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category archive for the ‘社區政策’ category.

12年前長沙灣順寧道受重建影響的街坊辦活動,要求安置,當年一整條街,掛滿一幅幅大畫,街道成為畫廊,是筆者的啟蒙。最後林鄭會見街坊,而他們陸續無奈接受賠償離去。

重訪舊地,變成一楝楝的豪宅,昔日唐樓和老店的蹤影已難尋。幸好,多走幾步,當日幾十間的老店已不再存在,只餘三間的舊店︰周記醬油,周記車房和蘇記茶莊。

人去茶未涼,走入12年後已搬遷的舊舖,湧起陣陣的回憶,跟老闆談天。當日的街道景象猶在,社會變了,林鄭不是那個林鄭。由於原區搬遷,他們生意大抵還好,不過一切都不同了。

那年的齊心,今難再見。移民、老去、忙碌,大家為口奔馳,說起往事。經歷過重建的街坊,永遠忘不了。

周記醬油,加上前身,有百年的歷史,90歲的周伯伯,口中強調質素,「XX,都係靠吹水,人哋做。李X記,有幾多豉油喺入邊呢,都係水。我哋係自己做豉油,生曬。」沒有加防腐劑的周記豉油,人手製作,香港碩果僅存。

創自1958年蘇記茶莊老闆仍有教社區做茶葉,重建的災難,是他的轉捩點。

周記車房,當年活動的策展人,依然用故事去講社區。周老闆店內放着50年前的老爺車,佔據店內大部份位置,太太笑說想捐出去,但老闆仍自得其樂。念舊,保育,車房也做得到。

故事分享留意1822的專欄。

市建局昨天提出長沙灣兼善里重建計劃, 120間地舖將會消滅,對老店林立的深水埗,絕對是傷害。但更重要這重建,再一次立下壞榜樣,吞併公共空間,用政府設施地皮津貼局方興建豪宅商場。同樣的例子,在市建局新的油尖旺規劃,將再次重演,而且規模更大,市民的損失。

有關項目中,市建局用剩餘地積比不多為理由,將旁邊長沙灣體育館的土地納入重建範圍,換來的是豪宅商場,市建局聲稱將商場融合體育館的設計,增加所謂公共設施面積。類似的設計在麥花臣重建已經出現。當年單單幢式的體育館,變成商場一部份,大大損害公共設施的可達性,公共設施變成商場一部份,令公眾難以發現有關設施。市建局玩弄數字遊戲,令公共設施的質素大大降低,只是自肥的策略。

對於目前社會,市建局毫無監察,重建發展,不但破壞舊區文化,也損害社區整體利益,到底市建局的公眾利益何在?如果為了改善舊區居民的居住環境,重建後,應該是興建公屋或公屋,但是市建局只是興建豪宅和商場,居民無法重置,而老店首當其衝,只因沒有舖換舖的方案。觀塘項重建,大量老店消失,不論是小販或攤檔,搬遷後,門坎羅雀,完全是失敗。市建局只是不停借助懷舊,製造聲音,對於原來的經營者毫無幫助。

兼善里,或者油麻地重建,項目範圍極大,牽涉大量老店和居民,目前重建政策不改,利用公共土地資源做補貼,只興建豪宅,無法解決香港居住問題,只是製造更多貧富懸殊,消滅更多本地文化。

滿目瘡痍,熟悉景象,今日不復再見。目睹快將清拆鏟平的裕民坊,周圍都是鐵架,挖土機,大為神傷。與前果籽的記者,米紙訪問街坊,希望帶出他們重建的故事,掙扎生活下去。

生意極差的地牢市集,檔主戲稱為「地獄市集」,實情充滿本地品牌,包括香港出品的內衣和BB衫,也有文青的手工製作,產品繁多,可惜人流欠奉。街坊侃侃而談往日的歲月,沉醉過去的好日子。

探訪裕民坊僅剩二個固定檔口,鐘錶匠佘生,心實在不忍。他等待十多年,仍未有工匠牌,也沒有任何安置。他在地盤旁邊擺檔,背後是隆隆的清拆聲音,塵土飛揚,頭頂是紅色的鐵架,雨越下越大,水一直滴下。我們能做的,是繼續為他爭取下工匠牌,讓他有尊嚴的生存下去,延續手藝。

行過他的檔口,有時不敢跟他說話,因為事情經過幾年,仍沒有太大進展,但是他反而鼓勵我,「生活仍可以,很希望有工匠牌,入去新市集。」簡單卑微的要求,最有力量。

裕民坊終結前,一切很難看,但街坊的遭遇更心痛。建築物消失了,人可以往哪裏去 ?街坊的話題由生計,變成移民。離開,從來不是選擇,是無奈接受。

昨天,數百計的市建局和執達令職員抬走舖戶林生。

今早,裕民坊剩兩間商舖中,許氏兄弟安記皮具收到法庭「最後通告」,指令5月12日要遷出,意味當日勢抬人清場。許氏兄弟承續父親店舖,於裕民坊經營已半世紀,為本地少有皮帶工匠,他們兩兄弟懷念皮帶匠父親,他們堅持開店。可惜,市建局回遷方案失妥,除了扣減賠償,令他們由舖主,變成租客,需租金高昂,令他們無法延續生計和手藝。他們唯有堅持下去,面對失去賠償的風險,誓要保住祖業。許生正申請法庭申請暫緩令,希望有時間與市建局溝通。

回遷失當 借商戶過橋

裕民坊正在圍封清拆中但小販、商戶安全安置仍然未解決。上月中,羅生的商舖被市建和執達令突擊圍封,上星期商戶林生收到第二封執達令信件,意味最快明天清場。而市建局四月底發出強硬聲明,表示「不能拖延」盡快清場。

現場在即,散貨場商戶林生,表示市建局沒有與他溝通,亦沒提出恰當的安置好,只重覆兩年前的賠償方案。明天起將會留守店舖,準備局方清場,就算清場後,他亦繼續到市建局總部抗議。

玲姐代表過去30年一直在裕民坊經營的流動小販,因為重建,他們已經由仁愛圍,搬至裕民坊。近日裕民坊重建在即,仍然未有處理他們13檔安置問題。由於人數眾多,他們要求市建局和食環署給予市中心來的固定位置,讓他們繼續經營,服務街坊。

鐘錶匠佘生,於觀塘裕民坊工作超過20多年,但至今仍然未獲發工匠牌。他本來在裕民坊近牛頭角的位置開檔,因為重建,要已經搬遷了兩次。近日收樓在即,觀塘區議會食物、環境及衞生委員會於3月16日亦通過動議,要求食環署向他發牌,但至今仍然未獲得牌照,意味着重建後沒有任何安置。

另外,裕民坊新市集、回遷商戶的裕民里,安排問題多多,生意慘淡,因為重建,街坊難維持生計。

裕民坊回遷方案,由業主變租戶,裝修費高昂,需圖則審批,並付出高昂的留位費,當成免租期,又限制多多,如:豆漿舖沒有堂食。過去失敗例子,利東街回遷, 十多年只剩下一間當年的檔頭。

市建局的會先方案失敗,無法說服件事經營的商戶,請致電都唔發出誠意聆聽街坊的訴求,包括考慮逐步增加租金的金錢為先方案,令到商戶得到妥善安置。並且協助通脹和流動小販,繼續經營,維持生計。

我們要求市建局
1. 與街坊溝通,暫停清場行動
2. 立即處理工匠、小販和商戶的安置問題
3. 增加宣傳,解決小販新小販市集和裕民里的回遷街坊生計問題
4. 減少重建的商業元素,保持裕民坊的原有社區網絡

YM2入伙一個月,觀塘人開始習慣一落地鐵站就過馬路去商場搭車,其實舊小巴站的位置仲有小販日日開檔搵兩餐。

#究竟邊度先係真裕民坊
#YM2不是裕民坊

本日市建局發出聲明,指「不能拖延」收回裕民坊的三位店舖,具體提出執達令清場行動。局方一味講錢,沒有回應商戶繼續經營的訴求,亦沒回覆我們提出的「衙前圍村重建逐步增加租金的安置」方案,更沒有提及解決兩位工匠發牌事宜,一味強調執達令清場靠嚇,裕民坊清場日期指日可見。

局方加速裕民坊清場,所謂的影響數以萬計重建,實情只為盡快收回土地,開發新的商場和酒店項目,如此對觀塘社區並沒有幫助。早前我們與報章報道,市建局提供的所謂公共空間,充斥着超過20多種的限制,限制公眾使用,令到以往合法的流動小販、盂蘭節無法在觀塘市中心存在,是建局的重建項目,只是以地產為本,並沒有以人為本。

觀塘重建後的住宅凱匯,年初呎價近二萬三元,無視觀塘作為全港最貧窮的社區,超出街坊的負擔。

局方文中提出的觀塘新市中心回遷個案,翻查過往的問題,灣仔利東街重建,我們知道會先最大問題是否繼續經營,局方只是用開業的照片,魚目混珠,目前利東街重建後,只剩下一個昔日經營的舖頭,其他回遷戶,無返經營下去。

目前裕民坊三位經營的舖主,是擁有裕民坊的舖頭,並不需要繳交任何租金,按照市建局的方案,他們將來只能變成租客。重建不能改善他們的生計,只能加重他們的負擔。

局市只提供半年的免租期,而之後增加至最高達$20000的租金,我們希望復業參考衙前圍村重建的復業方案,由600元開始,於五年之內逐步提升租金

目前局方的講法,態度強硬,只要求舖主接受方案,沒有任何溝通的空間,用上使用執達令的威脅口吻。觀塘重建在所難免,我們只希望舖主和工匠能夠繼續經營,維持他們的生計。

局方應該繼續和他們保持溝通,解決舖主和工匠他們面對的問題。

市建局本日的聲明

https://www.ura.org.hk/en/media/blog/blog_20210425#21

本日市建局發出聲明,指「不能拖延」收回裕民坊的三位店舖,具體提出執達令清場行動。局方一味講錢,沒有回應商戶繼續經營的訴求,亦沒回覆我們提出的「衙前圍村重建逐步增加租金的安置」方案,更沒有提及解決兩位工匠發牌事宜,一味強調執達令清場靠嚇,裕民坊清場日期指日可見。局方加速裕民坊清場,所謂的影響數以萬計重建,實情只為盡快收回土地,開發新的商場和酒店項目,如此對觀塘社區並沒有幫助。早前我們與報章報道,市建局提供的所謂公共空間,充斥着超過20多種的限制,限制公眾使用,令到以往合法的流動小販、盂蘭節無法在觀塘市中心存在,是建局的重建項目,只是以地產為本,並沒有以人為本。觀塘重建後的住宅凱匯,年初呎價近二萬三元,無視觀塘作為全港最貧窮的社區,超出街坊的負擔。局方文中提出的觀塘新市中心回遷個案,翻查過往的問題,灣仔利東街重建,我們知道會先最大問題是否繼續經營,局方只是用開業的照片,魚目混珠,目前利東街重建後,只剩下一個昔日經營的舖頭,其他回遷戶,無返經營下去。目前裕民坊三位經營的舖主,是擁有裕民坊的舖頭,並不需要繳交任何租金,按照市建局的方案,他們將來只能變成租客。重建不能改善他們的生計,只能加重他們的負擔。局市只提供半年的免租期,而之後增加至最高達$20000的租金,我們希望復業參考衙前圍村重建的復業方案,由600元開始,於五年之內逐步提升租金目前局方的講法,態度強硬,只要求舖主接受方案,沒有任何溝通的空間,用上使用執達令的威脅口吻。觀塘重建在所難免,我們只希望舖主和工匠能夠繼續經營,維持他們的生計。局方應該繼續和他們保持溝通,解決舖主和工匠他們面對的問題。市建局本日的聲明https://www.ura.org.hk/en/media/blog/blog_20210425#21

半億觀塘海濱音樂噴泉,於公眾質疑下,終於落成,引來社會恥笑。所謂「3D」音樂噴泉,只是簡單水柱射水,配上兩世紀前的音樂,跟90年的商場大型噴泉,並無大分別。1986年,新城市廣場建成首個音樂噴泉,引起社會轟動,男女老少爭相到此一遊。但想不到30多年的香港,仍然沿用音樂噴泉吸引遊客。公園,只需增加草地,讓市民在大樹下自由玩樂,不是強行管理, 到處禁止自發活動。為起而起,只浪費公帑,落仕,只得一片罵名。

裕民坊的小巴站和巴士站於4月2日畫上句號,60多年的歷史,為市中心轉車的街坊帶來方便,過去藍田、將軍澳、順利邨的街坊必經之地,也成就了繁榮的裕民坊。

而未來巴士站將會走入新商場下的地底,雖然候車室有冷氣,但四周的地方充滿着廢氣,變成另一個翻版藍田巴士站。今天,露天的裕民坊的巴士站,四通八達,方便使用,因為要起更高的大廈,更多的單位,更多的商舖,賺更多的錢,變成地底的密室,除了冷氣,就是廢氣。市民的福祉,不是市建局的考慮。

清拆裕民坊,竹棚圍住街道,人們委身穿過鐵架下。市建局將清拆後的裕民坊叫YM2 ,無疑是屍體上灑上一口鹽。商場取代街舖,酒店代替小販。將來的YM2,小販的面積比商場,變成1:110,而街舖比商場,為1:10 ,一切回不到從前,基層和社區為主的市中心,如鏡花水月。

裕民坊快消失,將來的觀塘市中心,重建後的裕民里,變成商場一部份,毫無特色,沒有共同的記憶,只成高檔消費的伴碟。回遷的舖頭,需要付上幾十萬的裝修費,每月付上最高兩萬多元的租金,小商戶難以生存。「觀塘」二字只是地鐵站名字,沒有歷史和文化,有沒有根源,一切拜市建局所賜,消滅香港文化

裕民坊的小巴站和巴士站於4月2日畫上句號,60多年的歷史,為市中心轉車的街坊帶來方便,過去藍田、將軍澳、順利邨的街坊必經之地,也成就了繁榮的裕民坊。而未來巴士站將會走入新商場下的地底,雖然候車室有冷氣,但四周的地方充滿着廢氣,變成另一個翻版藍田巴士站。今天,露天的裕民坊的巴士站,四通八達,方便使用,因為要起更高的大廈,更多的單位,更多的商舖,賺更多的錢,變成地底的密室,除了冷氣,就是廢氣。市民的福祉,不是市建局的考慮。

今早觀塘區議會食物、環境及衞生委員會通過由區會主席蔡澤鴻提出的動議,要求「向巿中心重建區內仍未獲牌照的工匠發牌」,並要求食環署署長回覆,解決工匠佘生的安置。會中,小組亦要求食環接觸已遷出的16檔靠牆檔小販及檔口,並安置他們於四月入伙由小販為主的裕民市集。希望延續工匠手藝,承傳觀塘文化。

觀塘市中心重建區內,五個工匠有兩個被迫退休,等不及取得工匠牌照,另外兩位仍未有牌照,即是鐘錶匠佘生和駱生 。佘生等待20多年仍未有牌照,2019年已約見食環處觀塘總監。本年1月時,區議員建議工匠遷入四月初入伙的裕民市集,但佘生仍未有牌照,無法遷入。駱生則在裕民坊工作,超過半世紀,為佘生的師傅,除了於合適位置繼續開檔,亦希望與他工作多年的侄兒可繼承工匠牌照。

目前,只有福嫂擁有工匠牌,並暫時有安置。她因為被食環丟棄在蟑螂滿佈的後巷,比食環的清潔工丟所有工具和貨物,上年街坊籌集萬多元重置補鞋工具和賠償給顧客,引起社會關注,才獲於裕民坊臨時安置。福嫂將獲安置於四月初入伙的市集,但至今仍未知檔口位置,亦未能考察場地,無法準備搬遷。

Share this blog

Bookmark and Share

分類

一起紀錄官塘吧! 行動吧!

觀塘市中心重建在即, 店子一個地一個被關上。不論是你的觀塘故事, 又或者透過同街坊傾偈, 所知道的故事, 又或者是攝影和錄像, 都歡迎你跟我們一起紀錄觀塘。我們希望透過這個網頁眾集一班朋友, 紀錄將要逝去的觀塘, 並了解這裏的過去, 再檢討現在的觀塘發展, 是怎麼回事了? 你可透過發郵件到kwuntong2007@gmail.com 或留言在comment裡。 flickr的相,請用「kwuntong」tag住,就可以在下面「看看"我"的官塘」中見到大家的照片

加入我們,一齊紀錄官塘

如果妳/你都有興趣將自已知道的官塘直接告訴大家,也可以電郵至kwuntong2007@gmail.com,就可以成為網站的編輯之一。 不論是文字、相片或是短片都無任歡迎,一齊記錄我們共同的社區故事。 如果想直接貼在此blog上,也可於https://en.wordpress.com/wp-login.php登入,就可以在此貼東西。 Name: kt2007 Password: kwuntong2007

一路下來

有幾多人上來

  • 1,261,581 hit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c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