暫且不論這筆款項最後有否被扣減, 又或以實用面積是否足夠買回建築面 積等問題, 當作為局方, 一旦說好了4年再出價, 但短短18個月卻改變政策。面對朝令夕改的重建政策, 市民如何適從, 如何做決定? 以今次為例, 彷佛抗爭到最後, 原來賠償可以拿多點, 那是鼓吹街坊爭取到底嗎? 原來市建局才是真正的激進份子, 要市民抗爭到底!

真正的樓換樓, 真正的社區網絡
上面剛才那句, 當然是反話, 筆者想說的是, 說了不算數的重建局, 他們還有公信力嗎? 作為一個半官方機構, 他們不是也要向市民負責嗎?

中國人有句說話”講錢傷感情”。過去幾年重建引發 的官民對立面, 往往被定義為賠償問題, 將問題簡單化為數字。但其實是魔鬼在細節, 單單是賠實用面積, 但街坊拿著賠償金去買的卻是建築面積等等的誤差, 己經足夠談天光。之所以有樓換樓, 讓街坊回遷, 商量過度安排等的要求, 也是合情合理的要求, 也是其中一個顧存社區發展的做法。

說到底, 居所又豈只是個人的事? 更可能是一家生計, 社區的演變和歷史的構成。

願下一年的新年, 仍有機會見到在鐵閘上祝項的話語,  而不是這個一式一樣的標誌:

或許這裏的揮春和裝飾都不及大商場美輪美奐的新年裝飾, 但舊區的所謂舊, 是社區歷史的見證, 也是地區 發展的沉甸, 舊區和唐樓讓小商戶更有空間發展自己的客源。有見過押店在大商場嗎? 換鎖匙的會在APM設店嗎? 商場可以不斷被複製, 但舊區在街上的小商戶不可以。

市區重建中的大商場, 究竟有多大程度讓小舖戶繼續經營? 還是只有空間給大連鎖店越做越大?

又, 或許你會問, 這些樓都舊, 搬去新居不是更好? 如果可以有選擇, 相信大家都想住在環境好的地方, 但如果是由於金錢所限, 只能在舊區租住單位, 那重建後, 他們又不是有這個舊區, 搬到另一個舊區? 所謂的改善生活, 究竟是改善誰的生活?

說多了…

商舖門外的小揮春又好, 小告示說何時啟市又好, 我知道, 下一年未必再見到你們, 祝你們都生意興隆, 重建期或許生意會難捱點, 但都祝你們有美好的一年。

<

左中是現在的郵局, 左邊是裕民坊。中間建築中的就是一排裕民坊的唐樓, 仍在建築中。照片拍攝日期不明, 從Facebook group "

** 我們都是在觀塘長大的 OUR LIFE IN “Kwun Tong" **"轉載

銀都, 茶餐廳, 葯房, 同仁書局, 飛雁洞… 一間間的店給關上了, 自市建局出價,一家家的店子陸逐搬走。但你可知道, 樓上的單位其實已經十室九空, 像一個死城。

樓上還有零星單位在居住, 即使有居民想留下, 但都表示十分擔心自己的安危, 甚至乎要拿著小刀上落樓梯。市建局常說以民為本, 但除了要改善居民日後的生活, 但在這短中間檔期 (市建局稱要分5期12年發展), 那部份還未走的居民的生活又如何呢?

雞先定蛋先?

我們看到重建區內不少樓宇破落, 但一街之隔的瑞和街, 甚至月華街, 樓齡相約, 為何卻未被選中? 那把尺只如何量度? 二十年土發公司說重建, 居民都不敢維修, 後來重建的政策和機構一再變更, 轉眼二十年過去, 說這裏因為殘舊而要拆, 那究竟當初是什麼令樓宇變得殘舊?

討論未足, 計劃先行

在20年來不知去向的社區, 殘破, 無可厚非, 要是真能改善街坊生活, 我們當然樂見其成。 只是居民有沒有可繼續在當區居住的權利? 居民期間如何參與? 所給的意見能否影響整體規劃? 甚至乎是不是給了錯誤期許給街坊? 到時重建後的地方是現在那種庶民生活的地方嗎? 還是我們在攪一個擴大版APM? 在拆遷那麼大的區域時, 相信我們需要更深刻的討論。

福德祠, 也逃不過

adapted from: http://www.flickr.com/photos/old-hk

新聞取自Sing Tao Daily A04 |  港聞 2009-07-23

照片和思考問題為小Q所加- 歡迎後續討論和提問。

林鄭認或「與民爭利」會全面檢討

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承認,現時部分政府設施坐落於優質地皮,可能會「與民爭利」,例如灣仔港灣道三幢政府大樓,以及旺角火車站對開的水務署用地等,便是部分例子。她表示,當局會全面檢討政府設施的用地,研究要否可以重新規劃,騰空作其他用途,惟她坦言並非易事,「即使搬一個垃圾站都好困難。」

問題1: 如果是這樣, 那麼政府新總部就不應搬去天馬艦, 應該搬去天水圍, 大嶼山之類啦? 政府用地似乎都應該搬去偏遠地方!

「搬個垃圾站都難」

林鄭月娥昨與傳媒茶敘時指出,現時部分政府設施坐落於優質地皮,確實「與民爭利」,例如坐落於灣仔港灣道的三幢政府大樓,便佔用了優質的海濱地帶。規劃署完成的《旺角購物區改善計畫》報告書亦指出,區內有數幅政府用地,尚未被充分利用,包括洗衣街的水務署旺角辦事處、食環署倉庫、聯運街臨時停車場、前豉油街臨時熟食市場,以及花墟道苗圃。

問題2: 什麼叫” 尚未被充分利用”請解析之。還是這些地方的地方貴, 可以賣出好價錢?! 這些地方之所以在這些地方, 或許是因為就近街坊(e.g. 豉油街臨時熟食市場), 或歷史原原因(e.g.花墟道苗圃供應區內花草苗?!)…

規劃署助理署長黃偉民表示,搬遷旺角水務署及食環署倉庫,是長遠目標,暫未有時間表,須找到合適用地後方可進行,一旦成功騰空,地皮將作巴士及小巴等公共交通的交匯處,紓緩區內擠塞。林鄭月娥則指,搬遷工作難度高,並須考慮對市民服務的影響。

問題3: 我們也不宜太天真, 真的只用作巴士小巴站? 表面是紓緩交流, 但其實只不過是在上蓋再加建巨形商厦!! 政府在賣地皮時又何賺取可觀收入! 近年我們可有見過沒有上蓋的巴士站? 觀塘重建區內不就是把2個露天巴士站收回, 然後建高樓?

大家都知道這重在商場底下的巴士站通風差, 做不到天然對流, 這種巴士站對小市民真的是有益嗎?

此外,政府將優化旺角購物區,包括綠化荔枝角道和「金魚街」一段的通菜街,不但取消部分咪表位,及擴闊行人路,亦會增設特色景觀擺設,突出金魚街特色。水渠道前油站空地,將作綠化長廊,提供休憩設施予公眾,預計二○一一年中動工。本報記者

問題4: 金魚街特色本來就有, 不用政府加這加那強化。金魚街之所以變成一個景點和地標不是因為政府做了什麼令這裏產生特色, 而是它自然而然產生… 與其建一個”歡迎來到金魚街”的牌坊, 不如幫公帑省點錢吧….

問題5: 連政府使用"優質"地皮都認為是"與民爭利", 怪不得不想遷走的重建區街坊都要被人用收回土地條例來迫走… 什麼是"與民爭利"? 還是市建區在"與民爭利"? 實在不得而知…

光榮但無耐

最後的一套戲是"絕命派對", 觀塘市中心重建, 表面風光喜洋洋, 但背後何償不是對本區居民生活, 對街道文化的一種"絕命派對"?!

轉載自: 太陽報 | 2009-05-27 A06| 港聞


由70s到80s, 由工廠區到"商業區", 今天, 在觀塘近岸地區見到的, 幾年後又會是同樣光景嗎?

這塊地, 將會變成什麼樣子?

巴士站, 怎麼不是在路邊, 反而走到騎樓底下了?

什麼是in? 什麼是out?

新的樓宇建得那麼高, 看來不會再這樣寫上數字了…

觀塘也有個凱旋門…

交接..

倒影

原來香港還有地方賣大佛頭! 其實舖內還有獅頭, 小提琴, 胡琴賣…  真是中西合璧!

你說像不像去了水手房?

海邊還有露鳥……

內灣的海的倒影

在釣魚的人們..

你有沒有一些常常經過, 但一直都沒有就過進去, 出面看又不知是什麼呢? 觀塘沈雲山旁有一個小山丘, 外邊怎樣看只覺裏面有一些樹林, 絕估不到原來內有乾坤。

己關閉的堆填區
正門入口有一個寫著有”令人窒息的沼氣”, 令筆者有點卻步。不過裏面綠樹林蔭, 而且應該有人在裏面工作, 斷估不會發生什麼事, 最後還是硬著頭皮進去。

走了約200米, 才驚覺原來這裏原來以前是一個堆填區, 有牌子寫著這是己關閉的堆填區。看著四週的樹林, 儘管旁邊有一個地盘, 而且四下無人, 怎麼也想不到以前是一個堆填區, 相信這是經過一番修復才有這片山林。

Authorize什麼?
沿”之”字形的山路一直向前走, 一直見到有牌子寫著,”Site Area Unauthorised entry is strictly prohibited”究竟我踏進的是什麼地方呢? 我是不是不應就這個地方呢? “Unauthorised”是一個令人迷惑的字, 亦常常見到告示牌有這個字。但究竟什麼是authorised, 什麼不是unauthorised? 誰又有權決定誰可被/不被authorize呢? 如果這個堆填區已修復(其實筆者住在附近二十多年, 一直都只覺得這是一個樹林), 但市民又是否需要被authorize進入呢? 又如果這真是一個”令人窒息的沼氣”, 筆者總不成那麼容易便走進來(所有鐵網都沒有鎖上)啊…

山 – 原來變得那麼遠
走到”山頂”, 那是一個大地盤, 有地盤員工在樹旁乘涼, 而地盤的一端正在建一些建築物… 又是建築物啊!!究竟我們還要開山僻石到什麼時候? 十多前教科書上說香港是一個”山多平地少”的地方, 我已一直懷疑這句說話的真確性。到今天開山的程度(單單是東九龍: 以前的藍田, 到秀茂坪, 正在興建中彩雲村對面的山, 到正在爆石的安達臣山…), 似乎”山”的概念對我們來說越來越遠。一方面市區更新不停發生, 但連一小撮的小山丘, 他們都正正在溜走…

工程進行中

正準備走下山, 發現有一條明顯是人走來的小山路, 沿路走過去, 一路見到一些別緻的小椅子, 雖然是搭出來, 但都井井有條, 而且不像公園那些椅子千遍一律, 正想著是那些有心人弄出來, 看到前面一塊空地前有人放風箏, 這裏雖然沒有沈雲山那麼開陽, 但在市區找到一個遠離車和人的小天地, 很是令人愉快。

一路上綠樹林蔭
椅子1
椅子2
椅子3

大自然是不是有令人放鬆的力量呢? 平日走在街上, 大概你做什麼也沒有人理你, 那2位風箏的人見筆者拿著相機, 便問我來做什麼, 接下來更向筆者推介, 如果喜歡拍花的照片, 可以到哪裏哪裏; 又如果是想買風箏(他們放的是大半個人那麼高的風箏), 可以到深圳哪裏哪買會便宜。就是這次閒聊, 我發現了原來觀塘有個大水壩…聽街坊說, 大水後面的是一個污水處理廠, 處理順天, 順利和順安一帶的污水, 之後再經堤壩流到佐敦谷。怎麼也想不到, 在山林裏, 原來有一個水壩, 又一次證明自己一直對自己生活的社區都不太認識。

箭咀指著的位置

最後…
還是街坊的說話最令人深刻:”公園再美, 也不及行山的好, 公園的花草樹木都是人工的”。這句話, 又何止套在消失中的山呢? 我們的社區文化, 街道多樣性也在消失中。或許, 在規劃的區域, 例如將軍澳和天水圍, 街道上可以一塵不染, 沒有小販, 沒有替人換錶電池的叔叔, 更別說街頭的魚蛋和牛雜, 街道上整潔不少, 但看多了, 發現這樣的街道的代價是握殺了不少在街道上發生的事。甚至乎, 街道只是一條通道, 之所以在這裏生活那麼多個年頭, 也沒發現這個地方。

是人們沒去了解, 還是城市設計本身某程度上令人少了去了解的主動權? 或許這是雞先蛋先的問題?

考考您: 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Share this blog

Bookmark and Share

分類

一起紀錄官塘吧! 行動吧!

觀塘市中心重建在即, 店子一個地一個被關上。不論是你的觀塘故事, 又或者透過同街坊傾偈, 所知道的故事, 又或者是攝影和錄像, 都歡迎你跟我們一起紀錄觀塘。我們希望透過這個網頁眾集一班朋友, 紀錄將要逝去的觀塘, 並了解這裏的過去, 再檢討現在的觀塘發展, 是怎麼回事了? 你可透過發郵件到kwuntong2007@gmail.com 或留言在comment裡。 flickr的相,請用「kwuntong」tag住,就可以在下面「看看"我"的官塘」中見到大家的照片

加入我們,一齊紀錄官塘

如果妳/你都有興趣將自已知道的官塘直接告訴大家,也可以電郵至kwuntong2007@gmail.com,就可以成為網站的編輯之一。 不論是文字、相片或是短片都無任歡迎,一齊記錄我們共同的社區故事。 如果想直接貼在此blog上,也可於https://en.wordpress.com/wp-login.php登入,就可以在此貼東西。 Name: kt2007 Password: kwuntong2007

一路下來

有幾多人上來

  • 1,253,510 hit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c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