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leungtaiwai’s articles.

20160117_201133

廣告

彬記要結業:今晚又到彬記買外買,因為再不去,到它月尾結業大吉之後,想光顧也就再不可能了。彬記在美孚經營沒四十年也有三十年了。向來其門如市,想不到突然貼出結業啟示,令一眾孚人,孚婦,孚子,孚男,孚女,美孚一族都愕然。孚子我不是熟客,再「八卦」也不好意思向伙計問明結業因由。剛才等外買時,聽到有個客人問收銀阿叔(似是老闆)為何那麼生意旺盛也要結業,我便立即耳朵直豎偷聽。聽到阿叔晦晦氣地說不要提了。但那位熟客卻唔識趣,又問是否因為加租的原因。阿叔開始有氣了,就說與加租無關,總之越快走便越好(有沒有夾雜粗口就記不起了)。
小店結業,十居其九都是因為業主加租加至經營者無法經營。部份業主加租的原因,亦並不是想收多一些的租,而是以加租為名,迫遷為實。在自由經濟社會裡,本來也無話可說,只可惜小店經營者在這個遊戲中,總是沒有議價能力,贏面少。作為銷費者,一個經常被一邊完全操控的遊戲,每局遊戲又都只會令物價上升,銷費增加。

IMG_4216IMG_4210

雞寮-二

有留言說雞寮的波地在第七及第八座之間,我一再翻查舊照片,再證實波地位處第六及第七座之間,我有一張可以看到整幅波地的照片,但可惜那照片上看不到鄰近七層大廈的座數,而雞寮的七層大廈,早期是用英文字排列,而不是數字! 但我令有一張照片,由於是在80年代拍攝的,波地已改建為翠楠樓,翠楠樓左邊,順序是第七座,再左邊才是第八座,換句話說,波地並不是位於第七及第八座之間,而番看舊地圖,雖然圖上沒有座數,但順序亦數得出波地是在第六及第七座之間!

相片來源︰容老師的攝影天空

三年多前,在這裡寫過一篇「寶光電器及洪記燒臘」。最近收到電郵,發電郵的,是「鴻記燒臘飯店」的後人。沒錯,燒臘店的名字是「鴻記燒臘飯店」,而不是我之前在網上寫錯了的「洪記燒臘」。在此,我要對弄錯了「鴻記燒臘飯店」的名字,向他們致歉。從上述電郵中得知,「鴻記」已搬到牛頭角的定業街經營,並由兩名「鴻記」的後人繼續經營。

定業街位於我慣常稱的「定康區」內,即牛頭角的定安、定業和定富街一帶。那裡是個自成一角的小社區。我從「高小」至廿多歲遷出官塘之前,在那裡留下過不少足印。

定康區並沒有像「鴻記」舊址所在的協和街那般繁盛,人流較稀少,而由於區內道路,都不是官塘區的交通幹線,因此方便駕駛人士在區內隨處「違例」停泊,也自然吸引了不少汽車維修工場在區內開業,還有「打躉」的「的士」。

上星期,一心想走到「鴻記」一看,但由於當時路旁都停泊滿了汽車和的士,只能慢慢將車駛過。見到「鴻記」的員工,從店內走出去,將飯盒遞給駛倒店外的一部「的士」的司機。昔日「鴻記」在交通繁忙,而且是禁區地帶的協和街經營時,是不會有這樣的客源。

驟眼看去,「鴻記」的門面,比昔日細小,也顯得較冷清。不禁令我想到在高地價,昂貴租金的今日,小商戶的經營,是那麼的困難。「白手興家」的機會,越來越少得像個永遠實現不到、無發圓夢的幻想了。「鴻記」是因為甚麼原因,是否如我所想像的因為經營困難的原因,要搬到定業街經營,我就不知道了。

昨晚下班後,我還是掩不住內心的好奇,便再駕車到定業街,在定安和定業街兜了兩圈,才能找到個免強可以將車停泊一會的「鬼鼠位」,然後匆匆走進「鴻記」,買了外賣的叉雞飯和油菜,順道看一看今日的「鴻記」。

小時候,「鴻記」的幾個兒子,我經已沒印象了,而在我二十來歲(八十年代中),再遇到的那位已長大了「鴻記」的女兒時,也只是因為Joyce(假名)的緣故,見過一、兩次面,如今也沒甚印象了。主觀感覺,買飯盒時見到那位在斬雞和切菜的中年人,便是「鴻記」的其中一名後人。在「鴻記」後人給我的電郵中,曾經說,若我想到訪,可先知會他們。然而,真對不起,我還是怕冒昧而沒有那樣做。無論如何,收到「鴻記」家族成員的電郵,我感到十分欣慰。在此,衷心祝願「鴻記燒臘飯店」各人身體健康,萬事如意,生意興隆。

身為一名聖若翰小學1976年的畢業生,而且更是一家四兄姊弟妹,都分別在這小學裡渡過了六個年頭的小學生活,得知道母校慶祝50歲的壽辰,是一件多麼欣喜的大事。去年5月,我和大姊,三妹和四妹,一同出席了母校50週年慶祝活動的彌撒和綜合表演晚會。

去年初得知活動將會進行的時候,已接近報名的截止日期,恐怕成功取得入場門券的機會甚微,因此除了透過傳真索取外,我更冒昧代表姐妹們,寫信給負責是次活動門券的老師,向她表示我家四個畢業生對能夠出席活動的渴望,希望做點「遊說」,打動打動一下老師。最後終於幸不辱命,終於得到四張門券。

出席校慶活動,最渴望的,當然是希望回味過往在校時的點滴,更希望再見到昔日的各位良師們(只限良師)和校友們,細說當年。然而,離校三十多年,舊日的師長們,不少經已退休多年,部份在九七大限前,已移民外地,並沒有再返港。而生老病死,更是難免之持,相信部份師長經已與世長辭。

事實上,我就讀的聖若翰小學上午校,經已不存在。因為學校已不再分為上下午校,而是全日制。舊日的上午校變為全日制後,亦遷往九龍灣現校址,原有校址,經已交由舊日下午校(現為全日制)使用。

當晚校慶活動的首個部份,是彌撒儀式,對於我這個曾經是一位天主教徒的人說來,並不陌生。記得我是在就讀「官瑪」時受洗的,但不到兩三年,經已再沒有到教會去,再過幾年,甚至連一早一晚的祈禱也再沒有了。現在,我更經常自稱「洗了底」,脫離了教會!我的教父曾問及我背棄信仰的原因,我就毫不猶豫地說是因為宗教信仰滿足不了我。但真正的原因,可能正如我教父所言,是我的宗教修為不夠。

當晚的彌撒,只佔整晚活動不足四分之一的時間。彌撒後,是一連串的表演活動,也才是整個活動的「戲育」。論可觀性和娛樂性,各個的表演項目,以一間小學而言,可算是超水準,絕不是「小兒科」。然而,雖然整晚的各個表演項目,母校聘用了一間專責的機構去負責統籌,但以一間小學的資源(包括學生、家長、老師,員工和管理層)說來,實在是嚴重的「超支」了。數十個表演項目,不得不動員了學校大部份的教職員、學生和家長們,籌備過程,必達數月之久,對教職員、學生和家長們帶來的壓力,可想而知,他們(眾多人)犧牲了的寶貴時間,是那麼的多呢。作為一個教育機構,虛耗教職員、學生和家長們的寶貴時間,在一些與教學無關,與發展學生的德、智、體、群、美、善,無即接關係,而只與校譽(甚至校方少數人士的個人榮耀)有關的事情上,實在令人憤慨。

為了令表演水準達至「perfect」,過程中,當中必定有不少教職員、學生,甚至家長們被篩選出局。家長們為了讓自己的子女,爭取到便表演,令自己在家長群中風頭盡出,又或有關方面為了討好某些身份特殊的家長,刻意讓他們的子女在表演中「擔正」,中間的紛爭,也可相而知。

自己在學期間,也多次爭取過在天才表演中代表所屬班別出賽,深切明白到小小心靈,在這些大人心目中的瑣事上的得失,往往比考試的成敗更得更重。

一個本來可以是簡單而隆重的校興活動,卻要做到有聲有色,卻要比日常教學活動要求更嚴格,教職員在付出心力做好日常教學事務之餘,還要挖盡心思去將表演做好,免令校方高層失望,所承受的壓力,會是那麼的巨大呢!委實本末倒至了!「不冒正業」! 但為何母校要花那麼多的力氣去籌辦那晚的「盛會」呢! 我想就是因為母校的「名氣」所累吧!一個簡單而隆中的校慶活動,不是已經十分足夠了麼!
一個教育機構得以生存,取得個各方面的資助,是非常重要的。聖若翰小學是官塘區的名校,也許因此須要更多的資源去保持著「名校」的招牌。為了這追逐這虛名,往往甚至會將早年辦學的崇高理念也拋於腦後。

即使辦學團體對辦學有著怎樣崇高的理想,為了得到資源,往往都要向資助機構妥協,撥款資助的機構,尤其是政府,也往往以資源去影響,甚至操控辦學團體的辦學方針。

那晚的「出色」表演,委實會為母校贏得一些與教學無關痛癢的讚譽,也會令母校少數人士(絕不是學生)在教育界裡「爬升」,在社群中揚名。
但純粹以觀看表演節目的角度去看,各項表演中,以新疆民族舞一項,最為出色。我對新疆的認識並不深入,只知新疆民族有著深厚,而與與漢族人截然不同的文化、宗教和語言文字。所觀看過的民族舞,都充分表現出自由、活力和奔放。但當晚表演,安排由香港小學生跳出一場新疆民族舞,卻令人有個疑問,就是中國有那麼多民族舞,為何偏要揀新疆的民族舞呢?頗會令人聯想到國內那些「維穩」和粉飾「漢」、「疆」和諧的文藝表演。

整晚活動中,令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位女士(我相信是校長)在台上講一些祝福語時,除了祝福學校,校內師生、員工和家長們外,也為國家祝福。身為中國人,為同胞祝福本來合理非常。然而,她的祝福語中,竟然沒有提及人民、國民、同胞……,反而只是說為中國的官員祝福。若不是因為要尊重母校,那一刻真的要離場抗議。

「民為重、君為輕、社稷次之」,政府官員是為國民、人民或市民服務的,根本就不用在那場合上,忽略了中國人民、香港市民和香港的官員,也要去刻意祝福內地官員呢。

這裡還是香港,不要將那套國黨不分的歪理,搬到莊嚴的母校校慶活動上。那句祝福,實在令在場其他教育界人士,令學校、同學和校友們蒙修,也令教育界蒙羞。

怪不得去年夏天,那一場「全民覺醒」,去反對假借德育教學推行的洗腦式國民(愛黨)教育的運動,能感召到數十萬香港人的熱烈參與,令香港人明白到守護下一代獨立思想的重要。

尋聖若翰小學校友(續)
有幸在5月時,出席了校慶50週年的其中一個活動,我會將當晚所見和感受寫出來,因為活動中有些不吐不快(整體感覺良好)!祝母校和各校友安好,新年進步,搬了到渣甸山的畢拉山道居住有半年多了,每日駕車穿插「紅隧」上下班,和其他數十萬香港人一起每天白費了不少寶貴的光陰在隧道兩邊入口塞車的車龍當中,甚至網上發表也少了!一年至尾,是時候寫些感想過隱了!

忙了多個月,終於搬了到港島區居住(可以用選票支持何秀蘭議員或陳淑莊議員連任),離開老家的官塘更遠了。二千八百呎的單位,月租六千零二圓,無錯,確是六千零二圓,這大概是一個四十年前的租值。我不是在癡人說夢,而是因為現時的居所,是由我的好顧主提供的,才那麼便宜。當然我在工作上付出的心力,總對得住我所有的老闆(有餘)。我鄰居的部分其他單位,月租約八萬多至九萬多。香港的租金實在昂貴得驚人,若不是昂貴的租金,一般中小企業,尤其小商戶的生存空間便大得多了。最糟糕的是,在貴租金下受惠,只是小數的大業主。而這些大業主的數目亦越來越少,社會上的財富,越來越落入極少數、極少數的人的手中。

若不是租金佔去經營成本的一大截,普羅受薪階層的收入,總不會像現時的卑微。

還是講活化工廠區罷,一次行經官塘巧明街,見到舊巴士廠凋零多年,感到有點可惜。然而,日後若該地段又只是千篇一律的改建為甚麼商貿大廈,整個官塘工業區只會變成一個商業地區,根本並沒有地盡其用。

多年來,香港骨灰龕的規劃欠妥善,令供應嚴重短缺,部分不法商人更借此經營非法的骨灰龕圖利,最終損失的,還是大眾。此外,亦令這問題變得複雜,政府更難解缺(即使她有缺心)。既然如此,何不將舊巴士廠的部分或全部地皮,又或區內其他工廠用地,闢作骨灰龕場之用。這構思,有以下幾個優點。
首先,骨灰龕場設在工業區內,尤其在區內的中心點,骨灰龕場會被附近的工廠或工貿大廈遮擋,附近的住宅區的居民,便不可能再以骨灰龕靠近民居作為藉口反對。

由於骨灰龕場被其他工廠大廈和工貿大廈阻擋,燃燒冥襁的煙塵,也不會對附近居民做成影響。當然,政府長遠應考慮在骨灰龕場內,禁止燃燒冥襁和香燭,進一步推動助環保。

工業區,甚至商業區內在晚上的情況,與住宅區截然不同,沒有太多人起居作息,因此亦不會惹來像將骨灰龕場設在住宅區內的非議。
前往骨灰龕場的人流,通常只會在假日出現,因此並不會對工業區的交通設施做成額外的負擔,亦不會與平日在區內工作的人士爭用交通設施,反而更有利推動該等交通設施在假日的使用率,又可以將假日工業區內一片死寂的現象改變,還可以造福區內食肆等的配套行業,令他們得到新的生機。
一般工業區的交通設施完備,大多有地鐵、東鐵、西鐵、巴士、小巴、電車等公共交通工具直達,往來十分方便,對掃墓人士是百利而無一害的,當然。由於公共交通設施的利便,亦會減少掃墓人士駕車或成的士前往而引至區內交通混亂的情況出現。例如,官塘舊巧明街的巴士廠,經官塘或牛頭角地鐵站前往,都是十分方便的。而只要將現時工業區內的汽車上落客禁區生效時間伸延至假日,便不會因為骨灰龕場的設立,而令地區在假日和春秋兩祭時,變成汽車的死胡同。

在香港,清明節的天氣,通常潮濕悶熱。而到了重陽節,還是夏末(乾曬)。現時多個骨灰龕場的所在地偏遠,後人要長途跋涉前往各個如將軍澳墳場的骨灰龕場拜祭仙人,情況十分狼狽。然而,只要將骨灰龕場建於市區內,問題便得以解決。
十八區中,除了離島區外,幾乎每區都有工業區,因此如果由官塘區作為先導者,在工業區內,將工廈改建為骨灰龕場,日後便能將此創舉,推展至各區,甚至擴展至商業區。

至於甚麼防火、走火、建築物條例,其目的是為使用者的安全而訂立。骨灰龕場內,只要嚴禁燃燒冥襁,或裝置滅煙系統,而處所內又加裝自動灑水系統和其他消防設備,是不會對使用者構成危險的。
現時,部份政府興建,並根據法例,交由香港華人墳場協會管理的骨灰龕場內部份場地,經已不設插香燭的地溝。長遠,還是應該嚴禁在整個骨灰龕場內燃燒冥襁和香燭的。

至於在緊急事故時的人流疏散問題,只要原用現時不設空氣調節,不加設窗戶,令骨灰龕場內與外間的空氣相連,即使萬一發生火警,也不會做成煙霧積聚,令疏散的人慌亂的情況出現。

而由於骨灰龕場一般只會在日間開放(晚上誰會到那裡呢!),加上不裝設窗戶,遇事時,即使電力系統實靈,外間直接射進的光線,亦足以確保逃生時的安全。
至於樓梯闊度能否應付疏散的人流嗎?這根本不會構成問題,因為樓梯是可以加闊的,或在建築物外牆加設。骨灰龕場內既無大量的可燃物料,發生火災的機會甚少,加上裝置了自動灑水系統滅火滅煙,即使一旦發生火警,人們逃生時出現恐慌的情況,肯定會比一般商業大廈的少。

再不解決骨灰龕場不足的問題,香港人便死無葬身之地了。若十八區的人,都不踏出一小步,政府又如何能解缺這個問題。

我既提議在官塘區的工業區內興建骨灰龕場,也支持在其他區內,包括我現家住的港島區興建。


安達臣礦場的未來發展,究竟應巡那個方向進行呢!關注有關發展的團體正在發表意見。
現時,礦場範圍內,正進行大規模的綠化,將數十年來開墾過,早已變成光禿禿的石山和石壁進行綠化。如此情況,在其他地區亦有所見,只是規模沒有像安達臣這邊的龐大。事實上,要將一幅橫向達幾乎達兩公里,高度最多有兩百多公尺,而且非常挺直的石牆綠化,並不容易,效果也須要十餘年的時間,才初步見效,而且最終復修後的效果,因為山坡被開鑿成一級一級的石壁,顯出「人功」的味道。
就我於屯門所見,一幅面積相對十分細小的山麓,經多年綠化,效果仍未見理想,一排一排人功種植的樹木,像插秧般種植在一級由一級的山岩上,與四週天然山色,甚不協調!
礦場主要開採位置的「大上托山」的西南一邊,因為被大幅削去後,山坡的傾斜度,經已與一個懸崖峭壁無異,因此要重新綠化,相信須花費一定程度的資源和時間。儘管不能復修得像原先一個順滑的山坡那樣,但若要將地居發展成適合居住的地點,綠化總是須要的。
但當綠化工程未完成之前,卻並不須急於去發展,反而給多一些公眾諮詢,會更有利日後的發展。
個人認為,安達臣礦場的未來,可以發展成為大型公共屋及居屋,成為鄰近秀茂坪公共屋的延續。然而,該處距離官塘市中心,十分遙遠,經已講不上使地鐵沿地區了,發展時,必須同時將清水灣道、將軍澳道、協和街、寶林路與秀茂坪道,這幾條日後通往該區的主要道路的重新發展/一併考慮,其中協和街的交通流量,經已十分飽和,政府當局必須慎重研究和規劃,避免日後加重協和街的交通壓力。最重要的,是將現時的安達臣道開闢為一條雙程,每邊設有三的行車道,貫通清水灣道和秀茂坪道,才可應付日後大量居民遷入時,增加的交通流量。
日後,更可在秀茂坪道與安達臣之間、利安道與安達臣道之間,興建像中區的自動行人電梯,以減少日後居民對公共交通服務的須求和倚賴。
雖然有意見希望在安達臣發展私樓,但考慮到在官塘區內,經已有計劃在茶果嶺道一帶發展大型私人屋苑,將安達臣發展為以公屋和居屋為主的社區,作為平衡發展,較為合適。當然,在發展安達臣時,同時興建少量私樓,亦是可行的,因為當該區發展成以公屋和居屋為主的社區時,便不會吸引發展商在那裡興建豪宅,而是較為實際的小型單位,不會將整體官塘私樓的售價推高,禍及意欲在官塘區其他地點置業的人,亦有助穩定官塘區的樓價。

Share this blog

Bookmark and Share

分類

一起紀錄官塘吧! 行動吧!

觀塘市中心重建在即, 店子一個地一個被關上。不論是你的觀塘故事, 又或者透過同街坊傾偈, 所知道的故事, 又或者是攝影和錄像, 都歡迎你跟我們一起紀錄觀塘。我們希望透過這個網頁眾集一班朋友, 紀錄將要逝去的觀塘, 並了解這裏的過去, 再檢討現在的觀塘發展, 是怎麼回事了? 你可透過發郵件到kwuntong2007@gmail.com 或留言在comment裡。 flickr的相,請用「kwuntong」tag住,就可以在下面「看看"我"的官塘」中見到大家的照片

加入我們,一齊紀錄官塘

如果妳/你都有興趣將自已知道的官塘直接告訴大家,也可以電郵至kwuntong2007@gmail.com,就可以成為網站的編輯之一。 不論是文字、相片或是短片都無任歡迎,一齊記錄我們共同的社區故事。 如果想直接貼在此blog上,也可於https://en.wordpress.com/wp-login.php登入,就可以在此貼東西。 Name: kt2007 Password: kwuntong2007

一路下來

有幾多人上來

  • 1,053,332 hit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c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