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category archive for the ‘街坊文告’ category.

市建魚目混珠製財困 倒果為因懶抗爭

不要豪宅還地於民  重新檢討市建角色

[聯署聲明]市建局昨天宣佈上半年虧蝕23億,為本月24日的立法會工作會議,收緊賠償和擴大重建地盤等賺盡建議造勢。局方諉過保育團體阻礙收地清場,實情是局方立場強硬,拒離與居民溝通,分別在上年10月和本月在觀塘仁信里和深水埗海壇街暴力清場,沒有解決安置,先後消滅香港唯一的賽鴿店及迫使海壇街黎生企圖跳樓控訴置,手法暴力與不公義。

局方年初才高價招標馬頭圍新山道項目,再花18億補貼地產商在觀塘市中心重建項目興建交通交滙處,再運用財技,製造收樓撥備,將觀塘超過180億的第二期發展留待下半年入帳,嚴如上市公司,魚目混珠,為達賺盡擴權收緊賠償。我們反對市建局擴大自主重建地盤至4-5萬呎,消滅街道和社區,換來豪宅商場,如︰觀塘市中心和海壇街重建將有5條及1條街道消失,趕絶基層生活,市建局只重賺錢,無視社區需要。局方亦指出虧蝕因建築成本上升,而每呎4000元成本,全因局方的豪宅化,而建築成本亦是合作的發展商負擔,局方只是收樓及坐等分紅,明顯有失實之嫌。

局方放風︰「業界指出,近年部分非重建區的社會團體對重建項目提出不同的意見,左右重建進度…」(信報, 18-6-2014),指控民間團體左右海壇街、觀塘收地。實屬漠視民情,盲目發展,無視自身賠償不公。「活在觀塘」等關注觀塘市中心重建的團體在早2007年已協助和紀錄觀塘重建,並在2013年獲深水埗邀請,協助海壇街街坊,並與衙前圍,深水埗等的重建組織保持良好關係,而局方只需信守在<市區重建策略>的誠諾,執行真正的「樓換樓」,並「受重建項目影響的住宅租戶必須獲得妥善的安置」,推行舖換舖及協助小販、商戶復業,聆聽市民意見,減少興建豪宅,保留社區網絡,市區更新必然順利無礙。

局方在市區收地,免去補地價達65億,轉變為逾萬呎豪宅,無視本地房屋需要。政府理應約束監管,而非開發東北等大白象項目,畫餅充飢,讓市建局式協助地產商收樓發展的重建,再次蔓延新界,滋長官商勾結。

局方倒果為因,將重建速度歸咎於劏房大增和重建戶熟悉賠償政策,實情是市區重建令舊樓日少,劏房供應大幅減少,租金大升,單是深水埗就有19個重建項目。而重建賠償不公,重建戶,要求10多年的「樓換樓,舖換舖」,至今未做到,熟悉政策,跟局方爭持合理安置,竟成詬病。局方「以錢為本」,才是重建效率不高的原因,按青山道項目的<社區影響評估>中,8成業主因出租被扣減3成賠償,而局方藉此可節省近3成的總賠償。

我們對政府和市建局訴求如下︰

  1. 重啟<市區重建策略>檢討,檢視市建局的角色、財政和權力前,不可讓局方擴大權力
  2. 完成檢討前,停止主動開展重建項目
  3. 公開財務和賠償數據,增加透加度和問責性,包括:樓換樓的成效,需求主導項目賠償

聯署︰土地正義聯盟、聯區重建街坊互助平台、深水埗海壇街重建關注組、觀塘仁信里關注組及活在觀塘

廣告

深水埗海壇街項目的重建戶蕭太近日已收到最後的執達吏信,被政府告之5月5日會抬離家園。昨天(4月30日)下午3時,市建局以「危險」為理由,派人強拆她單位的鐵閘與大門。街坊多阻止,不得要領,無奈目睹家園被市建局破壞。原來有鐵閘和大門的單位是「危險」,這是誰的安全呢?還是方便抬人和威迫的手段呢?蕭太唯一心願只想「樓換樓」,市建局能跟她談一下嗎?卻先使橫手,讓街坊活在膽戰心驚中呢?

圖為蕭太單位,已被拆去大門和鐵閘,剩下走廊

 

 

物華街市集事件上,本日6時,市建局首次落區,傳訊總監邱松鶴(圖左三)帶同工程師和承辦商見小販,在場職員面如死水。邱松鶴答應兌現誠諾 “無縫交接" ,讓小販肥妹營業至新街市落成。封場工程時,保存七個通道位。局方本想圍封市民聚集的中庭空間及市場內的地標建築電箱柱,現收回方案,可暫時保留。亦會減慢封場進度,終於肯與小販溝通,減少對他們生意的影嚮。

留守小販肥妹滿意現時情況,局方終於處理問題,讓她繼續經營。但局方乃未肯定確實市集落成日期。

今午一眾觀塘和深水埗重建街坊,到北角政府合署的地政總署抗議,希望找尋署長甯漢豪對話,暫緩對街坊收地的控告,徹查每個街坊案例,不要作市建局建豪宅打手。街坊久候署長未果,而署方更關掉門鈴,多次推說署長不在辦公室及兩位副署長開會為由,只派出行政主任接信,並誠諾7日內回覆。

地政總署助紂為虐,協助市建局收地建豪宅,沒有妥善安置下,動用<土地收回條例>惡法,控告觀塘和深水埗的重建街坊,他們勢將被抬離家園。11月29日觀塘街坊再次被地政總署迫上法庭,面對官方機構的壓迫,犠牲家園,假借公眾利益之名,實為市建局建豪宅賺大錢。

市建局主席蘇慶和早前表示市建局是地產商,市區重建計劃,逼走舊區的居民和小商戶,興建豪宅和商場,令市建局和發展商從中得到豐厚盈利,局方今年盈利達44億,屢創新高,重建只是一個商業地產項目。最新觀塘和灣仔的重建項目,規劃成豪宅劏房,發水賺盡,呎價更達1.5萬及2.3萬元,所謂「以人為本」的重建全束之高閣。再者,市建局於上月凌晨4時清拆仁信里的店舖,消滅全港唯一賽鴿店,破壞社區和香港特色,手法令人齒冷。

地政總署作為政府部門,運用公權力去逼走街坊,協助市建局和地產商謀利,是不恰當的做法。被控告的案例中,地政署亦無居中協助街坊,如︰凌記書檔的案例,市建局把50多年的租書商店當成貨倉,剋扣賠償,亦無任可安置方案。

街坊要求署方可網開一面,在市建局與重建街坊傾妥賠償前,停止運用<土地收回條例>控告及迫遷街坊。此外,署方亦應介入協助受重建影響的街坊,釐清業權的問題,不要讓市建局蒙混過關。

市建局於11月12日發聲明,指於11月10日播映的《鏗鏘集》未反映事實,我們對市建局的聲明不盡不實,而將重建欠妥失責的問題委過傳媒,深表憤怒。

首先,局方指仁信里為官地佔用人。當市建局宣佈年底內收回土地作招標時,而食環署在本年頭,才告之仁信里土地使用人有關接管土地事宜,30多年政府並無任何通知,對該土地使用不聞不問,反映食環署協助局方收地之嫌。而10月24日凌晨4時,食環署和市建局動用過百職員,強行清拆仁信里的舖位,包括︰全港唯一的賽鴿店,而當時三位使用人並沒有與局方達成任何賠償共識,局方亦無跟進他們的安置事宜,讓賽鴿業因觀塘重建消失於香港,完全不符局方所謂的「合情合理」,強行消滅社區和香港特色。

第二局方指根據追蹤調查,約75%業主可於觀塘或東九龍重置另一個單位居住。實情是2009年的130人追蹤調查中,只有4成人能在觀塘重置物業,另有3成在其他地區置業(24-6-09文滙報)。所謂「原區重置」變成局方的「語言偽術」,被擴大至整個九龍東。而局方一直說按照同區7年樓齡賠償,但最接近7年樓齡的觀塘樓宇已是1998年落成,達15年樓齡的海天苑,局方如何做到同區7樓樓齡的誠諾呢?究竟重建業主購買的樓齡如何呢?局方亦未有公佈。而局方的社會影響評估中,指出42%的居民為租客、二房、三房客,他們都是非業主,他們的安置又怎樣呢?

局方可用<<土地收回條例>>的尚方寶劍,有政府公權力支持,本年盈利亦創新高達44億,促請局方真正落實「以人為本」的重建,「樓換樓,舖換舖」,不要以建豪宅為本,關心和聆聽受重建影響的居民,包容不同的意見,不要持權打壓異見聲音。

活在觀塘
2013年11月12日

有關市建局聲明的報導可見蘋果日報︰

市建局批《鏗鏘集》未反映事實

相中聲援的議員是誰?霸氣渣鴿的長毛是也!(相最右)另再謝謝馮檢基議員支持我們!為我們解釋2006年,賽鴿發牌的爭議。

今天下午,街坊和義工到政府總部抗議,希望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不要再攪封路、截水等小動作,停止騷擾街坊。立即為鴿舍發牌,讓他們繼續經營,並發出小販牌,不要幫市建局收樓建豪宅。
市建局快為街坊妥善安置和賠償,就可慢慢賺錢,盈利再創新高!

活動新聞稿以下︰

賽鴿是家禽 還我售賣權

食環勾結市建 趕絶市民生計

政總向高永文示威

食環署和市建局於觀塘市中心重建項目,聯手仁信里清場,趕傳統行業和小商戶。全港唯一鴿舖國際鴿店主培哥,小販四哥和義工留守仁信里一星期,希望當局可讓他們繼續經營。我們帶同紙鴿,亦象徵賽鴿業死,賽鴿應屬食用的家飛禽,市區重建能屠殺賽鴿業。

培哥願意遷至旺角雀仔街繼續賣鴿,並多次提供賽鴿健康的科學証據,亦承諾其賽鴿健康及再頻繁外出飛行。可是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及下的卻將賽鴿歸納為食用家禽,更推說賽鴿有較大可能與其他野鳥接觸,從而發賽鴿展覽牌,使他無法在店內放置賽鴿,只能用相片展示賽鴿給顧客。而四哥亦要求食環署重發小販牌照給小販助手,同樣不得要領。

當局拒絕跟受影響人士正式會面,並用封路等小動作,威嚇街坊。我們深感不滿,決定到食物及衛生局,向局長高永文示威。

我們食衞局和食環署的訴求如下:

1, 食衞局給予國際鴿舍在旺角雀仔街的賽鴿展覽牌,讓他繼續經營賽鴿業

2, 食環署不應淪為市建局方打手,幫手收舖建豪宅,並跟我們正式會面商討

3, 給予四哥等住戶和商戶賠償及安置前,不應騷擾他們

主辦:聯區重建街坊互助平台、活在觀塘、國際鴿舍及觀塘和深水埗等重建區街坊

留守護鴿舖 保鴿業生存

市建食環勾結 趕絶本土行業

 [新聞稿]10月2日,食環署和市建局正式踏入清場滅鴿時刻,官方人員可強行圍封抬人,趕絶傳統行業和小商戶。全港唯一鴿舖梁生和小販四哥決定留守仁信里,希望市建局可讓他們繼續經營,維持生計。為着本地白鴿業和重建政策的公義,決定升級行動,於10月2日正式踏入留守期,保衞本地行業、商戶生計,落實以人為本的重建,我們將舉行誓師儀式,將用紙摺成巨形紙鴿包圍鴿舖,象徵白鴿的守護,賽鴿業應繼續生存。遊行致食環署於觀塘的分署,要求食環不要當市建局收地打手及發出白鴿展覽牌,保持本地特色行業、商戶生計。

梁生已表明願意遷至旺角雀仔街繼續賣鴿,並多次提供賽鴿健康的科學証據,但食環署無視理據和街坊生計,轄下漁農署一意姑行不批發雀仔街的白鴿展覽牌,使他無法在店內放置白鴿,只能用相片展示白鴿另外。而四哥亦要求獲得安置興建中的臨時小販市集。市建局的賠償機制千瘡百孔,仁信里商戶江生亦沒有任何賠償,而下舖上居的胡生仍然居於仁信里,他的商舖也沒有任賠償。

觀塘市中心重建區內,香港僅存的地攤租書舖凌記書店、本地少數的大型模型店偉利模型及住客亦將面臨同樣的迫遷。為着本地白鴿業和土地政策的公義,決定升級行動,於10月2日正式踏留守期落實以人為本的重建:
訴求如下:
1, 食環署給予國際鴿舍在旺角雀仔街的白鴿展覽牌,讓他繼續經營白鴿業
2,
市建局應主動妥善處理重建,食環署不應淪為局方打手
3,
給予胡先生和四哥等住戶和商戶賠償及安置

地點︰仁信里的「國際鴿舍」(站於仁愛圍旁)

傳媒查詢:馮炳德 (68968601) 袁智仁(6220 6769)

DSC00964lr_astia 100_con-15_nostalgia_150_60_0ni

某月某日,廢墟般的仁愛圍上,除了看到巡邏的URA士兵外,竟然還隱約聽見陌生的音樂。好奇心向著聲音的方向走去,大街上站著的正是位年約七十的外國街頭演奏家。大廈的灰色水泥外牆、關閉的玻璃窗戶以及用木板封妥的冷氣機位,交織成他的表演場地背景。這刻想起電影「The Pianist」裡的場景。

一邊拉小提琴一邊偶爾打量擦身而過的路人。沒有觀眾,至少十多分鐘裡一個也沒有。唯一不缺的是行色匆匆的路人的腳步聲和間中放進琴盒內的紙幣。

聽了數首樂曲後,上前和他聊了幾句。最後買了他在法國老家自行錄製的CD,算是表示對街頭演奏家和藝術的點點尊敬。

官塘,人去,樓空。

今天路經轉車的異地居民的腳步,大概留不住法國小提琴手的上世紀浪漫音符。

作者:ronald leung

其實在兩個星期前, 即是中秋節翌日假期, 我跟我朋友本想再次遊歷我小時侯長大的觀塘物華街光輝大廈,

我初時心想, 應該很易進去吧. 但是原來而家看守著大廈的, 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年代的看更阿伯…

而是一個穿著制服, 看似40多歲的女保安員, 此女保安員看似師奶, 但係佢講野都強硬, 我們表明來意話想入去影幾張相,

佢話唔得, 要我地同乜乜(我都唔記得乜野機構)申請左, 先可以入去, 佢仲好大條道理話,

如果你呀, 你自己果層樓有外人來你都唔鍾意啦 (其實佢態度好好, 只係我表達返出來唔係咁好)

結果真係入唔到去, 我唯有懷著失望+絕望的心情離開, 因為真係覺得, 我以為都唔係旨意再入去了…

今日講既係咁多… 所以如果各位版友想再次去觀塘舊樓作家訪, 大家要事前做點功夫了, 同埋如果真係申請左去行, 記得叫埋我. 謝謝!

大家好, 我又來發表感受了, 希望今次的感受不會引來太大迥響吧 (點解咁講? 詳見我上次講述"新麥記"之後果堆回應吧.
我希望大家, 呢度都算係私人地方, 鍾意既咪留個言, 唔鍾意既睇完就算啦, 唔好嘈嘈閉.

廢話講完, 我今次既題目係"觀塘已經開始暗淡無光, 是真的, 都上兩個星期了, 即大約14/5, 我同朋友又再回來觀塘行一圈, 已經發覺更多的商鋪, 住宅已經遷出… 無人做生意, 無人住的地方當然亦都無人會開燈… 所以… 行過觀塘市中心, 即係銀都, 百佳, 裕民坊一帶, 總係覺得唔係好夠光, 條街仲差不多仲黑過鄉村無街燈既地方… 我心諗, 點解好地地一個地方, D樓又未至於就快塌, 點解咁搞咁大個重建? 而且搞重建又拖咁耐, 有D商鋪市民仲可以繼續做生意, 繼續住, 但係隔離附近就搬走晒, 十室九空… 好似好荒廢咁… 其實可唔可以做得好D, 劃一個deadline, 所有人都要果個deadline前遷出, 唔好俾太多荒廢時間出來好嗎? 而家望到觀塘咁暗淡, 我恨不得即時收埋其他鋪, 將整個觀塘加上圍板, 拆晒佢算吧….

上次我又提到, 我很喜歡的裕民坊巴士總站的牛什麵… 唔知幾時會被結束, 上兩星期, 14/5我又去過, 結果… 在內街的麵檔已經全部結業了… 我想見的"所有麵檔一齊last day"無法看見了… 在內街的麵檔我咁大個仔都未幫襯過… 而家無得去試了… 現在只餘下最近巴士總站的一檔, 我食完終於鼓起勇氣問老細, 問佢幾時都會… 佢話佢都未知, 因為佢話人地俾個收購價唔好所以企硬… 即是說, 佢都唔會定下一個last day, 只要有一天佢覺得人地開個價好既就會唔做的了…

(今次好多野想講) 仲有, 20/5無線的街坊廚神係講觀塘, 我睇完之後真係O晒咀, 我自問住了觀塘都廿幾年, 我完完全全沒試過, 也沒聽過佢地節目介紹果D所謂"正野"… 只係行過見過薑汁撞奶囉, 不過我以為係好普通既野食je… 俾個節目講得咁利害… 咁我心目中最代表觀塘既特色野食又係乜? 都係裕民坊麵街啦… 同埋只會深夜出動既推車仔 – 碗仔翅, 豬紅豬腸, 同埋煎蠔餅啦. 可能我唔係太識食, 我都唔會話邊D野好食邊D野難食咁.

好啦, 今日講左好多唔講啦, 我再次提醒各位, 你地睇完我以上感受, 歡迎發表正/反意見, 不過唔好借我題發揮, 去引起罵戰囉唔該.

Share this blog

Bookmark and Share

分類

一起紀錄官塘吧! 行動吧!

觀塘市中心重建在即, 店子一個地一個被關上。不論是你的觀塘故事, 又或者透過同街坊傾偈, 所知道的故事, 又或者是攝影和錄像, 都歡迎你跟我們一起紀錄觀塘。我們希望透過這個網頁眾集一班朋友, 紀錄將要逝去的觀塘, 並了解這裏的過去, 再檢討現在的觀塘發展, 是怎麼回事了? 你可透過發郵件到kwuntong2007@gmail.com 或留言在comment裡。 flickr的相,請用「kwuntong」tag住,就可以在下面「看看"我"的官塘」中見到大家的照片

加入我們,一齊紀錄官塘

如果妳/你都有興趣將自已知道的官塘直接告訴大家,也可以電郵至kwuntong2007@gmail.com,就可以成為網站的編輯之一。 不論是文字、相片或是短片都無任歡迎,一齊記錄我們共同的社區故事。 如果想直接貼在此blog上,也可於https://en.wordpress.com/wp-login.php登入,就可以在此貼東西。 Name: kt2007 Password: kwuntong2007

一路下來

有幾多人上來

  • 1,053,332 hit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c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