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category archive for the ‘賠償消息’ category.

回遷失當 借商戶過橋

裕民坊正在圍封清拆中但小販、商戶安全安置仍然未解決。上月中,羅生的商舖被市建和執達令突擊圍封,上星期商戶林生收到第二封執達令信件,意味最快明天清場。而市建局四月底發出強硬聲明,表示「不能拖延」盡快清場。

現場在即,散貨場商戶林生,表示市建局沒有與他溝通,亦沒提出恰當的安置好,只重覆兩年前的賠償方案。明天起將會留守店舖,準備局方清場,就算清場後,他亦繼續到市建局總部抗議。

玲姐代表過去30年一直在裕民坊經營的流動小販,因為重建,他們已經由仁愛圍,搬至裕民坊。近日裕民坊重建在即,仍然未有處理他們13檔安置問題。由於人數眾多,他們要求市建局和食環署給予市中心來的固定位置,讓他們繼續經營,服務街坊。

鐘錶匠佘生,於觀塘裕民坊工作超過20多年,但至今仍然未獲發工匠牌。他本來在裕民坊近牛頭角的位置開檔,因為重建,要已經搬遷了兩次。近日收樓在即,觀塘區議會食物、環境及衞生委員會於3月16日亦通過動議,要求食環署向他發牌,但至今仍然未獲得牌照,意味着重建後沒有任何安置。

另外,裕民坊新市集、回遷商戶的裕民里,安排問題多多,生意慘淡,因為重建,街坊難維持生計。

裕民坊回遷方案,由業主變租戶,裝修費高昂,需圖則審批,並付出高昂的留位費,當成免租期,又限制多多,如:豆漿舖沒有堂食。過去失敗例子,利東街回遷, 十多年只剩下一間當年的檔頭。

市建局的會先方案失敗,無法說服件事經營的商戶,請致電都唔發出誠意聆聽街坊的訴求,包括考慮逐步增加租金的金錢為先方案,令到商戶得到妥善安置。並且協助通脹和流動小販,繼續經營,維持生計。

我們要求市建局
1. 與街坊溝通,暫停清場行動
2. 立即處理工匠、小販和商戶的安置問題
3. 增加宣傳,解決小販新小販市集和裕民里的回遷街坊生計問題
4. 減少重建的商業元素,保持裕民坊的原有社區網絡

 
前日是建局公布觀塘裕民坊的復業方案,指出有15位前違規建築物商戶參與計劃,提出三年一半的市值租金,並有半年的免租期,方案表面看似很優厚,實際上是冇心令商戶復業。市建局只是借助商戶過橋,轉移公眾對局方毁滅觀塘的批評。
局方孤寒成性,不顧商戶死活。同樣是復業方案,市建局早前在衙前圍村重建對違規建築物商戶,局方只收取頭三年$600的月租,之後兩年逐步加至$6000,
 
相對衙前圍村方案,觀塘復業計劃極為嚴苛。觀塘的回遷方案,竟然需商戶繳交一半的市值租金,租金由5千元,至最高的達二萬多元,對於售賣日常用品的商戶來說,擔子十分沉重。所謂回復方案,租金竟可為衙前圍村計劃的30倍。
 
再者,參與計劃的只有違規建築物商戶,以大量合法商舖經營者,被市建局逼遷,冇辦法復業,只能領取現金賠償,無法在裕民坊延續生計,為何市建局只容許違規建築物商戶復業在原區復業呢?而不容許合法商舖繼續經營呢?
 
兩年前市建局因為裕民坊收地,向商戶賠償,但因為這計劃他們需要扣減10至25萬的賠償。所以所謂的租金優惠,實際上是要求商戶用賠償,作賭注。而他們三年後,除了要交付市值租金,亦沒有優先的續租權,有機會被驅逐離開將來的觀塘市中心。
 
觀塘市中心,是九龍東的商業集中地。整個重建計劃曠持超過10年,最終只有15位商戶復業,而他們的命運尚未知曉,早前利東街的復業方案中,復業戶能繼續維持經營的少之又少。市建局整個發展模式,驅逐基層居民和商戶,換成高檔的商場和寫字樓,對舊區格格不入。裕民坊只是他的其中一個犧牲品,市建局對香港的文化滅絕,每天也在上映中。
 
 
 
 

老店,離不開,工匠,走不了。

年初,五位沒有工匠牌的工匠,幾番爭取,只有二位獲得牌照,縱使有牌,但依然走不了。

從事鐘錶維修三十多年的佘生不獲食環署發牌,雖然在裕民坊工作廿年,但署方指他沒有登記,不能發牌。重建在即,他仿惶無助,近日憂心病倒,入院做手術。其餘二人,發牌也無聲無氣,但有牌,可以走到嗎?

福嫂獲發於康寧道後巷的牌照,但走不動。搬遷檔口沒有資助,新檔口所在的後巷滴水,必須花錢加設鐵棚,亦需交上四千多元牌照費,加上她照顧多病年老的丈夫,醫療費高昂,取牌的開支也付不上,何來搬遷。另一位,鐘錶匠駱生獲發物華街的舖口,他稱食環署自把自為,把他安置在死位,不願接受搬遷。

此外,裕民坊的五個舖戶等待十一年,從未獲知賠償,近日,收到超低的賠償通知,無法覓地經營。裕民坊,未解決,市建局花上十幾年去重建觀塘,倒頭來,人卻被遺下。這是「以人為本」的重建嗎?

螢幕快照 2017-12-07 上午11.38.51

市建局於最新的土瓜灣三個重建項目,提出有史以來最高額的賠償,每呎為15,916元。但為不能改善舊區街坊生活,就算賠近1·6萬都只能搬離市區或住在更細更舊單位,所謂同區七年樓的賠償根本是幻想。

按無線新聞的計算,鴻富街的業主何女主單只有三百多呎,而獲得470多萬元賠償。但附近最接近7年的樓盤,有十一年樓齡,三百多呎單位要價六百多萬元,而五百多呎更要近一千萬。她只有選擇搬離土瓜灣,無法原區安置。

高額賠償為何幫不到街坊呢?原因如下:

1 市建局大量重建項目,現時土瓜灣3個新項目厭有620個業權,同時入市炒貴全區樓宇,令附近的樓價升值
2 大量街坊居住舊樓呎樓較低,如報導所示,金額較低,無用滅呎住回同區
3 大量樓宇有劏房或放租,賠償被扣減約三成,每呎1.2萬
4 樓換樓是假政策,必須補上新樓差額,除了整筆賠償,可賠上幾百萬

再者,小店和店舖在重建中,損失更大,他們就算搬遷,亦無市建局的協助,失去街坊,無法經營,項目並無舖換舖的安排,完全消滅社區,小店全被消滅。

有關賠償的問題,可見無線的報導
//http://news.tvb.com/local/5a280672e60383580fbe6998/
市建局以歷來最高收購價、每呎近一萬六千元,提出收購土瓜灣一批舊樓重建。不過有業主認為,未必能在同區買到同面積的單位。

供大家參考,歡迎評論,有關項目的評論請見信報(17-11-2014)文章<一棟豪宅萬樓枯>

被清場的嫦姐︰「拖喼唔知去邊到,我可以住係邊?」

今早,深水埗海壇街重建區最後留守的街坊嫦姐(上圖右二)被武力威迫離場,失去家園。早上8時,局方已佈置大量保安,包圍街道阻止公眾和傳媒進入,局方更用旅遊大巴(見下圖)擋住街口,令到傳媒無法拍攝抬人的情況。

40多位市建局和執達吏的保安封鎖海壇街外,更有數十南亞裔孔武有力的保安與局方的經理衝上嫦姐所住的單位門前,威嚇抬人,「俾一分鐘時間,唔肯走,就搵執達吏抬走妳」,多番暴力壓迫,嫦姐被迫離開單位,接受市建局的賠償,卻無法兌現局方對公眾的誠諾,「原區安置買回7年樓齡的單位」,而30年樓齡的單位也成疑問。

「拖喼唔知去邊到,今晚我可以住係邊?」嫦姐帶同細軟離開家園後的第一句話。海壇街項目自2006年宣佈重建,市建局無答應嫦組的「樓換樓」要求,只是行拖字訣,多番威迫暴力清場。現在,嫦姐的單位被強行收回,有家歸不得,無路可走。

自2014年6月市建局宣佈運用<土地收回條例>收回嫦姐的物業,曾動用過百保安嘗試抬走嫦姐一家,引致另一街坊黎太被迫跳樓控訴「無理抬人」。言而,局方抬走嫦姐一家的行動失敗後,令她飽受驚嚇,精神開始轉差,早前更曾在葵涌醫院 精神科留院三天,最後由家人擔保出醫,今天早上再受暴力清場之威脅。她說︰「3個月樓上不敢出街,唔要賠償,要樓住」,而局方的社工屢次阻止嫦姐接觸外界的朋友,迴絕傳媒訪問。

市建重建美其名「以人為本」,實情是「以錢為本」,將來海壇街的項目變成5楝的豪宅。局方盈利屢創新高,上年達44億,附近最新在醫局街的重建項目,長實的丰滙2014年初開賣呎價達$11,776,遠超深水埗居民的負擔,拆唐樓建豪宅,殘民自肥。

嫦姐現身說法,重建之苦片段

觀塘重建賣地失敗,之前急急迫走肥妹、物華街小販市集、賽鴿店、租書店被迫結束,拆樓收地,機關算盡,可憐街坊被趕走。賣地失敗,局方卻一聲說道歉欠奉,還街坊一個公道,為何要趕着迫走他們呢?

難道又是局方賺不夠?地價不夠高,補貼地產商18億公帑建設施,為何依然賣地失敗呢?180億項目,局方有專責的觀塘項目部,聘請助理運輸署署長李樹榮作觀塘負責人,浪費納稅人金錢,是否應躹躬下台呢?

//RTHK news
市建局表示,暫緩對觀塘市中心計劃第二、三發展區項目作出批標決定。 市建局指,經詳細考慮及審議後,決定修訂項目部份招標條款及項目要求,並邀請之前提交意向書的10家發展商,再次提交建議書,市建局將於今年9月底前公布招標結果。 市建局指,項目於2019至2020年度提供約1700個住宅單位的目標維持不變。 觀塘市中心計劃總地盤面積達5.35公頃,分階段發展5個發展區,當中第二及第三發展區,地盤面積約2萬1754平方米,包括住宅總樓面面積約13萬8980平方米,及約3萬3220平方米非住宅樓面面積。

市建局在2014年6月12日海壇街項暴力抬人收樓,動用10多位黑人保安及40位職員,迫使黎生拿着「不要錢,樓換樓」橫額,企圖跳樓控訴市建局賠償不公。最後,局方和執達吏強行將黎生和2位兒子抬離家園,圍封單位,犠牲一家,為着市建局發展私人豪宅項目。

這次清場,被抬走的黎家多要求樓換樓,局方以「不符合在2011年後才適用的「樓換樓」安排」(13-6-2014, 文滙報),拒絶要求。實情是局方在觀塘這早期項目以有「樓換樓」安排,借此藉口只是掩飾局方辦事不力。

在2011年的<市區重建策略>中,主要是在重建安排內,加入參與發展(後來變成需求主導)及樓換樓,前者局方不停放風打退堂鼓,後者卻是無法達成,這才是局方死穴。觀塘項目在2007年開展,如同2006年開始的海壇街項目皆屬2011年檢討<市區重建策略>前的項目。

2013年11月時(27-11-13, 明報),觀塘項目中,市建局對外宣稱有「樓換樓」的選項,並安排受影響的業主去揀樓回遷,但結果大少所望,1600業主只有一人表示有意揀樓,其餘的業主連興趣也提不上。問題是樓換樓是假,觀塘的案子是賠償所有金額再補貼最少200萬元,才有可能回到市中心的新項目觀月樺峰居住,嘗問普通人又怎可負擔得這差額呢?所謂「樓換樓」無疑是大話?市建局無法向公眾承認這項事實呢?

「樓換樓」的好處在於簡單易明,局方多番抹黑業主為釘子戶,獅子開大口,如果用「樓換樓」則可免除金錢直接瓜葛,業主只會從局方取得新的居所,再上客觀七年樓齡的準則。而不用商討金額,這無疑是業主和公眾雙羸的政策,但局方卻利潤受損,所以才束之高閣。局方連需求主導賺取較少利潤也打退堂鼓,「樓換樓」當然更接受不來。「樓換樓」局方不做,說回現在7年樓齡賠償,局方說做不到,不停抹黑海壇街業主想購入10多年樓齡的港灣豪庭,呎價達1萬元,但無視<市區重建策略>定明的準則,市建局可以昭信其他舊區的街坊呢?

局方的搬龍門,解決不到賠償和安置,只有使用暴力抬人的策略。既不符合同區7年樓齡,又不再做樓換樓,究竟市建局是否按照<市區重建策略>去做事,還是只是聆聽局方銀包的需要呢?不停抹黑業主,不解決問題,難道市區重建真的變成流血收場呢?

蕭太 ~50歲
* 留守住戶,與3個兒子住在她眼中「香港中心點」深水埗20多年
* 講起天台,回憶不斷,湧起兒子成長和街坊的故事

<深水埗最快樂的日子>

* 最愛90年代的深水埗,北河街四處都是「走鬼」檔,買餸好平,5元買個一袋菜,魚欄在旁近,5-10元也可買下一盆咸水魚。「走鬼」檔不少好東西,有時遇到賣相不好的雞,只是爛掉雞翼,10幾元就可買下全隻新鮮雞
* 未重建前,有很多小店,五金店、車房、車仔麵檔,選擇多,現在只剩下商場、超市

<最好的深水埗>

* 價廉物美,5元可買下環保袋都載不下的新鮮菜,又很多二手市場、天光墟,連傢俬都有得買
* 「交通平,前有地鐵,後有西鐵,條條街都有巴士,深水埗係香港的中間點,最舒服,最鐘意深水埗」

<對於街坊>

* 「鄰里關係好,唔同高樓,見到有走鬼檔,即時衝落樓下買平餸,叫隔離行動不便婆婆看管兒子,我就幫她買豬肉和菜」
瑣事
* 頂樓私人天台是最愛的地方。全幢大廈孩子的遊樂場,踢波、單車、跳繩和燒烤;也是社區中心,蕭太幫家境欠佳的新移民小孩在此剪髮;婦女的吹水廳,共用曬衫場,一起做飯,分享做菜心得

相中聲援的議員是誰?霸氣渣鴿的長毛是也!(相最右)另再謝謝馮檢基議員支持我們!為我們解釋2006年,賽鴿發牌的爭議。

今天下午,街坊和義工到政府總部抗議,希望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不要再攪封路、截水等小動作,停止騷擾街坊。立即為鴿舍發牌,讓他們繼續經營,並發出小販牌,不要幫市建局收樓建豪宅。
市建局快為街坊妥善安置和賠償,就可慢慢賺錢,盈利再創新高!

活動新聞稿以下︰

賽鴿是家禽 還我售賣權

食環勾結市建 趕絶市民生計

政總向高永文示威

食環署和市建局於觀塘市中心重建項目,聯手仁信里清場,趕傳統行業和小商戶。全港唯一鴿舖國際鴿店主培哥,小販四哥和義工留守仁信里一星期,希望當局可讓他們繼續經營。我們帶同紙鴿,亦象徵賽鴿業死,賽鴿應屬食用的家飛禽,市區重建能屠殺賽鴿業。

培哥願意遷至旺角雀仔街繼續賣鴿,並多次提供賽鴿健康的科學証據,亦承諾其賽鴿健康及再頻繁外出飛行。可是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及下的卻將賽鴿歸納為食用家禽,更推說賽鴿有較大可能與其他野鳥接觸,從而發賽鴿展覽牌,使他無法在店內放置賽鴿,只能用相片展示賽鴿給顧客。而四哥亦要求食環署重發小販牌照給小販助手,同樣不得要領。

當局拒絕跟受影響人士正式會面,並用封路等小動作,威嚇街坊。我們深感不滿,決定到食物及衛生局,向局長高永文示威。

我們食衞局和食環署的訴求如下:

1, 食衞局給予國際鴿舍在旺角雀仔街的賽鴿展覽牌,讓他繼續經營賽鴿業

2, 食環署不應淪為市建局方打手,幫手收舖建豪宅,並跟我們正式會面商討

3, 給予四哥等住戶和商戶賠償及安置前,不應騷擾他們

主辦:聯區重建街坊互助平台、活在觀塘、國際鴿舍及觀塘和深水埗等重建區街坊

Share this blog

Bookmark and Share

分類

一起紀錄官塘吧! 行動吧!

觀塘市中心重建在即, 店子一個地一個被關上。不論是你的觀塘故事, 又或者透過同街坊傾偈, 所知道的故事, 又或者是攝影和錄像, 都歡迎你跟我們一起紀錄觀塘。我們希望透過這個網頁眾集一班朋友, 紀錄將要逝去的觀塘, 並了解這裏的過去, 再檢討現在的觀塘發展, 是怎麼回事了? 你可透過發郵件到kwuntong2007@gmail.com 或留言在comment裡。 flickr的相,請用「kwuntong」tag住,就可以在下面「看看"我"的官塘」中見到大家的照片

加入我們,一齊紀錄官塘

如果妳/你都有興趣將自已知道的官塘直接告訴大家,也可以電郵至kwuntong2007@gmail.com,就可以成為網站的編輯之一。 不論是文字、相片或是短片都無任歡迎,一齊記錄我們共同的社區故事。 如果想直接貼在此blog上,也可於https://en.wordpress.com/wp-login.php登入,就可以在此貼東西。 Name: kt2007 Password: kwuntong2007

一路下來

有幾多人上來

  • 1,253,510 hit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c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