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category archive for the ‘觀塘重建訊息’ category.

她的名字叫英亞,五層高的英亞工廠大廈,位於觀塘道368號,建於1965年,典型工業年代的現代主義建築,近日被清拆重建,改建成商廈。她是工廈建築的代表,當年的特點是實用先於美觀,藍色的牆框和窗框 ,白色的外牆,形成衝突的顏色,吸引途人注意,配合方正的外型,代表工業年代的美學。藍白色亦是前大業主美亞集團的顏色,簡單的配搭,仿如大型街頭廣告。與旁邊同樣色調的美亞工業大廈相映趣,後者建於1971年,樓高10層,比英亞高出一倍,同樣由美亞集團持有 。
英亞最有名要數雷達行,香港最古老的飛機模型公司雷達行,成立於1957年,上年因重建搬至九龍灣的工廈之上。雷達行早期在尖沙咀開店,後來搬至英亞經營幾十年,面積超過一千呎,被人形容為飛機博物館,天花版都吊滿模型幾十隻飛機,價錢由幾千至幾萬元不等,而店外掛着兩隻大型飛機,面向觀塘道,亦是工業區的地標。職員表示早期飛機用汽油發動,香港只剩下兩間專賣飛機的店舖。

shopPic

 2002年被新鴻基以一億元收購美亞工廠大廈,亦傳出購入美亞的業權,並計劃清拆重建,變成APM/創紀之城的一部份。但工程延至今年進行,配合巴士廠重建,而美亞剛於2011年完成翻新。
起動九龍東辦公室聲稱「 文化傳承」和 「保育工業傳統」,不但拆毀駿業街市場的立面,破壞文物遺產,亦無保育戰後典型的工廈建築。辦公室只是每年花3000萬養活一班官僚,花上幾億拆公園,換地建更多商廈,這是「 文化傳承」嗎?傳承香港的地產文化嗎?

DSC07408

DSC07406 DSC07411

英亞的內部情況
廣告

17098365_10155804635788475_7673641992304529697_n

感謝店主黃生父子,今日至晚上7時在恆安街華漢的舖位,送出舊物件,包括︰手寫招牌、實木椅子等。實木的椅子,很珍貴。25年前,老黃生親自去土瓜灣木厰街找木匠,為餐廳度身訂造椅子,這裏椅子的比一般的矮一點,配合較底的樓底。當年每張需要850元,花上二萬多才買下30多張椅子。椅子全部手工製作,入榫設計,沒有鐵釘,經歷25年依然實淨。大黃生說︰「回家洗淨椅子,再用布抹乾,再為打蠟加油,坐一百年都無問題。」
恆安街重建,變成市建局的豪宅。4月底,華漢在聯安街33號,重新開業,各位請多多幫趁。

 

市建局口口聲「以人為本」,重建興建豪宅,對重建區的街坊卻沒有提供合理安置,不但沒有舖換舖,樓換樓亦無法做到。租戶權益更多年被忽視,被迫入住現代版「籠屋 」。恆安街重建項目中,有一個的二人家庭曾被安置的住房,沒有廚房和厠所,單位為59呎,人均不足30平方呎,比公屋擠迫戶的標準更差達五成。

恆安街重建中,有28位租戶暫時無法獲得公屋編配,局方用遷出意向書方式向租戶迫遷,要求2月28日遷出。部份租戶被安排於油麻地豉油街的安置大廈,但環境惡劣。本地公屋平均分配面積75平方呎,而低於60平方呎列為擠迫戶,房署會積極跟進解決問題。而署方亦有中轉屋政策,主要給予清拆戶或受天災影響的街坊,臨時棲身的單位,平均分配面積是54平方呎,而擠迫戶是36平方呎。

市建局的前身土地發展公司提供安置大廈給街坊居住,但市建局長期丟空,空置率達七成,被傳媒指為「鬼域」。當中15個局方提供的二人安置單位,超過一半是沒有獨立厠所,而全部沒有廚房,平均人均面積只有40呎。當中,恆安街租戶,一個父女的二人家庭,女已有17歲,被市建局安置到只有59呎的單位,人均不足30平方呎,遠低於房署水平。單位沒有間格或房間,沒有廚厠。街坊多方要求,才提供有獨立厠所的110呎二人單位,人均面積依然差於公屋擠迫戶,父女表示最麻煩是沒有房間,女孩生活極不方便。

再者,安置大廈只可減戶,無法增加戶口,假如有重建戶的太太帶着身孕入住,如果生下小孩,便因增加戶口,被迫被趕走。重建影響生活,市建局安置草率,街坊百上加斤,在此他們創作下面歌曲諷刺局方的安置政策。

市建局安置大厦編配面積歌(改編: Jingle bell)

U R A冇情 面積亂咁訂
廚廁皆公用 間房「跌」咁丁
杭得一張床 無位擺雪櫃
似籠屋單位細夾窄 逼到無路行 “HEY/頂”
日復日 月復月 個心好擔憂
FA-MI-LY 配得闊又大 二三百呎洋樓
應該知 應該知 兩個需住闊D
盼市建認真咪亂做 莫視街坊的需要

參考文章︰

安置屋丟空淪鬧市鬼域
http://the-sun.on.cc/cnt/news/20150411/00410_097.html

《視點31》有屋無人住?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4GxGBVZi3U

下圖為市建局的安置文件︰

父女首個獲派的安置單位為編號9,豉油街9樓,沒有廚厠,每月需繳交租金

P_20161129_144324

P_20161129_144331

P_20161129_144344

投影片1

市建局在10月收回恆安街的所有業權,土地所有權則歸為地政署,局方代地政署管理土地,變成留守街坊的業主。目前,地舖只有老店華漢茶餐廳未找到舖位,無法搬遷,而樓上則有28個租戶沒有安置,無法找到居所,被迫留下。近日,舖主和住戶分別收到市建局代理地政署派發的遷出意向書,本來遷出意向書是給留下的街坊自由填寫遷出日期,以便署方安排土地的未來使用。但他們投訴,市建局向他們施壓,要求街坊在離遷日期填上「2月28日」,不然不代收表格。如果不按局方指示,業主被扣起賠償;租戶則無法安置揀選公樓或安置大廈,失去約1萬元的搬遷費,令租客無家可歸。街坊要求局方可寬限時間,容許找到居所或舖位才收回土地,不是強迫二月尾迫遷。街坊向地政署查詢,署方推卸責任,並要求他們與局方溝通,不願意直接收回表格。市建局代地政收表格,變相迫遷。

現在是恆安街的29位苦主,下年第二季大角咀槐樹街項目預計亦被地政署收回土地,亦再被市建局用此法壓迫。對外宣稱「以人為本」的市建局為興建豪宅,迫遷街坊無所無所不盡其極,綁架地政,假借他們不交回遷出意向書,強行迫遷。街坊要求不是停止重建,而希望重建中,局方落實承諾,合理安置居民。早前,局方在上月區議會中,表示協助華漢茶餐廳尋找新舖,繼續經營,言猶在耳,卻巧作名目,收地重建,無視街坊的訴求。

編按︰重建賠償誰得益?當然大業主,大賺133倍

文章來源︰22-4-2015 明報

市建局近年積極推出宅項目之際,亦加快旗下收購項目;局方繼去年批出觀塘市中心重建第2、3期發展區發展權後,最新斥資4.58億元購入同區觀塘道裕民大廈一個銀行巨舖,該物業位於觀塘市中心第5期發展區,預料是次成交將有助加快該區的收購重建。

呎價逾5.5萬 處第5期發展區

土地註冊處資料顯示,觀塘裕民大廈低層地下2至6號舖、以及地下4至6號舖,以4.58億元易手,新買家為市區重建局;市場指上址面積約8000方呎,呎價逾5.5萬元。據悉,該物業一直由中國銀行自用,原業主為南洋商業銀行,於1989年6月以340萬元購入,現沽出帳面賺4.5489億元或133倍。

另土地註冊處資料顯示,灣仔東亞銀行港灣中心8樓部分,以6000萬元易手;新買家為中國城市建設開發(香港)有限公司;上址面積約4000方呎,呎價約1.5萬元。據悉,新買家早於2013年亦購入該廈1001室,成交價約3888萬元,及以150萬元購入一車位,3物業共涉金額逾1億元。

置業18分行遭圍封 設備拍賣

零售舖位方面,由信置(0083)持有的奧運站奧海城商場1期1樓121號商場舖,今日由拍賣行推出一舖位內的辦公室樓設備及傢俱,電話系統及電腦套裝拍賣;資料顯示,上址租客為代理行置業18,市傳該舖最近遭業主加租,租客因未有支付租金被圍封。據了解,該舖職員已安排到同區另外兩家分店繼續工作,暫未因關閉分店而裁員。置業18現時在馬鞍山、大角嘴一帶分別設有3家分店,據該行高層指相關分店運作正常。

沒有最高,只有更高,觀月樺瘋賣2.1/呎,創下觀塘新高。不論懸棺露台、還是劏房式的豪宅,有樓就有人搶。市建局又大賺,以不足6000元呎價收樓,3.5倍的價錢賣出,以錢為本,賺盡,香港勝在有市建局,才有地產霸權。

新聞來源︰明報 3-1-2015

//觀塘月華街觀月‧樺峯,最新以逾2735萬元售出38樓A室4房特色戶,以單位實用1298方呎計(另404方呎平台),實呎逾2.1萬元;不論銀碼及呎價,皆是項目本身最高紀錄,亦屬觀塘市中心住宅新高指標。


【仁愛圍市集被消失】

34年歷史的仁愛圍市集風雨不改,每天早上6時至下午12時半,在仁愛圍恭候街坊,提供多元化和廉價的貨物,包括︰玉石、手袋、童裝。12月19日,政府為協助市建局圖利,將觀塘重建成豪宅,以<道路條例>,封路驅趕18檔的小販,消滅仁愛圍市集。以往市建局動用<土地收回條例>收地,而今次使用<道路條例>,完全沒有提及仁愛圍市集,沒有給予小販分毫賠償,所謂的臨時小販安置區,缺乏透明度,公眾被蒙在鼓裏,亦有小販反映不知其事,將來生計成疑。本年初,物華街市集搬遷,怨聲載道,現在局方又勢將重蹈覆切,重建破壞基層生計。

活在觀塘將為大家陸續送上仁愛圍市集的10個故事

圖左二為小販四哥

物華街小販市集的露宿者被迫清場離去,前途無奈,市建局急急收地起豪宅。小販四哥和展鵬和他們送別生活30年。
露宿者大多年老、體弱,長期病患者,30年前20多人,至今只餘3,4人。每周靠打掃市集,晚上看守市集治安,偶而有心的商舖給他們10-20元幫補生活。今天,市集消失,生活艱苦,市建局當然沒有理會,欺壓露宿基層,不作任何補償,反之不斷驅趕收地,推土機所迫,倖然離開

 

 

觀塘市中心的重建項目是香港最大型的重建,地盤面積如5個11人足球賽,而涉資500億(西九文化區為470億),可惜像其他本地龐大的項目,百弊叢生。第一期的發展原是月華街巴士站,在不用補地價或賠償下,已建成每呎1.3萬的豪宅「觀月樺峰」,而第二期則在仁愛圍一帶,已截收意向書,單是地皮已估值約$6500,既然地已開賣,是否已準備就緒?

小販未解決

昨天,活在觀塘舉辦小販和舊區前途的論壇,跟街坊、學者為重建和小販把脈。仁愛圍流動小販代表盧生率先表示雖然物華街小販已搬遷,但是他們12個檔口30多年一直在觀塘工作,還沒有任何通知何時安置或搬遷。在論壇中,他們在街坊口中得知,下月擺檔的地方需要被圍板拆卸,之前卻懵然不知。盧生等小販每天早上8-12時在仁愛圍開檔,曾向立法會和區議會議員求助,而市建局卻沒有處理情況,而局方卻更公開說已解決問題,並指他們是流動小販,可以隨意到觀塘工業區擺賣。小販眼中這建議,無疑是趕絶生計,「去工厰區不行,人生路不熟,被查牌,被食環捉」。以前仁愛圍一帶原有60檔小販,每天被小販管理隊壓迫,追捕,80年代,把心一橫,天天集體站着被捕,迫爆小販管理隊的辦公室,結果管理隊不勝其煩,唯有讓步。容許他們隔日擺檔,不能每天做生意,麻煩非常,只餘下30檔,後來雖然可每天擺賣,但小販檔主年紀日大,不少都有心臟病、高血壓的問題,剩下12檔。他們不要求賠償,只希望市建局重建時不要封路,多做幾年生意,各自退休。

物華街的小販雖獲搬遷,但新市集缺電、缺宣傳,市建局無心協助小販復業,令他們失望,以人為本純熟空談。

梁志遠博士: 「10年後小販消失」

論壇中,關注小販的團隊代表,理大講師梁志遠博士(阿蟲)分享多年研究小販的經驗,他指出小販對香港的重要,近幾年多關注日多,早前撑上水彩園邨小販的活動有200人支持,政府本來由取消小販的政策,改變為陰干小販,修窄小販的生計,預計10年後在街上會消失。他希望政策能改善,協助發展小販。現時關注的團體,要求政府修定全港小販政策,邀請小販和街坊每月在立法會上跟官員商談政策。政府亦需參考在亞洲各國的小販政策,不能只抱着保舊的思想,改革政策。

而另一位理大講師,土地正義聯盟的鄒崇銘先生,認為香港最浪費是土地,有研究文章比較西營盤和天水圍,西營盤是落樓就是舖頭,滿區都是店舖,很方便,如果用國旗作喻,舖頭是紅色,西營盤就是中國旗,全部一片紅。天水圍如日本旗,全部迫在領匯商場,樓下無舖頭,空間變成行人路,寬闊的路道,沒有人使用的公園,完全是浪費市民土地。土地不應只屬政府或地產商,空間和土地應由市民管理,以人為本,這才發展的遠景。越來越多香港人知道土地浪費的問題,但我們需要學習怎樣抗爭,香港還有希望,落實真正的下而上規劃。

小販和街坊都支持重建,幫觀塘換新貎,但問題是怎樣的重建呢?誰決定怎樣重建呢?基層街坊和小販都是弱勢,卻因為重建影響最大,獲益是誰?建豪宅的市建局,享受觀塘交通方便的新中產,還是發水賺盡的地產商呢?市區重建,如同新界東北發現,專向最弱勢市民開刀,宰殺他們的家園、小生意,輸送給財閥,500億的金蛋,小販被迫靠邊站,最好消失在地產商的眼中。這亦是浪費資源,需要資源的人被放棄,成就有財有勢的階層。

諷刺是政府眼中小販是自身自滅,被驅趕放逐,像流動小販,美其名「流動」,卻不可放在公眾地方,只可留在街尾冷巷,現身公眾地方,就被控阻街,如果不是約定俗成幾十年留在仁愛圍,他們無處容身。

物華街小販正式於星期一關閉圍封,想緬懷快趁早去拍照留念。

圖為講者理大講師梁志遠博士(阿蟲)

圖為講者土地正義聯盟的鄒崇銘先生

文章來源︰新報  17-5-2014

受觀塘重建計劃影響,物華街與協和街的百多名小販,昨終於獲發同仁街臨時巿場的攤檔鎖匙。小販本來滿腔期待能即時復業,卻一場歡喜一場空,發現攤位配電箱竟然沒有電源,無異於「裝假狗」!小販須自費聘電器技師駁電,拖延開檔數天,直斥巿建局搵笨!採訪:突發組

市建局約一周前通知受影響小販,要在昨天領取同仁街臨時巿場的攤檔鎖匙,加上本報早前報道巿場內的五大陷阱,不少小販以為巿建局已採取補救措施,陷阱問題理應一掃而空,誰料甫進入巿場,發現另一「死穴」──冇電。

等安全紙再申請需4天

市建局原定昨早10時開始派發鎖匙,部份小販急不及待,一大早已在門外徘徊,難掩準備開業的興奮心情。新市場大門一開,小販馬上找尋所屬攤檔所在,抬頭四看,卻登時呆了,因為攤檔天花部份並沒安裝任何照明系統,雖然牆上有配電箱,但只駁有一個電插座,更沒電力供應。有小販大叫:「有無搞錯!」攤檔冇電不但無法做生意,連前期的裝修工程也無法進行。有小販向在場觀察派鎖匙情況的巿建局職員反映,職員表示只會提供食環署的最低標準,每個攤檔只有一個配電箱及電插座。小販雖然不滿,也只能有一肚氣到2樓的臨時辦事處,接受食環署職員派發的鎖匙。

為了解決電力問題,小販開始四出找電器技師,個別小販聯絡相熟電工到場駁電,其他小販則到附近電器店找幫手,部份年老小販求助無門,急如熱鍋上的螞蟻。小販互助委員會的馮主席表示,市建局數天前曾通知他,小販入場後須自行向供電公司申請駁通電源。馮的理解是,小販進場後,可直接向電力公司申請供電。豈料原來要聘請合格電工檢查配電箱,再由電工批出安全紙,小販有了安全紙再向電力公司申請供電,需要約4個工作天才能完成申請。

小販須孭聘電工開支

市建局可能發現冇電的問題,為了撇清關係,在場內張貼告示,聲明早前發放予小販的搬遷賠償款項中,已包括新檔入伙時,聘請電工駁電的費用。不少小販憤然否認:「我哋攞6.4萬元搬遷賠償嗰陣,協議上無列明包含嘅具體項目,我哋唔知嗰筆費用仲要請電工。」因6.4萬元是每個攤檔的搬遷賠償,須由檔主和助手攤分,不少小販手停口停,停業3個半月後,不少人的賠償金在維持生活後已所剩無幾,沒有預留聘請電工開支。

同仁街小販市場招牌的開放時間仍用黑布遮着,問市建局職員何時才能正式開放?職員指只要小販準備好營業,隨時都能開檔。多位小販卻表示:「又要駁電又要砌架又要搬貨,起碼10日後先搞掂啦!」

市建局只按最低標準

市建局觀塘重建計劃項目總監李樹榮回應表示,市建局已經按食環署的最低標準,在每攤檔裝設一個配電箱和一個電插座,各攤檔對照明系統和電插座的需求不一,市建局難以按照不同的要求安裝設備。再者,攤檔須以持牌人名義向電力公司申請供電,所以必須自行聘請電工批核安全紙。李樹榮強調:「我哋係瞓晒身做嘢,全部設計最以人為本。」

有檔販形容檔位細如雀籠。膠簾難擋雨,多渠易傳異味。走廊最多5呎闊,難擺貨。電動梯和升降機嚴重不足。

同頁文章︰

肥妹搬舖難捨難離

堅持「無縫交接」的小販「肥妹」,獨自在協和街臨時小販市場苦苦支撐逾3個月,昨天終於取得鎖匙,預備搬入新攤檔。檔位舊換新,意味留守歲月終結。眼前舊舖的一切,明天可能湮沒在市建局封場白色圍板內,肥妹難捨難離之情,油然而生。 繼續閱讀文章 »

Share this blog

Bookmark and Share

分類

一起紀錄官塘吧! 行動吧!

觀塘市中心重建在即, 店子一個地一個被關上。不論是你的觀塘故事, 又或者透過同街坊傾偈, 所知道的故事, 又或者是攝影和錄像, 都歡迎你跟我們一起紀錄觀塘。我們希望透過這個網頁眾集一班朋友, 紀錄將要逝去的觀塘, 並了解這裏的過去, 再檢討現在的觀塘發展, 是怎麼回事了? 你可透過發郵件到kwuntong2007@gmail.com 或留言在comment裡。 flickr的相,請用「kwuntong」tag住,就可以在下面「看看"我"的官塘」中見到大家的照片

加入我們,一齊紀錄官塘

如果妳/你都有興趣將自已知道的官塘直接告訴大家,也可以電郵至kwuntong2007@gmail.com,就可以成為網站的編輯之一。 不論是文字、相片或是短片都無任歡迎,一齊記錄我們共同的社區故事。 如果想直接貼在此blog上,也可於https://en.wordpress.com/wp-login.php登入,就可以在此貼東西。 Name: kt2007 Password: kwuntong2007

您的意見

「Apollo Siu」對「七、八十年代雞寮(官塘翠坪道)」留言
「Apollo Siu」對「雞寮的波地」留言
「Apollo Siu」對「七、八十年代雞寮(官塘翠坪道)」留言
「show」對「失去的舊麥 消逝的地標」留言
「leo」對「七、八十年代雞寮(官塘翠坪道)」留言

一路下來

有幾多人上來

  • 1,059,571 hit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c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