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category archive for the ‘官塘電影遊’ category.

[觀塘電影節系列(1)] 大家是否想看看昔日觀塘呢?除了相片,就要看舊片。第一套,當然要看經典,龍剛導演的<英雄本色>,後來80年代吳宇森版的<英雄本色>都採用他的故事改編。

大家留意15:00分,可見九龍灣一帶木屋,主角謝賢是一位釋囚,被社會歧視,淪落低層,在木屋區艱苦生活。最有趣是片中,謝賢和黑幫打鬥,竟把把木屋打爛,四塊木牆都近破碎了,木屋的生活何其脆弱,環境奇差。

大家又有否知道其他有觀塘的舊片呢?

文章來源︰星島 4-6-2012

文:曾肇弘

觀塘市中心重建在即,晚上從燈火通明的apm望過去,對面裕民坊一片昏暗,唐樓群十室九空,頗有一種破敗荒涼的末日感。此情此景,對於在這區長大的我來說,難免充滿感慨。想起早陣子看到一幀黑白舊照,那時的觀塘政府合署前面仍是一大片空地!怎知現在一切推倒重來,從頭開始。

相比起中上環、油麻地許多老街,裕民坊還很「年輕」,只有半世紀左右的歷史。戰後九龍東仍是十分荒蕪,人煙稀少,只有數條村落。直到本地工業迅速發展,政府才決定在觀塘移山填海,開闢工業用地(這是當時最大規模的填海工程)。到了上世紀六十年代,又逐步在工業區北面發展商業及住宅區,將裕民坊規劃成這「工業市鎮」的中心。縱使多年後工業沒落,大量廠房遷往內地,但裕民坊依然是區內最熱鬧的地方。

半世紀起落變遷

有人或許會奇怪為何裕民坊稱作「坊」(英文叫Square),而不是「街」或「道」,這固然是跟街道規劃成方形有關。裕民坊不但指位於康寧道與同仁街之間的大街,還包括巴士總站、公園一帶。不過,在今天的街坊口中,裕民坊甚至成為了觀塘市中心的代名詞。說起來,「坊」比「街」、「道」親切得多,而「裕民」也寄託了美好的願望——小市民終日為口奔馳,誰不是為了生活富足?

若從另一角度看,作為區內食肆、娛樂場所的集中地,裕民坊也一如其名,滿足了大眾日常消費所需。網上就有一幅攝於一九七八年的裕民坊夜景,相中酒樓、茶餐廳、戲院、銀行、國貨公司、沖印店、當鋪、鞋店的霓虹燈流光溢彩,汽車往來如織,一派繁華景象,差點令人以為是彌敦道。

「老觀塘」大概仍記得裕民坊先後有過國寶、富年華、寶華、同樂、天然、東苑等酒樓。然而,到了我成長的年代,裕民坊一街六家酒樓的「盛世」已不再,取而代之的是新興的快餐店。其中,位於街角樓上的麥當勞,曾在一九八一年創下全球麥當勞每日最高消費人次的紀錄,在區內也很有代表性。試問哪個觀塘學生未試過在那裏約人?還有溫書、傾Project、踢波後果腹……是的,我們這一代都像電影《秋月》的女孩阿蕙,麥當勞有着我們的許多回憶。這些年來,自己已不再年輕,但這家麥當勞除了將樓下一半地方讓給另一商戶外,其他卻好像沒有甚麼改變。

食肆以外,戲院也是裕民坊(以至香港電影)起落變遷的見證。麥當勞對面的寶聲娛樂城,前身是一九六五年開業、邵氏公司所有的寶聲戲院。以前搭地鐵回到觀塘站時,遠遠便可以望見戲院「今期放映」的大型戶外看板,可惜到我懂事、喜愛看電影的時候,戲院已經結業,並改作酒樓和遊戲機中心了。不過,酒樓改建的幅度不大,仍保留昔日影院的格局,外牆「寶聲」的紙皮石招牌更是至今仍未拆去,彷彿叫人毋忘這裏的身世

至於裕民坊與輔仁街交界、由左派經營的銀都戲院,則比寶聲戲院早兩年開幕。這座具現代主義風格建築,是由著名建築師范文照所設計(他早期設計的上海音樂廳,至今仍被公認為中國最傑出的影劇院之一),造型恢宏平實,倒符合觀塘及左派的草根形象

左派選擇在觀塘經營戲院,主要相信是針對這區工人眾多,為他們提供廉價娛樂。可是,開業不到數年卻遇上六七暴動,戲院亦捲入了政治風波。一九六七年六月十四日,警方派探員與防暴隊進入銀都戲院,史無前例以非法集會為理由吊銷牌照。據報道,「當時該院尚未散場,警方將命令宣布後,觀眾即行離去。警方人員將戲院大堂所張貼的煽動性大字報、標語和照片全部撕下,再繼續進入三樓放映機房,將封條貼在該院的三部放映機上,同時將懸掛着的戲院牌照取去。」想起黃秋生在《老港正傳》飾演的「老愛國」左向港,不就是銀都戲院的放映員嗎?為何整部電影卻對這段歷史隻字不提呢?

銀都戲院在二○○九年悄悄結業,其實之前十多年戲院一直在苟延殘喘,將大部分地方租予卡拉OK、超市、家品店等,剩下的影院主要靠放映色情片和港產片來吸引老街坊。記得結業前一年的夏天,我獨自溜進去看郭子健的《青苔》。戲院大堂狹小得很,然而,看見那部笨重的磅重機,還有人手畫票,也喚起了久違的舊式戲院的感覺。影院雖然只是原來二院的樓座,但依然比今天的迷你戲院大得多,可惜觀眾只有寥寥兩、三人。後門也很久沒再使用了,只留下「九龍皇帝」曾灶財尚未褪色的墨寶。

扼殺庶民生存空間

庶民也許就像青苔,具有微小但頑強的生命力。裕民坊特別是裕華大廈、國泰大樓一帶,街坊小店和攤檔包羅萬有,樓下有五金店、涼茶鋪、生果檔、時裝店、家具店、牛雜檔、報紙檔、魚具店、鐘表行、影印店、賀卡店、影碟鋪……全都擠在一起,僅餘狹窄的小巷供行人來往;唐樓上則有健身院、跌打醫館、髮型屋、芬蘭浴等。城市規劃名著《美國大城市的死與生》的作者Jane Jacobs,假若生前來到這裏,恐怕也會驚歎此地的混雜多元及來自庶民的充沛活力。

當然,我不是就此全盤否定重建的必要,也無意過度美化舊區的環境(裕民坊的衞生向來都不敢恭維),但是,當看見一家又一家小店陸續結業,心中那份悵然始終揮之不去。這些年來,市區重建已淪為扼殺庶民生存空間的元兇。不難想像,他日觀塘重建完成,又是大商場、連鎖店的世界,到時縱使裕民坊的名字沒變,也不再是我們所愛的裕民坊了。

曾肇弘,中文系畢業,遊走於城市的大街小巷,沐浴於文學與電影之間,在科技年代努力尋找前人的足迹。

網誌:http://swtsang.mocasting.com

 

 

 

 

 

編按︰《奪命金》可說是九龍東的電影,鏡頭遊走官塘、九龍灣、啓德…深深刻劃金融海嘯下的眾生相,一部屬於香港人的電影,又可細閱官塘和東九舊區的轉變,誠意推介

文章來源︰明報30-10-2011 (敬請注意:內文透露部分劇情)文︰奇夫

《奪命金》第一幕,高角度俯瞰九龍舊區雜亂的風景,教人想起《無味神探》的起首,也告知了這是一齣有關九龍的電影。

《奪》片的觀眾,要不緊跟劇情慨嘆人性貪婪或金融體系的荒謬;就是欣賞各路老中青演員的精湛演出。可是作為一個location freak,100 分鐘就是鎖定人物背後的街道,欣賞一幕幕的城市影像讀本。

《奪》片三個故事平衡推進,三位主角無力飄浮在環球經濟大潮之中,無獨有偶,電影也是沿九龍三線風景線,交織出回歸前後的經濟脈絡。

風景線一: 工業式微東九龍

看着三腳豹(劉青雲)替拜山華(張兆輝)張羅保釋金,來到開源道找上轉行經營廢紙回收的火爆森(黃日華),親切猶如重遇故友。說的不只是黃日華,而是對觀塘的感覺。銀河映像大本營設在觀塘,因利成便,取景往往就地取材。鴻圖道跟開源道一縱一橫,光影裏幻化為詭異凶險的銀河江湖,影迷早已是瞭如指掌。杜琪峯的影像回歸觀塘,自是有種回家的舒坦。

火爆森遠離江湖, 收起火氣, 孜孜不倦幹起「實業」,正好暗合觀塘的發展圖譜。觀塘往昔也算火氣十足,一九五○年代開始便肩負工業騰飛的重責。從牛頭角到裕民坊到雞寮,源源不絕輸送大量廉價勞工,朝着海邊的工廠,迎着海外的訂單,成就了經濟奇蹟。那時觀塘人頭湧湧,個個精神抖擻。穿梭觀塘的電影人物,不論是六十年代龍剛版《英雄本色》的李卓雄(謝賢),還是一九八○年代《公僕》的黑白對家(李修賢、黃伯文),都是陽剛十足,火爆森回到從前,恐怕也不例外。轉眼三十年,工業式微,觀塘剩下的多是物流中介公司,當然裏頭還有不少隱形富豪,可是根基早已北移。火爆森如何苦幹,不外是為北方龐大的工業機器抬槓,更不消說那些呆在港鐵出口回收免費報的公公婆婆。火爆森腰袋裏的現金再多,都只是手作經營,兼為這些昔日的工業先鋒以「無形的手」提供聊足糊口的退休保障。

從火爆森的街頭作業轉到凸眼龍(姜皓文)的黑市期指,三腳豹輕易地找到保釋金的着落。鏡頭由觀塘走到九龍灣,三腳豹跨越的,不是宏泰道、常悅道幾條街,而是從工業年代到資訊年代之間的鴻溝。工業年代的創富方程式,離不開加減乘除的算術關係。儘管你目不識丁,背懂乘數表,數口比人敏感,就是鍾原(盧海鵬)這樣的色老頭也「放數」維生。即使凸眼龍口中古巴雪茄的markup,還不過是供應鏈上層層遞加的交易費用,算不上真正的槓桿效應。來到全球化的數碼世界,創富增值不再靠加減乘除,而是衍生工具。CDO/COO 按揭資產證劵化再槓桿化,產生出來的金融黑洞,莫說一般MBA 弄不清楚,隨時得要好些rocket scientist 或是quantum physicists 才能弄個明白。如斯複雜的全球賭局,又豈是一般白丁散戶所能掌握。

香港的升斗市民在後工業時代,不能再直接影響生產關係。無論是「攞正牌」的投資顧問Teresa(何韻詩),還是「撈偏門」的凸眼龍,只能擔當中介角色,沒能參與高端的金融產品設計,銷售也不用takeposition,只消「過水濕腳」賺取spread 或手續費便功德圓滿。從工業生產到銷售中介的範式轉移,人們的思考模式也得挪移,通識課程成為必修科目,正是理所當然。從買辦到代理,生存之道在於投其所好、侃侃而談。下一代學子通通都識,遇有問題嘻嘻哈哈左右各打兩巴,再來一句見仁見智即可;就如投資產品價格可升可跌,甚至可能承受全部損失一樣的字眼,一切與人無尤。 繼續閱讀文章 »

<<癲佬正傳>>(1986, 導演︰爾冬陞)片中可見高超道邨和旁邊的寮屋區,劇情講述演工的馮粹帆關心精神病患者,而進入寮屋區探訪演病患者的周潤發,當時鐵屋的簡陋和荒蕪,與垃圾為伍,如菲律賓的貧民窟,更突顯精神病患者在社會中的邊緣化,精神印象難忘。

除了官塘,片中也可見20多年前,慈雲山邨、上海街、港島區唐樓林立的舊貌,片中的攝影和取景也是不錯。

經過筆者家人証實,這片原來是油塘高超道一帶,而筆者的幼年就生活下段片段中的寮屋,再以下走的臨海木屋,環境極為惡劣,現在已不復再見。下圖為高超道邨窗外見到的寮屋區,相片應拍於80年代。(相片取自"昔日高超道邨街坊會“,這是一個不錯的網頁,收藏不少老照片)

光榮但無耐

最後的一套戲是"絕命派對", 觀塘市中心重建, 表面風光喜洋洋, 但背後何償不是對本區居民生活, 對街道文化的一種"絕命派對"?!

六十年代,小學書會說這是「香港起飛的年代」,工業城市官塘和荃灣建立,產品暢銷全世界,工展小姐的盛放,大會堂和愛丁堡廣場等落成,有學者說是香港人身証構成的開始。

但實事真的這樣美好嗎?六十年代官塘又怎麼樣呢?

可以看看這套由大導演龍剛在1967年拍攝的<<英雄本色>>,吳宇森版本就是依照這版本改篇。

故事講述釋囚(謝賢演)想重新容入社會,雖然有不少人幫助,但卻不被社會接納,後來為救親兄弟,只得重回牢房。

拍攝的場地為九龍灣的寮屋區,是當時不少國內移民和低下階層的住所,勤力又低工資,香港發達的神話就是他們的貢獻。

故事詳情可見這網站

http://hk.myblog.yahoo.com/donnymak7626/article?new=1&mid=2695

http://hk.myblog.yahoo.com/donnymak7626/article?mid=2716

對不起,有關的連結網主不容許連結,請到這網頁收看http://hk.youtube.com/watch?v=ap-oocYcfCE

寮屋區有不少惡霸,主角路見不平,見義勇為,卻開罪不少壞人。

以上的片段可在這網頁中看到http://hk.youtube.com/watch?v=yqSvRYYz-EE&feature=related

這幕也是寮屋區。

這段片可見第一幕是工業區的小販檔,第二幕是牛頭角互助委員會,第三幕是雞寮,之後是碼頭,最後是彩虹邨。

以上的片段來自1984年的電影"公僕",編導和主演皆為李修賢,這套電影當時反應不錯,李修賢曾因此獲得金馬奬最佳男主角。這套電影大部份都在官塘拍攝, 包括︰裕民坊(可見當時酒樓的盛況)、雞寮(重建前的雞寮23和24楝,當時為小學),沒有觀塘繞道的官塘碼頭和牛頭角上下邨。

該片是想討論當時警察在混亂的公屋環境下,時常作嘔打犯人,屈打成招,引致誤殺小孩,究竟是執行職務重要,還是生命更需尊重呢?

Share this blog

Bookmark and Share

分類

一起紀錄官塘吧! 行動吧!

觀塘市中心重建在即, 店子一個地一個被關上。不論是你的觀塘故事, 又或者透過同街坊傾偈, 所知道的故事, 又或者是攝影和錄像, 都歡迎你跟我們一起紀錄觀塘。我們希望透過這個網頁眾集一班朋友, 紀錄將要逝去的觀塘, 並了解這裏的過去, 再檢討現在的觀塘發展, 是怎麼回事了? 你可透過發郵件到kwuntong2007@gmail.com 或留言在comment裡。 flickr的相,請用「kwuntong」tag住,就可以在下面「看看"我"的官塘」中見到大家的照片

加入我們,一齊紀錄官塘

如果妳/你都有興趣將自已知道的官塘直接告訴大家,也可以電郵至kwuntong2007@gmail.com,就可以成為網站的編輯之一。 不論是文字、相片或是短片都無任歡迎,一齊記錄我們共同的社區故事。 如果想直接貼在此blog上,也可於https://en.wordpress.com/wp-login.php登入,就可以在此貼東西。 Name: kt2007 Password: kwuntong2007

一路下來

有幾多人上來

  • 1,253,513 hit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c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