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category archive for the ‘社區政策’ category.

25467912_10156702070503475_963926370_o

發展局將為市建局於協和街和物華街興建1.5億的天橋,每米需要265萬,造價之高,令人咋舌。翻閱資料,政府平均建橋的成本是20至30萬,而近期連接荃灣西站和荃灣港鐵站的天橋,每米成本是31萬,較昂貴的深水埗位於深旺道和東京街的天橋,長度達235米,包括六部升降機䲯4條自動扶梯,每米成本要157萬。
相對,天價高鐵貴絕全港,被人垢病,每米成本要300萬,諷刺是觀塘的天橋,成本跟高鐵相近,每米需要265萬。
市建局重建起豪宅和商場,要公帑津貼建天橋,社區再多大白象。

廣告

圖片 1

上車難的新解法,完美示範何謂指鹿為馬呢?

市建局贊助的深港城市/建築雙年展,於局方的場地中環街市,展示「城市冷知識」告示版,主辦商寫着「通過插圖和深入淺出的問與答,和市民分享一些有趣的城市和建築的知識。」但內容偏向地產商和市建局,有誤導公眾之嫌。

展板指 :「只有受歡迎(如宜居、有好工作機會)的城市,才有資格樓價貴…原來樓價是城市成敗的一個重要指標!」按這邏輯,樓價低,租金低著名的德國柏林,原來無香港咁宜居。難怪市建局賣樓越來越貴,原來改善居住環境。

樓價高企,市區舊樓減少,變成豪宅,重建後的新樓越來越細,令市民上車難, 絶對破壞香港宜居性。

投影片5

市建局重建觀塘市中心,起豪宅和商場,破壞昔日的行人網絡,賺錢之餘,竟然要用公帑補貼。發展局幫補為局方,於協和街和康寧道的交界,花上1.5億興建豪宅住戶的享用天橋,每米造價265萬元,令公眾嘩然。

目前觀塘舊區前往市中心、診所和港鐵站,行經街道和馬路,非常方便,不用上上落落。將來市中心變作豪宅私人城堡,舊區的街坊出入港鐵、診所和市中心,被迫要走天橋,而天橋的空間有限,未來或會迫天橋。政府幫市建局出資建天橋,市建局資產創新高,另一邊廂則說無錢起豪宅,公眾津貼市建局是何道理呢?

大家想行天橋,還是行街道呢?

下圖為目前的情況

螢幕快照 2017-12-14 下午12.50.43

螢幕快照 2017-12-14 下午12.42.07

上圖為興建天橋後的情況

螢幕快照 2017-12-07 上午11.38.51

市建局於最新的土瓜灣三個重建項目,提出有史以來最高額的賠償,每呎為15,916元。但為不能改善舊區街坊生活,就算賠近1·6萬都只能搬離市區或住在更細更舊單位,所謂同區七年樓的賠償根本是幻想。

按無線新聞的計算,鴻富街的業主何女主單只有三百多呎,而獲得470多萬元賠償。但附近最接近7年的樓盤,有十一年樓齡,三百多呎單位要價六百多萬元,而五百多呎更要近一千萬。她只有選擇搬離土瓜灣,無法原區安置。

高額賠償為何幫不到街坊呢?原因如下:

1 市建局大量重建項目,現時土瓜灣3個新項目厭有620個業權,同時入市炒貴全區樓宇,令附近的樓價升值
2 大量街坊居住舊樓呎樓較低,如報導所示,金額較低,無用滅呎住回同區
3 大量樓宇有劏房或放租,賠償被扣減約三成,每呎1.2萬
4 樓換樓是假政策,必須補上新樓差額,除了整筆賠償,可賠上幾百萬

再者,小店和店舖在重建中,損失更大,他們就算搬遷,亦無市建局的協助,失去街坊,無法經營,項目並無舖換舖的安排,完全消滅社區,小店全被消滅。

有關賠償的問題,可見無線的報導
//http://news.tvb.com/local/5a280672e60383580fbe6998/
市建局以歷來最高收購價、每呎近一萬六千元,提出收購土瓜灣一批舊樓重建。不過有業主認為,未必能在同區買到同面積的單位。

資產水浸的市建局「一味靠嚇」,近日指旺角和油麻地的重建,將清拆800棟舊樓,收購成本要3476億元,扣除收益將有1380億元的虧損。但當中數字是誤導市民,利用財技,將收益估少,亦將收購成本估大,扮蝕大錢。

局方如何誤導市民,請見下:

1 老作賤賣豪宅,局方估算的地價竟然是每呎1.12萬元算,但以最新10月市建局的新盤My central ,平均每呎賣價達3萬元,地價遠超此數。本年初,啟德土地獲海航以1.3萬元呎投得,而下年預估長沙灣用地拍賣估價亦達1.4萬元。

2 市建局跟地產商合作,模式是收地價,再加分紅。這模式令市建局立於不敗之地,樓市波動而蝕錢的風險大部份由地產商負擔,而在收益估算中,局方並無計算上分紅的利益,如利東街項目,售樓收益溢62億後,地產商的住宅部份需五五分賬,商業部份則市建局佔四,地產商佔六。

3 收購成本中,早前局方在土瓜灣項目公佈時,指起碼一半收購的單位是劏房,而現時收購中,如果非自住會被扣,1/3至一半的賠償,即是收購成本起碼高估15%

收購800楝唐樓,即是全油麻地和旺角的舊區消失,大量手造工業和小店消滅,對香港絕對是災難。

市建局的做法,如同北京市政府,驅除低端人口,破壞社區,拆毀唐樓,基層連劏房和套房都住不到。北京的低端人口尚有鄉下可回,但香港的窮人可去哪裹呢?

局方為何要喊窮?一來局方的資產創新高,達至326億元,這類估算可減少社會的壓力。另一方面,局方想增加發展地積比例,令樓宇更密更高,破壞香港人的居住環境。

舊區為何要交給市建局呢?

除了市建局外,不少私人發展商,包括:恆基、英皇等,局方指免補地價重建也很難做,為甚麼呢?原因局方的開支巨大,早前計算,2013年員工達498,薪酬花費3.4億元,每位員工平均年薪為68萬,月薪5.7萬,是另一間有進行重建的機構房屋協會的2倍(29萬)。

市建局不擅理財,難做好油麻地和旺角重建,照理交給市場,其他發展商,或者由政府維修樓宇。局方的角色已走到盡頭,拆舊樓,起豪宅,這模式已行不通。與其讓局方員工賺錢,不如解散市建局,與民重新訂立舊區未來之路。

525 appealing

觀塘市中心重建設計又有大改動,市建局早前被指走數,提出新重建方案,分拆裕民坊重建,方便更新取得土地興建商場和商廈,違反2008年諮詢的方案,刪除獨立的鵝蛋型政府合署,增加商廈高度近一成,至60層高。
今次再有方案,鵝蛋型的政府合署變成半蛋型,並加入「竹筒飯的建築物。但公眾暫時無得睇,只有估估下。新方案不用鵝蛋,巧立名目,改用「半蛋」加「竹筒飯」,天花亂墜,但是一樣不諮詢公眾,沒有安置裕民坊商販,亦無回應公眾關注的高度問題,只是在區議會過場扮諮詢。
局方應先處理目前裕民坊百多位商戶,整體重建全區,而不是先清拆近港鐵的一段,令裕民坊變得更蕭條,引發治安和衞生問題,影響街坊生活。
目前的方案大幅改動2008年的諮詢結果,應該重新諮詢公眾,讓社會討論香港最大型的重建市區土地何去何從。
//最新方案的鵝蛋是「半蛋」加「竹筒飯」,保留了蛋的神髓,由全蛋換成半蛋,下面是圓桶形「竹筒飯」建築,底部加入有蓋廣場。
新聞

市建局上月提出「走數」的重建裕民坊新方案,沒有諮詢下,強行撤去政府合署,引發各方炮轟,局方被迫道歉。

局方不心息,藉傳媒(AM730)放風將失誤推給街坊和其他政府部門,報導指百位商販半世紀佔用裕民坊開設店舖,並指控地政署和屋宇署不收地。局方講法無疑「混淆視聽」,推諉負責。

市建局擁有政府的權力,為豪宅和商場發展,可強行收地,使用土地收回條例,抬走「佔用」的居民和商販。2013年,觀塘仁信里,局方運用警方和保安,突擊將經營三十多年的商販抬走,最後每戶只獲7萬元的賠償,當中的賽鴿店無法再在香港經營,過百年的行業無奈消失。

局方按商業運作作重建,亦獲政府免補地價和注資100億,有負責解決過百街坊的安置,這任務不應由地政署和屋宇署代勞。

局方沒有與商販溝通,報導中商販對賠償毫不知情。反而分拆裕民坊地盤,先行將近港鐵站位置重建,令市中心人流減少,令商販無法經營,唯有結業,節省賠償。

再者,市建局近年減少重建社工隊人手,由近十人,減至約1-2人,無心與社區溝通。

局方應該解決裕民坊商販的安置,保持社區原貎,而不是放風推諉負責。

原文連結
https://goo.gl/7itJ6T

river

HK01報導配上清溪川的相,以為翠屏河就變身,所謂活化翠屏河 ,其實是拆成業街公園做重建 。另一篇報導的題目是「活化翠屏河建智能水閘人工島 種水生植物防洪 化身港版清溪川 」,跟實情不符,純粹為渠務署宣傳。行過都知條翠屏河(渠)極臭,一池死水。花幾億攪大白象工程 ,全計劃都是為換地,拆走成業街公園,再重建商廈,迫死觀塘人,將公園搬到無雷公咁遠。這類工程都見怪不怪,但奇在依然有人相信。坐在臭渠嘆咖啡,花上10年攪啟德河,還未辦得到,至今都是地盤,行過黃大仙都奇臭無比,憑甚麼翠屏渠會比啟德做得更好呢?
每次做渠務工程必定提及清溪川,其實街坊不要富麗堂皇的韓國河溪,反而是簡單的河道,大樹兩旁,給老頭垂釣,路人談天。清溪川重點是市長李明博花二年,向公眾遊說4000次,跟十萬小販和商戶溝通,安置他們生計,而不是純粹大白象工程,香港政府最擅長巧立名目花錢,想一個名堂,再做宣傳,沒有諮詢,只有閉門做車,結果如何,不用多說。
改善觀塘社區環境很簡單,減少清拆工廈,降低樓宇密度。目前觀塘人多車多,多建十條清溪川都留不住街坊。
原文

現貌

舊貌

起動九龍東辦公室口說保育觀塘工業的歷史,但工業建築風格的駿業街熟食市場卻被改造了,變成不倫不類科幻的外牆設計,卻沒有安裝冷氣,無疑是浪費公帑。

近日,起動九龍東斥公帑一億,拆掉球場,興建工業為主題的公園,亦翻新駿業街熟食市場的外貌。

熟食市場是街坊的宵夜好地方,每晚都聚集不少藍領,喝喝酒、吃豬大腸,價錢便宜,食物美味。多年市場沒有冷氣,只有通風系統,社區訴求卻從沒有回覆 ,有商舖自行安裝冷氣,卻被食環署要求清拆

官方的做法僅改建外牆,拆掉照牌和安放幾條灰色的鐵柱,打造科幻的效困。但工程沒有解決社區需要,沒有安裝冷氣,亦將長椅放在市場外,明顯無視市場內的大排檔情況。筆者在晚上觀察不單無人坐在椅上,亦阻礙檔販放置桌椅,新設計的外牆跟原來的熟食市場大眾風格格格不入。以往現化主義式的街市外觀,記載工業年代的現代化發展,實用和簡單的設計,得體之餘,亦解決生活需要。當年設計的大門和招牌,通通被拆,換成灰色鐵枝,毫無工業時代的感覺,有違政府保育觀塘工業發展的理念。

駿業街熟食市場變醜了,反映政府上而下規劃思維,起動九龍東辦公室口說有市民參與,但不諮詢檔主和社區,於九東建立一隻隻的小白象工程,浪費公帑。檔主亦向我們反映新設計無用,而工程間,門外的空間被封,被迫暫停一個月的生意。

幸好,大排檔的味道依舊,請大家多點幫襯。

DSC07232

牛頭角配水庫

寧靜牛頭角配水庫變成一片地盤,花4億拆大片草地,拆設施,再起設施,勞民傷財,為甚麼呢?起動九龍東辦公室在觀塘推動士紳化計劃,將觀塘工業區內,清拆駿業街遊樂場,拆掉康樂設施(足球賽和籃球賽),重建為工業文化的草地,花費超過一億元。康樂設施搬至街坊的後山,牛頭角配水庫之上,此山一直街坊的晨運熱點但政府硬生生規劃,強行變成康文署的公園。另一部份被重建的康寧道公園,本來有一個門球賽和四個網球場,但起動九龍東建議先拆掉四個網球場,再在旁邊起四個網球場,計劃完全為起而起。我們在水庫大興山木前,拍攝和紀錄轉變。

日期︰3-5-2017
時間︰3-6pm

期待大家一齊同行,見証無聊的5億工程,如何奪去我們的大草地

牛頭角配水庫現貌
清拆駿業街遊樂場變草坪計劃(1億)

牛頭角配水庫被消滅計劃(4億)

http://www.legco.gov.hk/yr16-17/chinese/panels/dev/papers/dev20170228cb1-626-2-ec.pdf

http://www.legco.gov.hk/yr16-17/chinese/panels/dev/papers/dev20170228cb1-578-5-c.pdf

Share this blog

Bookmark and Share

分類

一起紀錄官塘吧! 行動吧!

觀塘市中心重建在即, 店子一個地一個被關上。不論是你的觀塘故事, 又或者透過同街坊傾偈, 所知道的故事, 又或者是攝影和錄像, 都歡迎你跟我們一起紀錄觀塘。我們希望透過這個網頁眾集一班朋友, 紀錄將要逝去的觀塘, 並了解這裏的過去, 再檢討現在的觀塘發展, 是怎麼回事了? 你可透過發郵件到kwuntong2007@gmail.com 或留言在comment裡。 flickr的相,請用「kwuntong」tag住,就可以在下面「看看"我"的官塘」中見到大家的照片

加入我們,一齊紀錄官塘

如果妳/你都有興趣將自已知道的官塘直接告訴大家,也可以電郵至kwuntong2007@gmail.com,就可以成為網站的編輯之一。 不論是文字、相片或是短片都無任歡迎,一齊記錄我們共同的社區故事。 如果想直接貼在此blog上,也可於https://en.wordpress.com/wp-login.php登入,就可以在此貼東西。 Name: kt2007 Password: kwuntong2007

您的意見

「Lai」對「被重建遺忘的餓死狗」留言
leungtaiwai」對「今天的「鴻記燒臘飯店」」留言
「lamyu」對「今天的「鴻記燒臘飯店」」留言
Joe」對「今天的「鴻記燒臘飯店」」留言
「Apollo Siu」對「七、八十年代雞寮(官塘翠坪道)」留言

一路下來

有幾多人上來

  • 1,087,585 hit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c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c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