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category archive for the ‘官塘nor觀塘的人和物故事集’ category.

地獄市集,不,地牢市集。由昔日物華街、協和街小販經營,街坊生意為主,亦有不少文青創意,我們就在此尋寶,找出特色貨品。

BB牌胸圍是內衣小販肥妹𣈱銷貨,當上小販近半世紀的她道:「較年長的女仕會選擇這種牌子,貪其貼身,按香港女仕身形而做。客人有改動,我打電話去長沙灣工厰,一天後就取回。」

BB牌胸圍紙牌寫着「Made in H. K.」「Brand by Kwong Tai」,上一代的設計,賣點是貼心,客人有求必應,加扣、加花邊、加cup ,只要她一個電話就辦妥。可惜,香港品牌,不敵重建,近日政府收回長沙灣工廈,趕絕傳統家庭式工場,為了建屋,趕絕手藝,亦沒有安置。肥妹: 「老闆娘近日好煩,要反對搬遷。」

香港貨仍有市場,肥妹:「上一輩着慣香港貨,過來搵,全觀塘只得我有賣這牌子,連全香港好難找到。」她指香港貨不一定貴,這類胸圍,換上大陸生產,質量及上香港,而要找較高檔次胸圍,則比本地貨貴,始終手工有價,大陸也難找熟手技工。香港的工場營運半世紀,做慣做熟,價錢更有競爭力。

港產胸圍看似款式不多,只有五種選擇,但只要熟客知道窺門,配件自選,其實千變萬化,不比連鎖牌子。61元的胸圍,價廉物美,賣是手藝、心意,還有肥妹的專業服務。

地址:裕民市集(觀塘協和街33號地庫一層)

周二(18/5)市建局將收回裕發果汁店,舖戶張太與局方溝通中,希望和平解決事件。

從台灣嫁來裕民坊的裕發果汁店店主張太,倆口子40多年經營店面,老公幾年前離世,她仍堅守果汁店。裕發開業已超過50年,68年買回來舖位,當時只有老公經營,到1979年,「我20多歲,從台灣來到香港,跟老公結婚。早期做校服生意,賣大地校服。」後來,校服式微,她從台灣見到果汁的商機。

觀塘果汁第一人

今天果汁店林立,但八十年代,裕民坊雖然繁華,日夜燈火通明,酒樓、餐廳都滿是顧人,唯獨無果汁店。「1985年,我們轉型買果汁,旁邊的水果檔,起初是賣一份份切好的西瓜、菠蘿出售,後來他們退休不做,把生意賣給我們。」

「我是台灣人,在台南出世, 來港已有近廿年 。結婚初期,兒女年紀比較小,常常會到台灣,也去夜市取經,看看他們買什麼果汁。」

從生果舖到果汁店,也有一番努力,人因為觀塘人流,令他們成功開發新市場。「我們是第一批在香港賣果汁的人,起初大家不太接受果汁,只有做銀行和寫字樓的人過來買果汁。」

幾十元一杯的果汁,對一般大眾仍是較昂貴。「觀塘有很多銀行,南洋銀行、恒生銀行、匯豐銀行的雇員,十分喜歡買果汁,80年代每個中午,可以買上300杯果汁。」果汁的風潮,慢慢席捲觀塘,變成工業區的潮物,跟今天水果茶差不多。「工場的人,後來也過來買果汁,社會慢慢接受果汁。」

果汁的人與情

「我老公好好人,很斯文,遇到學生,教他們做人道理。有的熟客帶着小朋友來,我會請他們飲果汁,見到學生妹妹,我們也會多送一杯小小的果汁給她們。」每天開店,幾十年從不間斷,跟丈夫在店內日子,最甜蜜。

因着果汁,張太認識不少街坊。不少人眼中,果汁是夏天解渴,但對基層街坊是必需品。

「有位阿姐住在茶果嶺,夜班工作,專登過來買果汁,我會等埋她買果汁先放工。」

「以前做早上10至凌晨2am,現在是10點到晚上12點,每天六點後,職員放工就只是我一人守在檔口。很多夜班的人,會過來買果汁,他們都是熟客。屋企冇湯水,就飲果汁。」

「很多熟客,如果我們不開檔,我會打電話給他們,擔心他們撲個空。」客人也對果汁店愛護有加。「近年,食環抄牌,熟客會過嚟幫下口。」

「果汁材料貴,一杯賣20多元,經濟環境差,人們都不捨得喝果汁。再因為重建,不少客人搬遷。搵食好難,有時要照做 。 」開店賺錢,也幫到人。

「我們有做$13細杯的果汁,由80年代到而家,價錢沒有增加。只做細杯果汁,不符合成本,只有很熟的顧客,才會為他們做這種細杯果汁 。」

「我們的招牌有椰子汁,破開椰子,取汁,不加冰,只加奶和一點點的糖,原汁原味,真材實料。有位叔叔,以前每一日也過來買椰汁,近幾十年他的家境不好,要領取綜援,沒有再買椰汁,近日得知我們要被迫遷,專門每天過來買椰汁。大家的處境都有困難,也有點傷心。」

觀塘龍虎混雜,但果汁前人人平等。「以前黑社會都很斯文 ,很有禮貌。卡拉ok店外賣果汁,也有付貼士,裕民坊多年平和,又無收陀地 。」

果汁店民間大夫

崩大碗、五青汁、椰汁、蔗汁都是張太的招牌貨,張太不停重複的「真材實料」,這也是她做果汁的心得。熟客不易有,張太記得熟客心目中的果汁,也對各種果汁的療效,如數家珍。

她最自豪是五青汁,「台灣流行買果汁,但香港沒有人做這項生意,我是第一個賣五青汁的人。」訪問間,有位年青人,第一次來這裏喝五青汁,他說為何五青汁甘甘地,帶點甘甜,張太回:「真材實料,同出邊唔同。」

台式飲法,跟香港都有不同,是她研發出來。「台灣人飲果汁較重視功效,他們喝果汁,要吃果渣,特別五青汁一定要有渣,後來我把台式習慣引入香港,結果反應不佳,才發現香港人較重視味道,飲果汁不需要渣滓。為適應香港市場,她製作特別裝置隔掉渣子。」此外,味道也有不同。「五青汁,香港人要加甜,台灣人不會加甜,因為他們比較講究健康。」

她的飲品,貨真價實,「崩大碗有獨方配方,材料要從大陸買來,因為疫情,現在只係得返一盒材料,做埋就冇晒啦。做崩大碗要不停榨野菜,同埋清洗榨汁機,所以工序麻煩,而家其他舖頭已經冇晒囉。」

崩大碗相傳可「落仔」(墮胎)?張太說:「以前有女仔買來落仔,因為好涼,飲完主要是頭暈,而崩大碗功效主要減熱氣,對青年人特別皮膚好。」

最好賣要數蔗汁,「我去果欄攞貨,果欄都知我是賣最多蔗汁檔口,當時每天用蔗20把 ,大概是每天買四百多杯,今天只有兩把(40杯)。」她的店前有一架銀色自製的蔗汁機,地方不大,所以特製。「80 年代係觀塘搵師傅做,要花四萬元,容易清洗,好乾淨。」

另外,她有兩種獨有的果汁,檸檬蔗汁和馬蹄甘筍汁 。「馬蹄好貴,所以出邊好少人做。」

有成功,又有失敗,1988年嘗試從台灣引入珍珠奶茶,但當時仍然未流行台灣的文化 ,加上當年的珍珠由張太從台灣鄉下,成本也很高,,所以失敗。

各式果汁有不同療效,張太說得頭頭是道。果汁店有如民間大夫,胃病喝蓮藕汁,頭痛則青瓜雪梨加鹽⋯⋯

錢買不到的⋯⋯

談起果汁,不知時日過。訪問間,一班穿着波衫的年青人走來,他們是住在深水埗的熟客,有時他們返夜班,專程過來買果汁。客人離去,跟張太打招呼,說聲再見,問她將來會怎樣,會否搬遷。她默言不語,面對市建局,她只得見步行步。

錢能買到很多東西,但買不到她與丈夫在果汁店的回憶,她寄望延續丈夫用果汁服務街坊的心願,但市建局方案卻未能讓她如願,妥善安置。

幾十年沒有放過假的張太,很累,但對每位客人,她也有愛。重建無情,周二後,她可能只得休息一下。裕民坊,變回一條無果汁店的街道。

—–

果汁與療效

糖尿 苦瓜+西瓜汁

血壓 五青 汁

熱氣 馬蹄 甘荀

咳    檸檬蔗汁 (喝兩枝就好,張太獨有)

頭痛 青瓜雪梨 加鹽

胃病 蓮藕

腸胃  天山雪蓮加雪梨

玲姐當流動小販,賣手袋30多年,因為重建,經歷三次迫遷。

從兒子6歲開始擺檔至今天,兒子40多歲。

昔日食環前身市政較有人情味,拉人罰錢,不充公貨品,10 幾年前,要有流動小販牌,才不充公貨品,還會照拉。

小販的抗爭

三十多年前, 市政突然狂瘋針對小販,不斷拉人,令她們無法做生意。她會一起抗爭,以前見到市政就走鬼,幾十檔聯手,當日不走鬼,俾佢拉,成個警署坐滿人,警察以為暴動,要求市政跟小販協商,議員幫手下,重劃地方,她們獲牌照,順利才開得檔。

以前最多有50檔, 不夠位,今天只剩下13檔。當年會輪流開檔放在頭位,大家相安無事,無無打架。曾有一段時間,每早會有三個檔被拉,圍內夾錢給罰款,後來ICAC告小販管理隊,幾年後最後打贏官司,市政不准拉他們,但會日日抄牌,不用交人了。

要求找地方安置

2013年仁信里突然被市建局圍封,她的檔口也被封,後來仁愛圍檔口又再被迫遷至現時位置。「屋企坐聽死,個個70-80 ,我最後生,好多無做,多數做街坊生意,熟客探我地。 」玲姐有很多熟客,有時送潤喉糖給我。

以前在仁愛圍做幾千蚊生意,現在幾百蚊,生意不大如同。加上巴士站遷搬,生意更差。但不想去新地底市集,因為無人流,比目前更差。

想搬去何處?她希望繼續附近一齊攞檔,流動小販,並不流動,不能周圍走,或會被告阻街,她只想繼續開檔。

昔日皮具醫生  安記皮具清場在即

明天(12/5)市建局對安記皮具的清場死線,許生兄弟仍積極與局方溝通,希望得以和平解決,避免再次清場抬人。回首半世紀,弟弟許志美最懷念與皮帶匠父親的歲月,舖頭或許不保,他言:「想繼續做,好難。唯有做保安。」

「開舖好,我可以隨時去旅行,行開行埋,關門,去食飯,或者去休息。將來入商場,擔心每一日都要開工,冇咗自己生活。」

1968 年開始,許志美父親在裕民坊開設皮帶舖。「以前父親在土瓜灣開水果譜店,後來有朋友教他怎樣做皮具,他就來到觀塘開設皮具店。」後來,兄弟跟隨父親步伐,賣皮具,他說:「我40年在舖頭裹,建議老竇搞遊戲機,最後不了了之,尊重老頭」。十年多前,父亡後,為仍懷念他,繼續皮具生意。

追憶父親的年華

他口中父親常常幫客人「醫病」,就是幫人維修東西,不論皮袋、拉錬,父都一一解決。只是賺幾十元,父也快樂滿意,「醫病」不為錢,而是幫人。

「父為途人帶路,爸爸非常好人,有人唔識路,佢會帶埋佢點樣走。」

「以前成日同爸爸頂頸,父要幫客人修理東西,就算唔係喺公司買,都會幫佢維修,整袋和拉鍊 ,但係賺的錢非常少,冇去照顧客人。」提起父親,他滔滔不絕。「成日以為貨品賣出,其實唔見咗俾人偷咗,佢就會幫老竇計數。」

兩兄弟因為開檔,成為與父親相處最好日子。「每一日都可以同爸爸食飯,同佢一齊相處,大家頂下咀,時間過得好快。」

安記的「大皮氣」

全香港的皮帶店,少於10間,他們是其中一間。熟客說笑店內有「大皮氣」,即是店內有很大的氣味。「平時客人要3-4年才買新皮帶。店的特色是耐用和明碼實價,信得過。」

當年父親手做皮帶,年少時,他也幫手做皮帶。父親是工匠,人手做皮帶。以前他們從上水皮革廠買下皮革。「首先用皮刀開皮,做材料,不同皮袋,皮革很硬,要很用力𠝹出來。第二個工序是剷皮,因為皮革厚度不一,用人手,將其打磨一樣,將皮磨成同一個厚度,少點功夫也不行。」

許生憶述父親做皮帶,最難忘的氣味,由於皮革原來的顏色不一,他要用特製的油,將皮帶邊上色,味道非常之臭,回想起來,他也不禁搖苦笑。

「小時候,幫爸爸做簡單的工序。我曾自己做膠帶,不太做皮帶,太難,但哥哥就做皮帶。 我試過用膠來做皮帶,因為不用剪裁,所以容易很多。」

因為大陸廉價皮具,令他們人手皮具式微。「以前無大陸貨,皮具很好賣。用本地皮,配上意大利鋼扣,鋼水很好。」

為何市面廉價的皮帶可只售$20 ?

「他們只用上紙,好心一點會用上皮碎壓成一條皮帶。如何知龍還是鳳 ? 落水浸就會散開。耐用的皮帶可用到30年,很多人一條皮帶也要用六、七年。很多熟客會拿皮帶來維修,我七八成會認得出自己賣的皮帶。」

外行人愛用鼻聞皮革,斷定是否真皮。他笑說:「這些皮革味道,可能是漆油、膠水氣味和染色味道,很臭,我賣皮具超過半世紀,用肉眼辨別皮具的真偽。」

看真皮,他有秘訣。「看皮的底部,可知真皮,不是看表面。真皮耐用,越用就越有光澤。 」

皮帶背後的觀塘

70年代,觀塘黑社會盛行, 潮流興鋼片皮帶,許生笑說黑道會買下打架。「鋼片皮帶闊 2吋重,開片用,太陽之下,會很熱 ,增加攻擊力。當年會從引入意大利扣,洋行買入,一個扣要過百元,比皮帶更貴。 意大利用電鍍打磨,好靚。」

1994年火燭,令當年東西失去了,手造皮帶不再復見。

店內仍有修補和打孔皮帶的工具,打孔用不同大小的釘子、專用削邊器,也有特別的皮帶,如:織花的皮帶。「熟客會帶來改短,過幾年再打孔。」

他喜歡DIY,自己設計東西,用顧客剩下的皮帶,用來掛袋,比繩子好得多,因為比較堅固。木叉,也是自製,用鐵線扭曲成兩個S形狀,掛着袋子。

有人標奇立異,找來不同動物的皮作皮具。許生認為:「牛、豬 、羊、驢 ,密度高 結實 ,做皮帶最好,夠堅硬。」

相反,「鱷魚皮會爛,一塊塊散下來。摩鬼魚皮最貴,因為魚花斑大,找皮難, 銀包要賣六百元。象皮賣點斑理大,斑紋非常之大。 鴕鳥的花紋特別,但有很多假貨,用其他的皮具,仿製壓制花紋出來。」

皮帶除了皮質,亦有軟硬。「有的人想用較柔軟的皮帶,通常用兩層薄的皮,粘貼而成。」

那年的街道

懷念父親,談皮帶。他也記念裕民坊,人生最快樂,在此渡過。

說起裕民坊,他面帶笑容,回想那年的購物天堂、美食中心。舖頭的位置,中匯、朱江國貨公司、加拿大百貨、大大百貨。小販的美食,如數家珍。他懷念的不止是人,而是一個時代。「早期的裕民坊人不多,去到80年代裕民坊最旺,銀行好多,有海外商業銀行、匯豐銀行、恒生銀行。」

「Dodo姐、 梁醒波,肥仔,過來樓上飲茶,買東西,我們一班細佬知道,就會去睇。」

說起裕民坊的熱鬧,空氣仿如瀰漫食物香氣。許生眼中,裕民坊就是食,走鬼檔、東風螺、滷味⋯⋯食以外,就可玩。「走江湖表演,街頭賣藝表演,一邊耍功夫,一邊賣藥油,雀仔占卜也有。」

「20年的生意開始慢慢差,重建之後就更加差。」公佈重建,也公佈裕民坊的死亡,舖戶、住客一個個離去。

「重建後,無裕民坊特色。」他不接受市建局二年前提出的回遷方案,方案不但需要扣減賠償,也令他由舖主變成租客,大舖租金需付上達二萬元。

他仍希望延續父親的皮帶生意,重建下,卻成奢想。

今天是裕民坊巴士站的最後一天,明天,坐巴士需要入商場。消失的露天巴士站和小巴站,是一場謀殺街道的計劃,與現代規劃中,重視人與人交流完全相反,街道讓人停留和談天,昔日裕民坊見到小店、紅van、小巴佬的盂蘭節,人情味的工匠…所有街道的風景,未來只剩下冰冷的升降機和冷氣候車室。

市建局為宣傳一個巴士站,不惜請來鄉音的人,大讚局方領導。因為這不是一個地方,只是一條通道,一切強行製造的行人通道。

過去70年,裕民坊、小販和巴士站渾然天成,三位一體,形成街坊為主的消費中心。昨天公布的調查觀塘連續四年是香港最貧窮的社區,我們有APM,未來缺乏的是普羅大眾的消費小店。

利東街重建,變成美輪美奐,世界各地名店俱在,獨欠昔日的囍帖街特色,成行成市的囍帖店,只剩下一間,苦苦經營,預計今年將結業。同樣的情況,將會在觀塘新商場可遇見。根據市建局的城規會文件,將來商場和小販面積比例,是一百比一,大商場和地舖的比例是十一比一,街坊的觀塘市中心將被消滅。

巴士站帶來交通、人流和商機,形成生氣勃勃的街道。行人自由出入,公園和小店,形成公共空間,方便大家交流,各式的小店和小販,觀塘構成香港舊社區的文化。

昔日裕民坊代表不同的族群,我們找到潮州人的紅色小巴,農曆七月盂蘭節,也有印尼華僑的小食店。往日觀塘市中心,國民黨和共產黨的信徒,各自在街上留下足跡,銀都戲院代表左派,右派的人喜歡到寶聲戲院,兩派人分別有自己的銀行和百貨公司,共同生活在同一個社區,但兩個平衡的世界。街道也刻劃着階級,工人的娛樂,戲院、麻雀館和遊戲機中心,少不了牛腩巷,還有滿街都是小販和小食,一切只能在回憶中尋找。商場清一色是中產,潔淨和光亮,從不着驚喜,租金最大化考慮,取代生活的價值。

明天起走入巴士站,需要乘升降機,經過大商場。 市建局取去巴士站的高空發展權,巴士站上蓋變成了豪宅和商場。

想去新市集,必須乘座升降機往下跑,昔日協和街小販在大街中和街市旁邊,位置方便,消費便宜,今天街坊要花心思才會找到,因為未來的觀塘,只是一個大商場,不再是充滿故事和回憶我們的裕民坊。

重建,意味街道的消失,香港過去的文化,基於街道的開放。今天,我們都被關進了大商場,只有清一色的連鎖店,選擇已成為虛幻。

87歲的涼果伯何生,他是裕民坊最後的街坊之一,陪伴裕民坊40載,重建在即,他被迫離去。他擁有流動小販牌,幾十年他都在裕民坊擺賣涼果,大家都叫他涼果伯,風趣幽默,永遠有故事,深受街坊歡迎,成為裕民坊代表人物。但一個半月前,食環署開始驅趕他,不准許他於裕民坊擺檔,他無奈只能遠走較偏遠的裕民中心。因為生計,他偶而回到裕民坊,跟熟番街坊再聚。重建下,生意大跌,涼果檔口再難以糊口。

他推着售賣涼果的手推車,猶如難民,從裕民坊、走到裕民中心,有時再去天僑底。昔日身邊是街坊,今天換成寬頻檔口,街上行人寥寥可數。「下午2至2:30我會在裕民坊擺檔,裕民坊的人流比較好,同仁街和康寧道的人都會經過裕民坊。之後搬到去裕民中心前面的位置,人流就少了很多。我諗瑞和街街市,同埋康寧道嘅客就冇咗啦,剩返牛頭角的顧客。晚上會去天僑底,等待放工客人。」

有牌照的小販,卻需要如無牌小販的走鬼,走來走去,只求生存的機會。「得返三份一生意,大半天,只有300元,仍未計成本。」涼果味道依舊,何伯的笑容如昔,50年代來港至今,笑看風雲,捱過二戰、暴動、回歸,今天,他心中仍覺得苦澀,他只希望我們能告訴其他街坊,他還在裕民中心前開檔,有多點生意,勉強生活下去。

他擺賣的涼果齊全,超過廿款,最出名要數銀稔,他常成「人鏈」笑說:「粒核有個人樣,先叫人鏈。」他強調自製,在深水埗的天台生曬,入口清香,帶點微甜,不像坊間的涼果,只有「死甜」。

離開裕民坊,他捨不得街坊,不單生意,也是說笑,吹水的人情味。

半世紀的天安押默默結業了,因為重建收地,業主被迫賣舖。天安押跟梁生鐘錶店是觀塘最老的店,與裕民坊共同誕生,成長,滅亡。昔日,官塘是工廠林立,有超過四間的麻雀店供大眾娛樂耍樂,不少當舖應運而起,而當舖收回的貨品,賣給鐘錶供大眾選購,形成圈當舖生態圈,也是官塘獨特的文化。

當舖主事人何先生很好人,常常讓學生參觀當舖,了解昔日的生活。可惜,店內的文物被市建局塵封了,無法救回,好可能跌入堆填區。

「這把鼎爺以前用的刀,叫桑刀,易磨㩒用,酒樓都多用此刀。現在他成名,出品自己的品牌。」關生的二代人在官塘40年,他從父親接過關偉記刀剪,官塘碩果僅存的傳統刀莊。清場在即,未及散貨。他仍然想繼續經營,打算日後遷至地底新市集。

他口中說賣刀無前途,不想下一代繼承。但說起刀,他講過不停。「家中用文武刀最好,能切能剁,功能多,但磨刀沒有桑刀的容易。」「以前官塘看多酒樓、餐廳很旺,好多人買刀。」他的櫥窗不大,但刀款多多,除了有從油麻地、以前衙前圍村入貨的本地刀,也有日本刀,各地的刀,有不同特式,「日本刀用來切,切魚生,香港的刀用來斬,斬雞最好。」

街坊都說他技術好,老字號,磨刀手工好。關生不單磨刀出色,近年,生意開始轉營,自學做配匙開鎖,收費公道。

關生年紀不大,依然有雄心。他有騎牆舖的牌照,清場後,將搬至地底永久市場,繼續經營。可惜,由本月清場至復業,起碼有二年真空期,熟客難保。本來他想遷至同仁街市集,照顧舊主顧。可惜,官方無法安排,只得等待新市集完工,才寶刀出鞘,復出賣刀。

店舖:廚刀舖
歷史:40年
未來:回遷地底新市集

攝:高祈 

「我在裕民坊40年,做得最耐是我。」72歲的魏生,於官塘生活四十載,重建這幾年最難過。「無講幾時走,不敢入貨。」他之前身體抱恙,多番出入醫院。前路茫茫,每天只能見步行步。2月28日檔口離場,但無人跟他談。他等待政府發放工匠牌,卻苦無開檔的位置。

月底清場,他只想獲得工匠牌,繼續手藝。食環處叫他建議安置位置,「無本錢開舖頭,想揀位,但是限制好多,有業主反對,有銀行和金舖全部不行,只坑渠邊才准我擺檔。」

13歲學整錶,當時看人如何維修,後來師傅給我一隻錶,我自己拆來重新砌過。38年前,在官塘落腳,但當年多黑社會,有一天有一位穿夏威夷恤的大叔行過,給我卡片,說有人欺負他,就可向他投訴,他是新來官塘的探長,從此無黑社會威嚇他,成功在官塘落腳。

鐘錶匠兼保安

除了鐘錶,大廈的人也找他幫助,20年前,大廈的業主請我做管理,每月只有2600元,24小時上班,只給他一個天台屋暫住。「做保安,大廈管理,有燈壞,又冷氣壞了,都是我維修。」他一做就九年,直至大廈重建,天台屋被市建局收回,沒有任何賠償,連搬遷費也沒有。

他也試過爭取,上年,找過市建局姓溫職員,他說可給他重住天台,但沒有水電,結果不了了之。

店舖:裕民坊鐘錶工匠(等待發牌)
歷史:40年
未來:沒有安置和賠償

攝:高祈

Laura ashley,英國時裝名牌的外套出現在小販檔中,只售20元。 原價60-70英磅、100歐元的西歐名牌,在小販攤檔內僅賣百多元。

口水哥(梁生)說:「全部正版貨,全部都是工廠出口衫的樣板,我逐間工廠去收回來。」「1984年入行,以前收貨多,打電話送過來多。現在工廠北移,多數是寫字樓,要逐間去找,而到年尾要結數,才有衫運過來。」

工廠位於長沙灣,荔枝角,九龍灣和荃灣,放假時,他逐一拍門問貨。當然他入行已久,也有熟悉的厰家致電給他主動散貨。上門收貨不容易,收集衣衫起碼幾十袋,不能逐一細看,只能抽看一、兩袋,一切都靠信任和關係,稍一不幸收回不當衣物,如出口外國羽絨,就難散貨,血本無歸。風險大,利錢也大,不過已是往事。

生意慘過老人院

五年前,位於仁愛圍的流動小販區,現在搬至巴士站和地盤中間,沒有人流,生意慘淡。口水哥最愛談天,不少婦女最愛找他買衫談天,所以才有口水哥之名。從談天中,他會告訴客人有何新貨,有哪些漂亮的樣板出口貨,口耳相聞,比賣廣告更有效。可惜,地點偏僻,口才再好,也難以維生。閒來無事,只有寄情馬經,談往事。

賣出口衫,是經濟寒暑表,以前工廠求他拿衫,清貨清倉。現在需要行廠取貨,因為大陸的工廠都捱不住,因為社保太多,加上貪污,廠家都搬至印尼、越南。他現時入貨需要直接從東亞工廠取貨,二年前從越南買入20呎貨櫃的衣物,有萬多件衫,但生意滲淡,花上二年才差不多賣出所有的貨。

重建將至,月底裕民坊清場,人流更少,但像他們的流動小販,政府卻不聞不問。他希望可有位置繼續做生意,但前路茫茫,「無得做,無辦法,可能轉行。」心念一轉,他又笑說:「入老人院,等死。」

「老人院不是院社,而是這條街,現在都無生意,同老人院無分別。」

店舖:流動小販,位於裕民坊巴士站後巷
歷史:35年
未來:未知,暫沒有安置

攝:高祈

Share this blog

Bookmark and Share

分類

一起紀錄官塘吧! 行動吧!

觀塘市中心重建在即, 店子一個地一個被關上。不論是你的觀塘故事, 又或者透過同街坊傾偈, 所知道的故事, 又或者是攝影和錄像, 都歡迎你跟我們一起紀錄觀塘。我們希望透過這個網頁眾集一班朋友, 紀錄將要逝去的觀塘, 並了解這裏的過去, 再檢討現在的觀塘發展, 是怎麼回事了? 你可透過發郵件到kwuntong2007@gmail.com 或留言在comment裡。 flickr的相,請用「kwuntong」tag住,就可以在下面「看看"我"的官塘」中見到大家的照片

加入我們,一齊紀錄官塘

如果妳/你都有興趣將自已知道的官塘直接告訴大家,也可以電郵至kwuntong2007@gmail.com,就可以成為網站的編輯之一。 不論是文字、相片或是短片都無任歡迎,一齊記錄我們共同的社區故事。 如果想直接貼在此blog上,也可於https://en.wordpress.com/wp-login.php登入,就可以在此貼東西。 Name: kt2007 Password: kwuntong2007

一路下來

有幾多人上來

  • 1,253,510 hit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c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