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category archive for the ‘社區政策’ category.

昨天,數百計的市建局和執達令職員抬走舖戶林生。

今早,裕民坊剩兩間商舖中,許氏兄弟安記皮具收到法庭「最後通告」,指令5月12日要遷出,意味當日勢抬人清場。許氏兄弟承續父親店舖,於裕民坊經營已半世紀,為本地少有皮帶工匠,他們兩兄弟懷念皮帶匠父親,他們堅持開店。可惜,市建局回遷方案失妥,除了扣減賠償,令他們由舖主,變成租客,需租金高昂,令他們無法延續生計和手藝。他們唯有堅持下去,面對失去賠償的風險,誓要保住祖業。許生正申請法庭申請暫緩令,希望有時間與市建局溝通。

回遷失當 借商戶過橋

裕民坊正在圍封清拆中但小販、商戶安全安置仍然未解決。上月中,羅生的商舖被市建和執達令突擊圍封,上星期商戶林生收到第二封執達令信件,意味最快明天清場。而市建局四月底發出強硬聲明,表示「不能拖延」盡快清場。

現場在即,散貨場商戶林生,表示市建局沒有與他溝通,亦沒提出恰當的安置好,只重覆兩年前的賠償方案。明天起將會留守店舖,準備局方清場,就算清場後,他亦繼續到市建局總部抗議。

玲姐代表過去30年一直在裕民坊經營的流動小販,因為重建,他們已經由仁愛圍,搬至裕民坊。近日裕民坊重建在即,仍然未有處理他們13檔安置問題。由於人數眾多,他們要求市建局和食環署給予市中心來的固定位置,讓他們繼續經營,服務街坊。

鐘錶匠佘生,於觀塘裕民坊工作超過20多年,但至今仍然未獲發工匠牌。他本來在裕民坊近牛頭角的位置開檔,因為重建,要已經搬遷了兩次。近日收樓在即,觀塘區議會食物、環境及衞生委員會於3月16日亦通過動議,要求食環署向他發牌,但至今仍然未獲得牌照,意味着重建後沒有任何安置。

另外,裕民坊新市集、回遷商戶的裕民里,安排問題多多,生意慘淡,因為重建,街坊難維持生計。

裕民坊回遷方案,由業主變租戶,裝修費高昂,需圖則審批,並付出高昂的留位費,當成免租期,又限制多多,如:豆漿舖沒有堂食。過去失敗例子,利東街回遷, 十多年只剩下一間當年的檔頭。

市建局的會先方案失敗,無法說服件事經營的商戶,請致電都唔發出誠意聆聽街坊的訴求,包括考慮逐步增加租金的金錢為先方案,令到商戶得到妥善安置。並且協助通脹和流動小販,繼續經營,維持生計。

我們要求市建局
1. 與街坊溝通,暫停清場行動
2. 立即處理工匠、小販和商戶的安置問題
3. 增加宣傳,解決小販新小販市集和裕民里的回遷街坊生計問題
4. 減少重建的商業元素,保持裕民坊的原有社區網絡

YM2入伙一個月,觀塘人開始習慣一落地鐵站就過馬路去商場搭車,其實舊小巴站的位置仲有小販日日開檔搵兩餐。

#究竟邊度先係真裕民坊
#YM2不是裕民坊

本日市建局發出聲明,指「不能拖延」收回裕民坊的三位店舖,具體提出執達令清場行動。局方一味講錢,沒有回應商戶繼續經營的訴求,亦沒回覆我們提出的「衙前圍村重建逐步增加租金的安置」方案,更沒有提及解決兩位工匠發牌事宜,一味強調執達令清場靠嚇,裕民坊清場日期指日可見。

局方加速裕民坊清場,所謂的影響數以萬計重建,實情只為盡快收回土地,開發新的商場和酒店項目,如此對觀塘社區並沒有幫助。早前我們與報章報道,市建局提供的所謂公共空間,充斥着超過20多種的限制,限制公眾使用,令到以往合法的流動小販、盂蘭節無法在觀塘市中心存在,是建局的重建項目,只是以地產為本,並沒有以人為本。

觀塘重建後的住宅凱匯,年初呎價近二萬三元,無視觀塘作為全港最貧窮的社區,超出街坊的負擔。

局方文中提出的觀塘新市中心回遷個案,翻查過往的問題,灣仔利東街重建,我們知道會先最大問題是否繼續經營,局方只是用開業的照片,魚目混珠,目前利東街重建後,只剩下一個昔日經營的舖頭,其他回遷戶,無返經營下去。

目前裕民坊三位經營的舖主,是擁有裕民坊的舖頭,並不需要繳交任何租金,按照市建局的方案,他們將來只能變成租客。重建不能改善他們的生計,只能加重他們的負擔。

局市只提供半年的免租期,而之後增加至最高達$20000的租金,我們希望復業參考衙前圍村重建的復業方案,由600元開始,於五年之內逐步提升租金

目前局方的講法,態度強硬,只要求舖主接受方案,沒有任何溝通的空間,用上使用執達令的威脅口吻。觀塘重建在所難免,我們只希望舖主和工匠能夠繼續經營,維持他們的生計。

局方應該繼續和他們保持溝通,解決舖主和工匠他們面對的問題。

市建局本日的聲明

https://www.ura.org.hk/en/media/blog/blog_20210425#21

本日市建局發出聲明,指「不能拖延」收回裕民坊的三位店舖,具體提出執達令清場行動。局方一味講錢,沒有回應商戶繼續經營的訴求,亦沒回覆我們提出的「衙前圍村重建逐步增加租金的安置」方案,更沒有提及解決兩位工匠發牌事宜,一味強調執達令清場靠嚇,裕民坊清場日期指日可見。局方加速裕民坊清場,所謂的影響數以萬計重建,實情只為盡快收回土地,開發新的商場和酒店項目,如此對觀塘社區並沒有幫助。早前我們與報章報道,市建局提供的所謂公共空間,充斥着超過20多種的限制,限制公眾使用,令到以往合法的流動小販、盂蘭節無法在觀塘市中心存在,是建局的重建項目,只是以地產為本,並沒有以人為本。觀塘重建後的住宅凱匯,年初呎價近二萬三元,無視觀塘作為全港最貧窮的社區,超出街坊的負擔。局方文中提出的觀塘新市中心回遷個案,翻查過往的問題,灣仔利東街重建,我們知道會先最大問題是否繼續經營,局方只是用開業的照片,魚目混珠,目前利東街重建後,只剩下一個昔日經營的舖頭,其他回遷戶,無返經營下去。目前裕民坊三位經營的舖主,是擁有裕民坊的舖頭,並不需要繳交任何租金,按照市建局的方案,他們將來只能變成租客。重建不能改善他們的生計,只能加重他們的負擔。局市只提供半年的免租期,而之後增加至最高達$20000的租金,我們希望復業參考衙前圍村重建的復業方案,由600元開始,於五年之內逐步提升租金目前局方的講法,態度強硬,只要求舖主接受方案,沒有任何溝通的空間,用上使用執達令的威脅口吻。觀塘重建在所難免,我們只希望舖主和工匠能夠繼續經營,維持他們的生計。局方應該繼續和他們保持溝通,解決舖主和工匠他們面對的問題。市建局本日的聲明https://www.ura.org.hk/en/media/blog/blog_20210425#21

半億觀塘海濱音樂噴泉,於公眾質疑下,終於落成,引來社會恥笑。所謂「3D」音樂噴泉,只是簡單水柱射水,配上兩世紀前的音樂,跟90年的商場大型噴泉,並無大分別。1986年,新城市廣場建成首個音樂噴泉,引起社會轟動,男女老少爭相到此一遊。但想不到30多年的香港,仍然沿用音樂噴泉吸引遊客。公園,只需增加草地,讓市民在大樹下自由玩樂,不是強行管理, 到處禁止自發活動。為起而起,只浪費公帑,落仕,只得一片罵名。

裕民坊的小巴站和巴士站於4月2日畫上句號,60多年的歷史,為市中心轉車的街坊帶來方便,過去藍田、將軍澳、順利邨的街坊必經之地,也成就了繁榮的裕民坊。

而未來巴士站將會走入新商場下的地底,雖然候車室有冷氣,但四周的地方充滿着廢氣,變成另一個翻版藍田巴士站。今天,露天的裕民坊的巴士站,四通八達,方便使用,因為要起更高的大廈,更多的單位,更多的商舖,賺更多的錢,變成地底的密室,除了冷氣,就是廢氣。市民的福祉,不是市建局的考慮。

清拆裕民坊,竹棚圍住街道,人們委身穿過鐵架下。市建局將清拆後的裕民坊叫YM2 ,無疑是屍體上灑上一口鹽。商場取代街舖,酒店代替小販。將來的YM2,小販的面積比商場,變成1:110,而街舖比商場,為1:10 ,一切回不到從前,基層和社區為主的市中心,如鏡花水月。

裕民坊快消失,將來的觀塘市中心,重建後的裕民里,變成商場一部份,毫無特色,沒有共同的記憶,只成高檔消費的伴碟。回遷的舖頭,需要付上幾十萬的裝修費,每月付上最高兩萬多元的租金,小商戶難以生存。「觀塘」二字只是地鐵站名字,沒有歷史和文化,有沒有根源,一切拜市建局所賜,消滅香港文化

裕民坊的小巴站和巴士站於4月2日畫上句號,60多年的歷史,為市中心轉車的街坊帶來方便,過去藍田、將軍澳、順利邨的街坊必經之地,也成就了繁榮的裕民坊。而未來巴士站將會走入新商場下的地底,雖然候車室有冷氣,但四周的地方充滿着廢氣,變成另一個翻版藍田巴士站。今天,露天的裕民坊的巴士站,四通八達,方便使用,因為要起更高的大廈,更多的單位,更多的商舖,賺更多的錢,變成地底的密室,除了冷氣,就是廢氣。市民的福祉,不是市建局的考慮。

今早觀塘區議會食物、環境及衞生委員會通過由區會主席蔡澤鴻提出的動議,要求「向巿中心重建區內仍未獲牌照的工匠發牌」,並要求食環署署長回覆,解決工匠佘生的安置。會中,小組亦要求食環接觸已遷出的16檔靠牆檔小販及檔口,並安置他們於四月入伙由小販為主的裕民市集。希望延續工匠手藝,承傳觀塘文化。

觀塘市中心重建區內,五個工匠有兩個被迫退休,等不及取得工匠牌照,另外兩位仍未有牌照,即是鐘錶匠佘生和駱生 。佘生等待20多年仍未有牌照,2019年已約見食環處觀塘總監。本年1月時,區議員建議工匠遷入四月初入伙的裕民市集,但佘生仍未有牌照,無法遷入。駱生則在裕民坊工作,超過半世紀,為佘生的師傅,除了於合適位置繼續開檔,亦希望與他工作多年的侄兒可繼承工匠牌照。

目前,只有福嫂擁有工匠牌,並暫時有安置。她因為被食環丟棄在蟑螂滿佈的後巷,比食環的清潔工丟所有工具和貨物,上年街坊籌集萬多元重置補鞋工具和賠償給顧客,引起社會關注,才獲於裕民坊臨時安置。福嫂將獲安置於四月初入伙的市集,但至今仍未知檔口位置,亦未能考察場地,無法準備搬遷。

 
前日是建局公布觀塘裕民坊的復業方案,指出有15位前違規建築物商戶參與計劃,提出三年一半的市值租金,並有半年的免租期,方案表面看似很優厚,實際上是冇心令商戶復業。市建局只是借助商戶過橋,轉移公眾對局方毁滅觀塘的批評。
局方孤寒成性,不顧商戶死活。同樣是復業方案,市建局早前在衙前圍村重建對違規建築物商戶,局方只收取頭三年$600的月租,之後兩年逐步加至$6000,
 
相對衙前圍村方案,觀塘復業計劃極為嚴苛。觀塘的回遷方案,竟然需商戶繳交一半的市值租金,租金由5千元,至最高的達二萬多元,對於售賣日常用品的商戶來說,擔子十分沉重。所謂回復方案,租金竟可為衙前圍村計劃的30倍。
 
再者,參與計劃的只有違規建築物商戶,以大量合法商舖經營者,被市建局逼遷,冇辦法復業,只能領取現金賠償,無法在裕民坊延續生計,為何市建局只容許違規建築物商戶復業在原區復業呢?而不容許合法商舖繼續經營呢?
 
兩年前市建局因為裕民坊收地,向商戶賠償,但因為這計劃他們需要扣減10至25萬的賠償。所以所謂的租金優惠,實際上是要求商戶用賠償,作賭注。而他們三年後,除了要交付市值租金,亦沒有優先的續租權,有機會被驅逐離開將來的觀塘市中心。
 
觀塘市中心,是九龍東的商業集中地。整個重建計劃曠持超過10年,最終只有15位商戶復業,而他們的命運尚未知曉,早前利東街的復業方案中,復業戶能繼續維持經營的少之又少。市建局整個發展模式,驅逐基層居民和商戶,換成高檔的商場和寫字樓,對舊區格格不入。裕民坊只是他的其中一個犧牲品,市建局對香港的文化滅絕,每天也在上映中。
 
 
 
 

油麻地被圍封,2日後解封,事情高起,輕輕放下,無疾而終。劏房林立、污水渠亂駁、居住環境擠迫,舊區依然是病毒傳播的高危地方。

兩天的行動,並沒有改變舊區的生態,只有加深社會對舊區的刻板形象,住在舊區的基層和移民。坐困愁城,不知何日再被圍封。重建彷彿是他最後的希望,但是現時的市建局和私人的重建,只不斷趕走基層,沒有安置,等待他們只有另一個劏房。

香港的重建帶來絕望,但荷蘭的城市更新則創造希望。

荷蘭鹿特丹是歐洲第一大的港口,戰後,鹿特丹的繁榮,吸引不少移民,鹿城一半人口是移民或者是他的後代,當中土耳其、摩洛哥裔居多 。

社區融合,是鹿特丹的難題,也是歐洲的難題,藉更新不過他們成功解決了。鹿特丹南部本來是工人社區,後來被移民佔領,變成充滿罪惡,右翼民粹工人與左翼人土長期鬥爭,令城市難以管治。而2009年上任的市長Ahmed Aboutaleb是有摩洛哥血統的荷蘭人,改變這困境,利用更新和新規劃改善環境,成功討好左右翼。過去12年,政府拆掉鹿特丹南部約600楝公屋建築,並重新興建環境較好的新公屋,吸引中產移居該地,形成混合收入的社區,增加社區資源。士紳化是趕走原來居民,引入富裕階層。鹿特丹則留下原來居民,並引入中層階層。由於樓價較平,加上不同移民的文化豐富,中產欣然搬入該區,

相反香港的重建,將原有居民強行搬走,搬入新的貴族,中產階層,再用城堡式設計,用屋苑將樓宇圍封,與周邊社區分割,新和舊文化無法融合。鹿特丹講求的是增加居民的種類,透過長約2-3年的社區參與,與居民規劃新住宅。,成功將鹿特丹南部本來由主要是移民組成的基層社區,變成有中產來自阿姆斯特丹等地的技術人員。

佐敦的圍封沒有很大的防疫效果,問題城市的理念,重建的目標,病毒沒有眼睛,卻肆虐在基層社區,這就是規劃問題。我們的重建講求是利益,鹿特丹的重建追求的是融合,不同的理念,產生不同的效果。

詳情: BBC 節目 My Perfect City: Integration in Rotterdam

迫遷鞋匠福嫂失生計 市建:唔關我事 食環:疏忽, 不賠償
市建局和食環上周強遷鞋匠福嫂到滿佈蟑螂的康寧道後巷,二日後,補鞋工具和貨物被食環丟棄,令她生計堪虞,引發社會關注。觀塘工匠因重建的搬遷問題討論超過十年,上年三月,我們與工匠們在區議會向食環署請願,署方承諾跟進,本年初,區議員亦有介入情況,但結果為市建局清拆起豪宅,食環只懂強遷,發生沒收福嫂生財工具的悲劇。
市建局和食環為悲劇的禍首,卻拒絕向福嫂道歉及作出賠償,無視工匠的價值。
昨天,我們聯絡觀塘區衞生督察方志偉,他的下屬承認沒收福嫂補鞋工具,為「一連串既疏忽」,他指搬遷時,市建提供的鐵櫃無法上鎖,只用爛櫃放置福嫂的工具,並放置在內巷。晚上被拾荒者盗取櫃中物件,包括舊鞋,而早上清潔工掃街見到滿地舊鞋,以為垃圾就丟棄了。他指補鞋工具和已修補好的鞋無法追回,卻拒絕作任何賠償。他僅指與旁邊舖口溝通,福嫂可於路口擺檔,不用於環境較差的內巷工作。
市建高級項目經理梁錦秋拒絕負責,他指食環搬遷福嫂鞋檔, 一連串疏忽大意令福嫂損失過百對鞋,這是食環的責任。他拒絕賠償和道歉,僅會維修鐵製儲物櫃,增加上鎖功能,並改善後巷的加照明。
市建局和食環在迫遷鞋匠福嫂一事,互相推卸負責,有疏忽,亦不補償。現時後巷環境惡劣,白天亦有蟑螂和老鼠,放置不少垃圾,缺乏排水系統,沒有上蓋,長年積水, 亦無任何告示告之街坊補鞋的服務,不是工匠的理想環境。
福嫂年事已高,身體不好,亦長年照顧年老丈夫。她只求靠雙手,繼續做「斗零踭聖手」,服務街坊。補鞋工具伴隨她30載,現時難以購買, 就算有賠償,她也千頭萬緒,不知從何而來,60多歲被迫重新創業,一切從頭而起。
重建起豪宅,市建局賺大錢,這模式在觀塘市中心已無法改變了,局方網誌近月宣稱收回裕民坊的所有業權,為何工匠的安置不解決呢?局方眼中只有業權,沒有人,觀塘重建仍未解決。

Share this blog

Bookmark and Share

分類

一起紀錄官塘吧! 行動吧!

觀塘市中心重建在即, 店子一個地一個被關上。不論是你的觀塘故事, 又或者透過同街坊傾偈, 所知道的故事, 又或者是攝影和錄像, 都歡迎你跟我們一起紀錄觀塘。我們希望透過這個網頁眾集一班朋友, 紀錄將要逝去的觀塘, 並了解這裏的過去, 再檢討現在的觀塘發展, 是怎麼回事了? 你可透過發郵件到kwuntong2007@gmail.com 或留言在comment裡。 flickr的相,請用「kwuntong」tag住,就可以在下面「看看"我"的官塘」中見到大家的照片

加入我們,一齊紀錄官塘

如果妳/你都有興趣將自已知道的官塘直接告訴大家,也可以電郵至kwuntong2007@gmail.com,就可以成為網站的編輯之一。 不論是文字、相片或是短片都無任歡迎,一齊記錄我們共同的社區故事。 如果想直接貼在此blog上,也可於https://en.wordpress.com/wp-login.php登入,就可以在此貼東西。 Name: kt2007 Password: kwuntong2007

一路下來

有幾多人上來

  • 1,253,510 hit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c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