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leungtaiwai’s articles.

我推薦香港電台31台,這個有關舊區士紳化的討論節目。
https://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socialsciencenight2020/episode/705542

近年來,金茂坪戲院成為了一些鬼故事的焦點,鬼怪何來,各說各的。我不能否定戲院內是否真有其鬼,但傳聞中戲院發生過導致出現鬼怪的慘劇,卻絕對是假的,而且假得很,連少許事實或歷史根據都沒有。其中有關戲院發生過導致多人死傷的火警一事,都是杜撰出來的,我港的戲院,均有嚴格的安全規定。二戰後,雖然發生過大量導致傷亡慘重的火災,卻從沒有在戲院內發生過,反而其他罪案則有(但其中亦沒有「20世紀戲院殺人事件」),因此戲院結業及鬧鬼是因為奪命火警的發生,是個謊話。至於網上有人提過戲院在60年代開業,更顯出是對官塘發展認識的不足。60年代初,秀茂坪是一遍待平整發展的山頭野嶺,那裡還有零星的農地,60年代中,秀茂坪邨才發始落成和入伙,其餘大部分地方仍是建築地盤,到60年末,部份公屋仍在興建中,戲院座落的富華閣和彼鄰的曉明閣尚未興建,又那來會有一間戲院,在距離秀茂坪舊區約百多米外獨立興建呢?根據資料(包括報章),戲院是在70年代後期才開業的。至於其結業原因,只是因為我港電影業在90年代中開始式微的使然,它與其他座落在住宅區的舊戲院一樣,由於附近沒有其他商業活動或飲食業的支持,所以成為較早期結業的戲院(而座落於尖東沒落商業區的華懋戲院,卻能挨到十多二十年後才結業)。金茂坪戲院凋零多年,無人使用,日久失修,當然頹垣敗瓦,所以不足為奇。問題是出於戲院所在位置的先天不足,轉做其他需要交通配套完善的商業處所,根本無可能,因此才無人問津。戲院建築物的設計獨特,要耗費甚大,才能轉為其他如老人院等,可以座落於較為「踢腳」地點的處所,試問又有誰願去冒險投資呢!倒不如闢作臨時貨倉吧(一「臨」便廿年)!但要提醒大家,無論是想探靈訪鬼,或闢室談心,那裡是私人地方,未經業主或授權管理人而進入,可能觸發法例,何不多去戶外山野,好好享受炎夏的陽光吧!

早幾天大清早,在佐敦道近偉晴街一間茶餐廳食早餐,望向外面正開始一日繁喧的這條百年大街,想起對佐敦一帶不少的回憶。70年代,佐敦道西面盡頭連接渡船街,是佐敦地區的臨海地帶,那裡有一條金屬支架和木板蓋成的行人天橋,讓行人經天橋誇過渡船街到達對面的佐敦道碼頭。1979年以前,地鐵還未通車,過海隧道亦只得紅磡海底隧道,所以大部份市民,仍依賴渡海小輪的服務往來港九兩地,當時各大渡輪碼頭都是重要的交通樞紐 。碼頭附近,十分繁盛,有大量售賣食物,甚至海鮮的小販聚集,在一些渡輪碼頭附近,更有熟食攤檔和大排檔。當年佐敦道碼頭外,是往來九龍和新界各區多條巴士和小巴路綫的總站(當年只有紅色小巴,綠色專綫小巴仍未出現),還有的士站,令這一帶每日由朝到晚都絡繹不絕。渡輪一靠岸,乘客從碼頭湧出來,趕去乘搭各樣交通工具一刻的場面十分壯觀,反觀現時各大火車站和地鐵站附設的交通交匯處,因為嚴禁小販擺賣,只顯得冷冷清清,人們雖如昔般走過,人與人之間卻少了互動。有一個時期,經營大部分港內、港外綫渡輪服務的油蔴地小輪船有限公司(1989年之後,變成香港小輪(集團)有限公司)為了應付大量的乘客,曾使用過有三層載客艙的大型渡輪提供服務,渡輪最高一層的載客艙是有空氣調節(冷氣)的頭等艙。此外,除了專門載客的渡輪,還有汽車渡海小輪運載車輛往來港九,在1972年紅隧通車前,汽車渡海小輪是車輛渡海的唯一交通工具,那時候的汽車渡海小輪大致分為兩類,其中一類是上下兩層的船艙都是運載汽車的,而另一類則是下層運載汽車,上層載客。從前每次當我乘搭後者的渡輪時,都總會走到下層,貼近海面聆聽海浪拍打船身的聲音,偶爾還會不慎被浪花淺中,由於下層只有從汽車車廂走出來的司機和少量的乘客,因此沒有上層客艙的擠迫和吵鬧,可以靜心欣賞海浪聲,感覺也頗浪漫,由於多條誇海隧道相繼啟用,汽車渡海小輪的服務早已萎縮,只維持少量服務,專門運載過海隧道一律禁止使用的危險品車輛。經過20年來,由尖沙嘴至美孚沿海的填海工程後,昔日九龍西面的海岸線已大幅向西移,形成了一個與填海區東面舊區格格不入,充斥著被不少人質疑為大白象工程的[西九龍],其中高鐵九龍站外形的設計,儼如在[911]恐襲中,倒塌的世貿遺骸,簡直可用[核突]和[可憐]來形容,而佐敦道碼頭的渡輪服務,連帶附近的交通設施,都一併在90年代後期被消失了。幸好舊日海邊的另一個地標仍然未受到市區發展的蹂躪,那就是至今仍屹立不倒的文華新村,該屋苑共有八座,每座若二十層,皆是以[文]字命名的商住樓宇,分別是文昌樓、文耀樓、文輝樓、文景樓、文蔚樓、文苑樓,文英樓和文華樓,並同樣以[文]字命名的街道串插其中,分別是文昌街、文成街、文蔚街、文苑街、文英街和文匯街,由於整個屋苑佔地廣闊(地皮前身是貨倉和煤氣廠,於60年陸續建成現時的文華新村),樓宇外型獨特,遠看像是從天降下來的多個巨型方塊,也有點像舊日的九龍城寨的建築群(但比城寨遠具公整和有規劃),在九龍西面的浩大填海工程開展前,文華新村的北面和西面原都是臨海的,而東面為渡船街,南則佐敦道碼頭,是佐敦區其中一個顯眼地標,在港島西面望向九龍也清晰可辨,但文華新村所在之處佔盡地利,恐怕反會令市區重建對他虎視眈眈,終會走不出被推倒的呃運。以前佐敦道西行車線一邊,近上海街附近有間快樂戲院,那是間專門放映歐美色情電影的戲院,少年時候曾偷偷去過看電影,無論是去那裡買電影戲票(以前戲院十分爆滿,看電影非預早一、兩天購買戲票不可),或是入內看電影時,都會戰戰兢兢,左顧右盼,擔心會遇上親戚朋友而被告發,因此大多會選擇在成年親朋大都上班的週日下午前去,但其實這只是自欺欺人的心態。我中二那年第一次到快樂戲院看的電影,是一部由意大利脫星(那年代又稱[肉彈]或[艷星])愛雲芬芝主演的一齣[毛片],[毛片]顧名思義就是在電影中,會出現男女演員恥毛的鏡頭。這也是70年代電檢尺度對色情電影的一大放寛,記得第一部經電檢處審批後准許上映的毛片,是一部外國電影(但記不起是[少女情懷總是詩]還是[艾曼妞]),之後香港電影也開始跟風拍攝,而首位在香港電影中露毛的女星是陳維英,在當年是非常大膽的嘗試。但要解釋清楚一點的,除了露毛外,那時的電檢尺度仍禁止男女演員的下體性器官的鏡頭出現,要再過十多年後,戲院裡放映的色情電影,才出現有被打格仔或沒有打格的性器官鏡頭,但在此不再多加著墨在香港色情電影的歷史上了。現時我港上映電影的分級制,是打從80年代中期才開始制定的,80年中以前的色情、暴力或題材敏感的電影,電檢處只會要求在電影廣告上加上[兒童不宜]四個字,入場觀眾的年齡亦沒有受到限制。此外,那個年代的色情電影與現今大多數在互聯網上觀看得到的,雖然同樣都是賣弄色情和女性的胴體,刺激感觀,但當年的電影,都比較著重故事性和戲情,例如我上述所講的那部,我第一次觀看的色情電影,電影中女主角愛雲芬芝就同時飾演一對孖生姊妹,姐姐是個位嚴肅的法官,而妹妹卻是個放蕩不羈的萬人迷,電影香艷之餘,劇情又富有典型的義大利式諧趣和幽默。舊日快樂戲院附近,是嘉禾戲院,是一間上映我港製作電影的戲院,我青年時代,經常去那裡看電影(因為那時候去看電影,大多是為了相約心儀女性,所以不會去快樂戲院),那個80年代,正藉我港電影最興盛和燦爛的年代,也是我港戲院數量最多的黃金時代,當年各大報章裡,都會有一個全港戲院上映電影的分佈表,若佔半頁紙的版面,各齣正在上映的電影及其放映的戲院,都一目了然。此外,報章上還會有各齣電影的獨立廣告,廣告上通常會有一至幾幅電影的劇照,還會有一兩句宣傳標語(如劇力萬軍、情節動人,香艷消魂等等,視乎電影的內容),並會列出電影出品的機構、導演和主要演員等等的資料,有些大製作(當時稱[大卡士])的電影廣告,甚至會有全頁紙的版面那麽巨大,廣告上的劇照雖然只是黑白兩色(當年未有彩色印刷的報紙發行),但都是具有代表性的,非常吸引讀者的注意(尤其色情電影)。此外,由於戲院的建築物通常是沒有窗戶,所以整幅巨大的外牆,都會用來安放巨型的電影廣告牌(一般面積都有幾百平方呎),介紹正在上映或即將上映的電影,即將上映的電影又會分為[下期上映]和[不日上映]兩種,[下期上映]的電影是會在正在上映的電影落畫後隨即上映,而[不日放映]的,則表示其上映日期仍未有所定,這些廣告牌的設計大致與報章上的電影廣告相同,但更吸引之處,就是以全彩色製作,將電影的精彩畫面呈現出來,令途人從遠處都會被吸引。在那個沒有電腦噴畫的年代,這類廣告牌都是由電影發行公司設計後,交由電影廣告畫師用油彩一筆一筆製作出來的,由於版面過於巨大,一個電影的廣告牌通常是由十多至幾十塊畫板拚合而成的。如果一齣電影在十間戲院上映,就需要為電影製作十個廣告牌,但因為各間戲院廣告板的大小不一,畫師會因此而將廣告畫面作出不同的調教,難度極高。雖然大部份廣告上所繪畫的,都是臨摹電影的劇照,但畫師的畫功,絕不會遜色於繪畫其他畫像的畫師。隨著電影業的式微,我港戲院數量在過去二十多年裡,大幅減少,設在獨立一座建築物裡的大型戲院都因無法生存而結業了,建築物大多已被重建成為其他類型樓宇或其內部間隔被切頭切尾的改變為其他各種處所。現今的戲院,大多被收納在大型商場內,每間戲院裡雖有多間影院,但規模都是無法與昔日戲院相比的,附設有戲院的商場,亦沒有預設位置給戲院安裝巨型廣告牌,電影廣告畫師的畫技因已成為歷史。此外舊日電影上映,靠刋登報章廣告為主要宣傳的手法,亦早已絕跡,並已被電子傳媒取代了。戲院業蓬勃的年代(若橫跨於50年代至90年代初),戲院外有不少售賣各種小食的小販,當年的嘉禾戲院外也不例外,當時在那裡謀生的一眾小販中,給我最深印象的,是一位個子細小,脊骨稍微彎曲,但卻推著賣栗子的大木頭車在戲院外擺賣的一位老婆婆,要炒動那個差不多一米直徑,又大又黑又重和熾熱的大鐵鑊裡盛滿熱烘烘的黑沙,是談何容易的呢!但老婆婆卻使出苟延殘存軀體的力氣,獨個兒謀生,她才真的配得上被稱為女强人,而她的一舉一動,每一個畫面,正是對貧富懸殊、老無所依的社會作出的沉默控訴。佐敦道與彌敦道那個十字路口東南面有座名叫立信大廈(National Mansion)的商住樓宇,大廈自十多、二十年前開始,裡面不少單位,已被經營色情場所的集團用作[一樓一]妓女的[工場],也曾成為過油尖旺區夜場興盛時,公關小姐聚居的大廈之一(情況如同市區中不少曾興盛一時後,隨時代變遷而沒落的商住樓宇),影響了大廈的聲譽。然而,四、五十年前,立信大廈是佐敦區內一座華廈,大廈內居住的,都是小康之家。我第一次認識這大廈,是17歲那年的暑假,一天的黃昏和一位認識的,並一起參與一個大型聯校展覽會的籌備工作的聖瑪利書院的女學生一起乘坐渡輪渡過維港到尖沙嘴,再陪伴她步行至佐敦,在她居於的立信大廈地下和她道別。雖然她只是位剛完成中六的少女,但成熟大方,舉止典雅,甚有氣質,在我當年參加的那個聯校大型展覽會的十多間參展中學的三十多名籌委中,相信並不乏喜歡她的男生,而我只是個來自一間官塘區的中學生,所以不敢有太多遐想,但那一程渡輪和漫步,回想起來仍感覺十分浪漫。我讀中學的年代,時興講[讀書、考試、過關、賺大錢],又講[四仔主義](即是以屋仔、車仔、老婆仔和生細路仔為生活目標),一一都是狹隘和祟尚物質主義的,所以也有人呼籲學生要走出象牙塔,將目光和視野擴展,除了在畫本上學習,也要透過多看課外書和參與課外活動,學習更多知識和培養個人才能,更要放眼認識社會和世界。1996年11月20日晚上,消防處的流動指揮車,停泊在佐敦道西行線近庇利金街的交界處,醫療輔助隊的大帳篷和他們的急救員亦在附近候命,消防處的消防和救護人員正疲於奔命在撲救嘉里大廈的五級火警和拯救火災中的死傷者,那是自60年代後,我港發生死傷人數最多的一宗大火,事前沒有人會想過在一個平凡不過的秋日下午,竟在一幢商業大廈裡,發生如此慘烈,並影響深遠的火災。當晚,港督彭定康先生亦 迅速親臨肇事現場了解情況。當晚有個畫面令不少人留下深刻印象,就是在火場高層位置,因為大火令消防員未能及時拯救,在眾目睽睽下,在窗前被大火吞噬後,被燒焦的那名死難者的人體殘骸,火無情,但能夠吸取火警帶來的教訓的大眾,又有幾多呢!佐敦道上,每天由清晨時分的短暫清靜,至上午、中午,直至黃昏的車繁華囂鬧,再到晚上的五光十色,聲色犬馬延續至深宵夜半,每一刻在那裡,人、時和地都會不斷地互動著,就像在其他地區裡,也不經不覺地為我港一點一滴締造出屬於我港人的地道文化和本地歷史。

20160117_201133

彬記要結業:今晚又到彬記買外買,因為再不去,到它月尾結業大吉之後,想光顧也就再不可能了。彬記在美孚經營沒四十年也有三十年了。向來其門如市,想不到突然貼出結業啟示,令一眾孚人,孚婦,孚子,孚男,孚女,美孚一族都愕然。孚子我不是熟客,再「八卦」也不好意思向伙計問明結業因由。剛才等外買時,聽到有個客人問收銀阿叔(似是老闆)為何那麼生意旺盛也要結業,我便立即耳朵直豎偷聽。聽到阿叔晦晦氣地說不要提了。但那位熟客卻唔識趣,又問是否因為加租的原因。阿叔開始有氣了,就說與加租無關,總之越快走便越好(有沒有夾雜粗口就記不起了)。
小店結業,十居其九都是因為業主加租加至經營者無法經營。部份業主加租的原因,亦並不是想收多一些的租,而是以加租為名,迫遷為實。在自由經濟社會裡,本來也無話可說,只可惜小店經營者在這個遊戲中,總是沒有議價能力,贏面少。作為銷費者,一個經常被一邊完全操控的遊戲,每局遊戲又都只會令物價上升,銷費增加。

IMG_4216IMG_4210

雞寮-二

有留言說雞寮的波地在第七及第八座之間,我一再翻查舊照片,再證實波地位處第六及第七座之間,我有一張可以看到整幅波地的照片,但可惜那照片上看不到鄰近七層大廈的座數,而雞寮的七層大廈,早期是用英文字排列,而不是數字! 但我令有一張照片,由於是在80年代拍攝的,波地已改建為翠楠樓,翠楠樓左邊,順序是第七座,再左邊才是第八座,換句話說,波地並不是位於第七及第八座之間,而番看舊地圖,雖然圖上沒有座數,但順序亦數得出波地是在第六及第七座之間!

相片來源︰容老師的攝影天空

三年多前,在這裡寫過一篇「寶光電器及洪記燒臘」。最近收到電郵,發電郵的,是「鴻記燒臘飯店」的後人。沒錯,燒臘店的名字是「鴻記燒臘飯店」,而不是我之前在網上寫錯了的「洪記燒臘」。在此,我要對弄錯了「鴻記燒臘飯店」的名字,向他們致歉。從上述電郵中得知,「鴻記」已搬到牛頭角的定業街經營,並由兩名「鴻記」的後人繼續經營。

定業街位於我慣常稱的「定康區」內,即牛頭角的定安、定業和定富街一帶。那裡是個自成一角的小社區。我從「高小」至廿多歲遷出官塘之前,在那裡留下過不少足印。

定康區並沒有像「鴻記」舊址所在的協和街那般繁盛,人流較稀少,而由於區內道路,都不是官塘區的交通幹線,因此方便駕駛人士在區內隨處「違例」停泊,也自然吸引了不少汽車維修工場在區內開業,還有「打躉」的「的士」。

上星期,一心想走到「鴻記」一看,但由於當時路旁都停泊滿了汽車和的士,只能慢慢將車駛過。見到「鴻記」的員工,從店內走出去,將飯盒遞給駛倒店外的一部「的士」的司機。昔日「鴻記」在交通繁忙,而且是禁區地帶的協和街經營時,是不會有這樣的客源。

驟眼看去,「鴻記」的門面,比昔日細小,也顯得較冷清。不禁令我想到在高地價,昂貴租金的今日,小商戶的經營,是那麼的困難。「白手興家」的機會,越來越少得像個永遠實現不到、無發圓夢的幻想了。「鴻記」是因為甚麼原因,是否如我所想像的因為經營困難的原因,要搬到定業街經營,我就不知道了。

昨晚下班後,我還是掩不住內心的好奇,便再駕車到定業街,在定安和定業街兜了兩圈,才能找到個免強可以將車停泊一會的「鬼鼠位」,然後匆匆走進「鴻記」,買了外賣的叉雞飯和油菜,順道看一看今日的「鴻記」。

小時候,「鴻記」的幾個兒子,我經已沒印象了,而在我二十來歲(八十年代中),再遇到的那位已長大了「鴻記」的女兒時,也只是因為Joyce(假名)的緣故,見過一、兩次面,如今也沒甚印象了。主觀感覺,買飯盒時見到那位在斬雞和切菜的中年人,便是「鴻記」的其中一名後人。在「鴻記」後人給我的電郵中,曾經說,若我想到訪,可先知會他們。然而,真對不起,我還是怕冒昧而沒有那樣做。無論如何,收到「鴻記」家族成員的電郵,我感到十分欣慰。在此,衷心祝願「鴻記燒臘飯店」各人身體健康,萬事如意,生意興隆。

身為一名聖若翰小學1976年的畢業生,而且更是一家四兄姊弟妹,都分別在這小學裡渡過了六個年頭的小學生活,得知道母校慶祝50歲的壽辰,是一件多麼欣喜的大事。去年5月,我和大姊,三妹和四妹,一同出席了母校50週年慶祝活動的彌撒和綜合表演晚會。

去年初得知活動將會進行的時候,已接近報名的截止日期,恐怕成功取得入場門券的機會甚微,因此除了透過傳真索取外,我更冒昧代表姐妹們,寫信給負責是次活動門券的老師,向她表示我家四個畢業生對能夠出席活動的渴望,希望做點「遊說」,打動打動一下老師。最後終於幸不辱命,終於得到四張門券。

出席校慶活動,最渴望的,當然是希望回味過往在校時的點滴,更希望再見到昔日的各位良師們(只限良師)和校友們,細說當年。然而,離校三十多年,舊日的師長們,不少經已退休多年,部份在九七大限前,已移民外地,並沒有再返港。而生老病死,更是難免之持,相信部份師長經已與世長辭。

事實上,我就讀的聖若翰小學上午校,經已不存在。因為學校已不再分為上下午校,而是全日制。舊日的上午校變為全日制後,亦遷往九龍灣現校址,原有校址,經已交由舊日下午校(現為全日制)使用。

當晚校慶活動的首個部份,是彌撒儀式,對於我這個曾經是一位天主教徒的人說來,並不陌生。記得我是在就讀「官瑪」時受洗的,但不到兩三年,經已再沒有到教會去,再過幾年,甚至連一早一晚的祈禱也再沒有了。現在,我更經常自稱「洗了底」,脫離了教會!我的教父曾問及我背棄信仰的原因,我就毫不猶豫地說是因為宗教信仰滿足不了我。但真正的原因,可能正如我教父所言,是我的宗教修為不夠。

當晚的彌撒,只佔整晚活動不足四分之一的時間。彌撒後,是一連串的表演活動,也才是整個活動的「戲育」。論可觀性和娛樂性,各個的表演項目,以一間小學而言,可算是超水準,絕不是「小兒科」。然而,雖然整晚的各個表演項目,母校聘用了一間專責的機構去負責統籌,但以一間小學的資源(包括學生、家長、老師,員工和管理層)說來,實在是嚴重的「超支」了。數十個表演項目,不得不動員了學校大部份的教職員、學生和家長們,籌備過程,必達數月之久,對教職員、學生和家長們帶來的壓力,可想而知,他們(眾多人)犧牲了的寶貴時間,是那麼的多呢。作為一個教育機構,虛耗教職員、學生和家長們的寶貴時間,在一些與教學無關,與發展學生的德、智、體、群、美、善,無即接關係,而只與校譽(甚至校方少數人士的個人榮耀)有關的事情上,實在令人憤慨。

為了令表演水準達至「perfect」,過程中,當中必定有不少教職員、學生,甚至家長們被篩選出局。家長們為了讓自己的子女,爭取到便表演,令自己在家長群中風頭盡出,又或有關方面為了討好某些身份特殊的家長,刻意讓他們的子女在表演中「擔正」,中間的紛爭,也可相而知。

自己在學期間,也多次爭取過在天才表演中代表所屬班別出賽,深切明白到小小心靈,在這些大人心目中的瑣事上的得失,往往比考試的成敗更得更重。

一個本來可以是簡單而隆重的校興活動,卻要做到有聲有色,卻要比日常教學活動要求更嚴格,教職員在付出心力做好日常教學事務之餘,還要挖盡心思去將表演做好,免令校方高層失望,所承受的壓力,會是那麼的巨大呢!委實本末倒至了!「不冒正業」! 但為何母校要花那麼多的力氣去籌辦那晚的「盛會」呢! 我想就是因為母校的「名氣」所累吧!一個簡單而隆中的校慶活動,不是已經十分足夠了麼!
一個教育機構得以生存,取得個各方面的資助,是非常重要的。聖若翰小學是官塘區的名校,也許因此須要更多的資源去保持著「名校」的招牌。為了這追逐這虛名,往往甚至會將早年辦學的崇高理念也拋於腦後。

即使辦學團體對辦學有著怎樣崇高的理想,為了得到資源,往往都要向資助機構妥協,撥款資助的機構,尤其是政府,也往往以資源去影響,甚至操控辦學團體的辦學方針。

那晚的「出色」表演,委實會為母校贏得一些與教學無關痛癢的讚譽,也會令母校少數人士(絕不是學生)在教育界裡「爬升」,在社群中揚名。
但純粹以觀看表演節目的角度去看,各項表演中,以新疆民族舞一項,最為出色。我對新疆的認識並不深入,只知新疆民族有著深厚,而與與漢族人截然不同的文化、宗教和語言文字。所觀看過的民族舞,都充分表現出自由、活力和奔放。但當晚表演,安排由香港小學生跳出一場新疆民族舞,卻令人有個疑問,就是中國有那麼多民族舞,為何偏要揀新疆的民族舞呢?頗會令人聯想到國內那些「維穩」和粉飾「漢」、「疆」和諧的文藝表演。

整晚活動中,令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位女士(我相信是校長)在台上講一些祝福語時,除了祝福學校,校內師生、員工和家長們外,也為國家祝福。身為中國人,為同胞祝福本來合理非常。然而,她的祝福語中,竟然沒有提及人民、國民、同胞……,反而只是說為中國的官員祝福。若不是因為要尊重母校,那一刻真的要離場抗議。

「民為重、君為輕、社稷次之」,政府官員是為國民、人民或市民服務的,根本就不用在那場合上,忽略了中國人民、香港市民和香港的官員,也要去刻意祝福內地官員呢。

這裡還是香港,不要將那套國黨不分的歪理,搬到莊嚴的母校校慶活動上。那句祝福,實在令在場其他教育界人士,令學校、同學和校友們蒙修,也令教育界蒙羞。

怪不得去年夏天,那一場「全民覺醒」,去反對假借德育教學推行的洗腦式國民(愛黨)教育的運動,能感召到數十萬香港人的熱烈參與,令香港人明白到守護下一代獨立思想的重要。

尋聖若翰小學校友(續)
有幸在5月時,出席了校慶50週年的其中一個活動,我會將當晚所見和感受寫出來,因為活動中有些不吐不快(整體感覺良好)!祝母校和各校友安好,新年進步,搬了到渣甸山的畢拉山道居住有半年多了,每日駕車穿插「紅隧」上下班,和其他數十萬香港人一起每天白費了不少寶貴的光陰在隧道兩邊入口塞車的車龍當中,甚至網上發表也少了!一年至尾,是時候寫些感想過隱了!

Share this blog

Bookmark and Share

分類

一起紀錄官塘吧! 行動吧!

觀塘市中心重建在即, 店子一個地一個被關上。不論是你的觀塘故事, 又或者透過同街坊傾偈, 所知道的故事, 又或者是攝影和錄像, 都歡迎你跟我們一起紀錄觀塘。我們希望透過這個網頁眾集一班朋友, 紀錄將要逝去的觀塘, 並了解這裏的過去, 再檢討現在的觀塘發展, 是怎麼回事了? 你可透過發郵件到kwuntong2007@gmail.com 或留言在comment裡。 flickr的相,請用「kwuntong」tag住,就可以在下面「看看"我"的官塘」中見到大家的照片

加入我們,一齊紀錄官塘

如果妳/你都有興趣將自已知道的官塘直接告訴大家,也可以電郵至kwuntong2007@gmail.com,就可以成為網站的編輯之一。 不論是文字、相片或是短片都無任歡迎,一齊記錄我們共同的社區故事。 如果想直接貼在此blog上,也可於https://en.wordpress.com/wp-login.php登入,就可以在此貼東西。 Name: kt2007 Password: kwuntong2007

一路下來

有幾多人上來

  • 1,253,510 hit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c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