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tag archive for the ‘工匠’ tag.

回遷失當 借商戶過橋

裕民坊正在圍封清拆中但小販、商戶安全安置仍然未解決。上月中,羅生的商舖被市建和執達令突擊圍封,上星期商戶林生收到第二封執達令信件,意味最快明天清場。而市建局四月底發出強硬聲明,表示「不能拖延」盡快清場。

現場在即,散貨場商戶林生,表示市建局沒有與他溝通,亦沒提出恰當的安置好,只重覆兩年前的賠償方案。明天起將會留守店舖,準備局方清場,就算清場後,他亦繼續到市建局總部抗議。

玲姐代表過去30年一直在裕民坊經營的流動小販,因為重建,他們已經由仁愛圍,搬至裕民坊。近日裕民坊重建在即,仍然未有處理他們13檔安置問題。由於人數眾多,他們要求市建局和食環署給予市中心來的固定位置,讓他們繼續經營,服務街坊。

鐘錶匠佘生,於觀塘裕民坊工作超過20多年,但至今仍然未獲發工匠牌。他本來在裕民坊近牛頭角的位置開檔,因為重建,要已經搬遷了兩次。近日收樓在即,觀塘區議會食物、環境及衞生委員會於3月16日亦通過動議,要求食環署向他發牌,但至今仍然未獲得牌照,意味着重建後沒有任何安置。

另外,裕民坊新市集、回遷商戶的裕民里,安排問題多多,生意慘淡,因為重建,街坊難維持生計。

裕民坊回遷方案,由業主變租戶,裝修費高昂,需圖則審批,並付出高昂的留位費,當成免租期,又限制多多,如:豆漿舖沒有堂食。過去失敗例子,利東街回遷, 十多年只剩下一間當年的檔頭。

市建局的會先方案失敗,無法說服件事經營的商戶,請致電都唔發出誠意聆聽街坊的訴求,包括考慮逐步增加租金的金錢為先方案,令到商戶得到妥善安置。並且協助通脹和流動小販,繼續經營,維持生計。

我們要求市建局
1. 與街坊溝通,暫停清場行動
2. 立即處理工匠、小販和商戶的安置問題
3. 增加宣傳,解決小販新小販市集和裕民里的回遷街坊生計問題
4. 減少重建的商業元素,保持裕民坊的原有社區網絡

完善回遷還工匠牌保住街坊生計 保存社區特色

觀塘市中心重建由2007年開始,仍有裕民坊的商舖工匠安置未解決。裕民坊重建在即,部份樓宇現正清拆中,重建後,將成市建局的商場。現時尚有五位街坊仍未有安置,包括:二位工匠(鐘錶)及三位商戶。而三位商戶於上周收到執達吏的通知,預示將展開清場行動。商戶中,包括裕發果汁店董利平,她是台灣人,早於70年代初嫁給丈夫,並移民香港。她於台灣引入果汁,一改當時水果店,成為首個販賣台式五青汁的果汁店。她與街坊諗熟,見証裕民坊的轉變,希望於市中心繼續服務街坊。安記皮具的許氏兄弟,繼承父親的店舖,於裕民坊工作超過50年,希望繼續於觀塘生活,並有合適的安置和選擇。商戶希望重新在觀塘復業,但重建後,他們由臨時建構物的持有人淪為租客。市建局觀塘的回遷計劃極為嚴苛,需商戶繳交一半的市值租金,租金由5千元,至最高的達二萬多元,對於售賣日常用品的商戶來說,擔子十分沉重。相對衙前圍村方案,局方只收取頭三年$600的月租,之後兩年逐步加至$6000;而裕民坊的方案,租金竟可為衙前圍村計劃的30倍。鐘錶匠佘生工藝超卓,專門維修古董錶,連資深演員夏春秋,也專程找他維修。自上年起,因重建,不斷搬遷檔口,只有在地盤旁開檔。他與另一位錶匠駱生,於觀塘工作超過廿多年,至今未獲工匠牌,即是無法獲得安置的資格。市建局應該與街坊溝通,盡力令工匠和商戶繼續於市中心維生,維繫社區網絡,保持社區特色。我們要求市建局:1 暫緩清場的執達令,直接與商戶對話,參考衙前圍村方案方案解決安置及未來生活2 要求發出工匠牌,並有繼承權,讓工藝傳承

觀塘市中心重建由2007年開始,仍有裕民坊的商舖工匠安置未解決。裕民坊重建在即,部份樓宇現正清拆中,重建後,將成市建局的商場。現時尚有五位街坊仍未有安置,包括:二位工匠(鐘錶)及三位商戶。而三位商戶於上周收到執達吏的通知,預示將展開清場行動。

商戶中,包括裕發果汁店董利平,她是台灣人,早於70年代初嫁給丈夫,並移民香港。她於台灣引入果汁,一改當時水果店,成為首個販賣台式五青汁的果汁店。她與街坊諗熟,見証裕民坊的轉變,希望於市中心繼續服務街坊。

安記皮具的許氏兄弟,繼承父親的店舖,於裕民坊工作超過50年,希望繼續於觀塘生活,並有合適的安置和選擇。

商戶希望重新在觀塘復業,但重建後,他們由臨時建構物的持有人淪為租客。市建局觀塘的回遷計劃極為嚴苛,需商戶繳交一半的市值租金,租金由5千元,至最高的達二萬多元,對於售賣日常用品的商戶來說,擔子十分沉重。相對衙前圍村方案,局方只收取頭三年$600的月租,之後兩年逐步加至$6000;而裕民坊的方案,租金竟可為衙前圍村計劃的30倍。

鐘錶匠佘生工藝超卓,專門維修古董錶,連資深演員夏春秋,也專程找他維修。自上年起,因重建,不斷搬遷檔口,只有在地盤旁開檔。他與另一位錶匠駱生,於觀塘工作超過廿多年,至今未獲工匠牌,即是無法獲得安置的資格。

市建局應該與街坊溝通,盡力令工匠和商戶繼續於市中心維生,維繫社區網絡,保持社區特色。

我們要求市建局:

1 暫緩清場的執達令,直接與商戶對話,參考衙前圍村方案方案解決安置及未來生活

2 要求發出工匠牌,並有繼承權,讓工藝傳承

市建局收樓,裕民坊清拆重建在即。

地政署本周已向留低街坊發出執達令,準備抬人清場。近日重建在即,市建局仍未向商戶,包括果汁店的張太提出具體賠償或安置方案,令他們可以繼續維持生計。

市建局,只懂向傳媒放話,提出冇根據的巨額賠償,但是從來不與街坊溝通,沒有解決安置實質問題。

裕民坊將來變成商場、酒店,市建局眼中的小太古城,但是小商戶無法享受,只有等待被抬走。

市建局收樓,裕民坊清拆重建在即。地政署本周已向留低街坊發出執達令,準備抬人清場。近日重建在即,市建局仍未向商戶,包括果汁店的張太提出具體賠償或安置方案,令他們可以繼續維持生計。市建局,只懂向傳媒放話,提出冇根據的巨額賠償,但是從來不與街坊溝通,沒有解決安置實質問題。裕民坊將來變成商場、酒店,市建局眼中的小太古城,但是小商戶無法享受,只有等待被抬走。

迫遷鞋匠福嫂失生計 市建:唔關我事 食環:疏忽, 不賠償
市建局和食環上周強遷鞋匠福嫂到滿佈蟑螂的康寧道後巷,二日後,補鞋工具和貨物被食環丟棄,令她生計堪虞,引發社會關注。觀塘工匠因重建的搬遷問題討論超過十年,上年三月,我們與工匠們在區議會向食環署請願,署方承諾跟進,本年初,區議員亦有介入情況,但結果為市建局清拆起豪宅,食環只懂強遷,發生沒收福嫂生財工具的悲劇。
市建局和食環為悲劇的禍首,卻拒絕向福嫂道歉及作出賠償,無視工匠的價值。
昨天,我們聯絡觀塘區衞生督察方志偉,他的下屬承認沒收福嫂補鞋工具,為「一連串既疏忽」,他指搬遷時,市建提供的鐵櫃無法上鎖,只用爛櫃放置福嫂的工具,並放置在內巷。晚上被拾荒者盗取櫃中物件,包括舊鞋,而早上清潔工掃街見到滿地舊鞋,以為垃圾就丟棄了。他指補鞋工具和已修補好的鞋無法追回,卻拒絕作任何賠償。他僅指與旁邊舖口溝通,福嫂可於路口擺檔,不用於環境較差的內巷工作。
市建高級項目經理梁錦秋拒絕負責,他指食環搬遷福嫂鞋檔, 一連串疏忽大意令福嫂損失過百對鞋,這是食環的責任。他拒絕賠償和道歉,僅會維修鐵製儲物櫃,增加上鎖功能,並改善後巷的加照明。
市建局和食環在迫遷鞋匠福嫂一事,互相推卸負責,有疏忽,亦不補償。現時後巷環境惡劣,白天亦有蟑螂和老鼠,放置不少垃圾,缺乏排水系統,沒有上蓋,長年積水, 亦無任何告示告之街坊補鞋的服務,不是工匠的理想環境。
福嫂年事已高,身體不好,亦長年照顧年老丈夫。她只求靠雙手,繼續做「斗零踭聖手」,服務街坊。補鞋工具伴隨她30載,現時難以購買, 就算有賠償,她也千頭萬緒,不知從何而來,60多歲被迫重新創業,一切從頭而起。
重建起豪宅,市建局賺大錢,這模式在觀塘市中心已無法改變了,局方網誌近月宣稱收回裕民坊的所有業權,為何工匠的安置不解決呢?局方眼中只有業權,沒有人,觀塘重建仍未解決。

撰文︰青蛙

有沒有想過,你這一秒在開檔搵食,下一秒就被人夾上車,強行搬到一條滿是污水的後巷,每天擺檔與過百蟑螂共存,而且數天後生財工具及貨品更被食環人員不動聲色地搬走?

以上都是人稱「斗零踭聖手」的裕民坊鞋匠福嫂,一星期前的遭遇。

位於觀塘重建計劃第二、三期的「凱匯」越起越高,樓下的檔販則顯得越來越渺小。在裕民坊補鞋30年的福嫂,是重建計劃第五期中,少有留守到最後的小販。她並不是想阻礙發展,而是舊有的社區網絡、營生環境,能堅持多一天就是一天。萬萬想不到,一個多星期前的一日,當她如常地在裕民坊的檔口補鞋,突然5至6位食環署職員來勢洶洶,表示要馬上「協助」她把檔口幫到新的擺檔位置——相距兩條大馬路,一間麻將鋪旁邊的後巷。福嫂正幫熟客補鞋,盡是愕然和無奈,「我仲約咗個客等陣係度攞返對鞋!」熟客還未到,福嫂就被食環職員粗暴地帶上車,「我啲工具跌晒落地,佢哋就用垃圾袋裝起來。執到乾乾淨淨,再用相機影已經清走的檔口位置。」駛過兩條街,食環把裝著福嫂搵食工具的「垃圾袋」和其他物資,連同福嫂扔在一條後巷中。這條又髒又窄的後巷,就是福嫂的新檔口位置。她看著擺滿一地的物資,欲哭無淚。65歲的人生,才要從頭來過,不知可以從何收拾。

沒有名字的後巷 容納政府眼中沒有名字的小販

福嫂在這個濕濕漉漉的後巷只開過一日工,一個客都沒有。「啲客望入黎都唔似有補鞋檔,又冇招牌又冇剩,仲以為自己搵錯。」筆者在觀塘長大,平時都沒留意有這條巷,在Google Map一看,這巷子連名字都沒有。巷子一邊是雞記麻雀的後門,另一邊密密麻麻掛滿食肆的分體式冷氣機,噴出讓人窒息的熱氣。這寬約2至3米的後巷,除了堆滿雜物,亦是一間靠牆理髮店的營生空間。福嫂的加入,只能蜷縮在巷子的角落。同樣蜷縮在巷子中的還有蟑螂和老鼠。福嫂憶述在這裡逗留的一整天,「大大小小過百隻蟑螂,見到都毛管戙。」她的營業時間是中午到晚上7、8時,「啲老鼠就開始出黎搵食……」最要命的是,這後巷有不利福嫂補鞋的先天性因素,「呢條巷好天都會有積水,啲客經過踩濕咗鞋,我就補唔到。」下雨的時候,情況更糟糕,頭上的鐵皮無法擋雨,猶如一條條小瀑布,福嫂完全無法工作。失去補踭工具的「斗零踭聖手」

屋漏兼逢連夜雨,一個星期前,市建局搬來一個二手大鐵櫃,叫福嫂把她的工具放在裡面,便可長期存放在巷子中,福嫂還稱讚鐵櫃的美觀。由於近日下雨,她都無法營業,直至數天前放晴,再來開檔,才驚覺鐵櫃內的工具已被清得一乾二淨,自己平時存放物資的兩個行李箱也不翼而飛。「裡面仲有我幫客人補完的鞋,超過100對,現在去邊度賠返俾人?」原來市建局給福嫂的鐵櫃無法上鎖,只是虛掩,食環署的清潔工便把裡面的東西清掉,搬走行李箱,只餘一個不方便搬動的大鐵櫃。近百客人的鞋子去向不明,福嫂還能一拖再拖;伴隨多年的生財工具,卻叫她最為苦惱:「裡面好多工具都已經買唔返,最重要係鐵腳,擺鞋落去,整鞋踭用。」沒有鐵腳,又哪有「斗零踭聖手」?福嫂連日打去食環追問,惟食環提供的電話號碼要不無法打通,要不只提供留言功能。拔去鮮花,觀塘種出一座座的豪宅。舊觀塘的小販不想阻人發達,福嫂接受市建局及食環的安排,甘願瑟縮在別人的後巷,只求一絲生存空間。但政府卻得寸進尺,連別人的搵食架生都扔掉。福嫂這個中秋的心願,就是食環署可以盡快歸還搵食工具及過百鞋履;並要求市建局兌現「安」置小販的承諾,處理後巷衛生問題:清走雜物、滅蟑螂、滅鼠;增加後巷的擋雨、照明、平整路面設施等。讓福嫂在安全、穩定的環境中靠自己雙手糊口,於高樓大廈的影子背後,依然找到一點尊嚴。

老店,離不開,工匠,走不了。

年初,五位沒有工匠牌的工匠,幾番爭取,只有二位獲得牌照,縱使有牌,但依然走不了。

從事鐘錶維修三十多年的佘生不獲食環署發牌,雖然在裕民坊工作廿年,但署方指他沒有登記,不能發牌。重建在即,他仿惶無助,近日憂心病倒,入院做手術。其餘二人,發牌也無聲無氣,但有牌,可以走到嗎?

福嫂獲發於康寧道後巷的牌照,但走不動。搬遷檔口沒有資助,新檔口所在的後巷滴水,必須花錢加設鐵棚,亦需交上四千多元牌照費,加上她照顧多病年老的丈夫,醫療費高昂,取牌的開支也付不上,何來搬遷。另一位,鐘錶匠駱生獲發物華街的舖口,他稱食環署自把自為,把他安置在死位,不願接受搬遷。

此外,裕民坊的五個舖戶等待十一年,從未獲知賠償,近日,收到超低的賠償通知,無法覓地經營。裕民坊,未解決,市建局花上十幾年去重建觀塘,倒頭來,人卻被遺下。這是「以人為本」的重建嗎?

要求食環立即發放工匠牌

【新聞稿】 觀塘區議會今天召開環境及衞生工作計劃小組會議,食環署代表觀塘區環境衞生總監梁溢景出席,解釋工匠牌照的發放情況。區議會前,三位工匠(鐘錶匠佘生、駱生及鞋匠福嫂)及活在觀塘義工向食環署代表及區議會提交請願信和327個市民簽名,要求食環立即發放工匠牌予五位受重建影響的工匠。局方會中未有發放工匠牌時間表,未能解決重建對工匠影響,只有「開空頭支票」。

會前,鐘錶匠佘生表示:「工匠不是低端人口,要承續手藝,繼續於官塘維持生計。」有三十多年補鞋經驗的鞋匠福嫂則道:「我多年為商業區的OL換鞋踭,深受她們歡迎,希望繼續服務街坊,要求放工匠牌。」

會中,食環署表示發放工匠牌最重要考慮選址,需獲七個部門同意,四月初跟七部門開會。署方指裕民坊因重建圍封,但又未及發牌,工匠只能無牌照方式其他於其他無防礙行人的地方經營。署方亦重新檢討之前不獲發牌的位置,而五月會提供二個位置給予重建外的工匠,但重建區內五位工匠未有包括在內。會後,梁溢景指會於七部門會議後,局方再與工匠商議發牌。

市建局的觀塘第五期的重建計劃中,大部份的裕民坊商户及住户已於2月28日遷出,惟有部份小販、工匠和舖戶仍未有合理安置, 包括:約20個舖頭、約10多位的流動小販及5位工匠。當中於裕民坊一帶營業的五位工匠沒有任何安置或賠償,他們幾十年沒有工匠牌照,終日提心吊膽經營。

為了被逼遷後仍能經營工匠生意,數位工匠早已從2016年開始,多番向食環署爭取「固定攤位(工匠)小販牌照」(下稱工匠牌),並積極到區議會表達意見,惟至今未有任何進展。據2009年食環署資料,觀塘區有17名無牌街頭工匠,於2016年卻只有5人獲發牌,當中並不包括裕民坊的5位工匠(2位鞋匠、3位鐘錶匠)。換言之,裕民坊重建區內的攤位工匠小販,在上述搬遷限期前,仍沒有任何保障他們到其他地點合法擺檔的小販牌照。二月後,局方將可強行收地,工匠和小販去向未知,生計成疑。
此外,現時新發的工匠牌照不得傳承,工匠大多年紀較大,沒有新牌照,新一代入行無門。政府必須改變現時將牌照視為恩恤看法,多從本地文化角度考量,進行工匠調查和研究,建立培訓,容許傳承牌照,營造社群,讓手藝得以在香港生存。

官塘由工業區變成商貿區,香港第二大的就業地區CBD2。繁盛的商業區背後,需要社區支援,五金、文具小店、工匠手藝必不可缺。工匠的雙手,不單是服務舊區老街坊,也為商貿區出力。
你有冇想過高踭鞋斷掉腳踭或皮鞋磨蝕腳踭,怎麼辦呢?你會怎樣去商場買過一對新鞋,價錢不菲,好貴啊。如果找工匠,好像福嫂和禮伯,他們擁有三十幾年補鞋經驗,只花半小時就可將高踭鞋回復原狀。
商貿區創造很多工作機會,我們亦需要工匠和基層幫我們解決技術問題,手錶維修、配匙,看似簡單,但需要有技藝。手藝於香港仍有生存價值和空間,希望大家都可以連聯署支持發工匠牌一齊保留手藝。
此外,現時新發的工匠牌照不得傳承,工匠大多年紀較大,沒有新牌照,新一代入行無門。政府必須改變現時將牌照視為恩恤看法,多從本地文化角度考量,建立培訓,容許傳承牌照,營造社群,讓手藝得以在香港生存。

文:梁志遠(聯區小販發展平台)

歷時十數年的觀塘裕民坊的重建將於2月28日告一段落了,但懸而未決的除了部份構築物用戶外,更包括兩批見証觀塘數十年發展的工匠及流動小販。重建區當中四位鐘錶或補鞋的街頭小販,部份人更原屬2016年首批獲發工匠牌照的小販。但關注團體發現,當中兩位原來至今作仍未被安置往新的營業地點; 面臨重降在即,更是心感徬徨。

工匠小販由來已久,主要是因應著市民聚居的「服務需要」而出現 (所以昔日又稱服務小販),且種類繁多,包括擦鞋匠、補鞋匠、理髮匠、鐘錶修理匠、鎖匠、磨刀匠、線面師、代書人、栽縫補衣、雨傘維修、箍桶匠、白鐵匠、圖章彫刻等等(某種類現已經式微了)。這些「街頭藝人」很多都是能工巧匠,善用惜物,慣於街頭謀生的「職人」。隨著無牌小販被發牌規管後,部份工匠小販成功獲取了固定牌照。但自1970年代初政府停止發牌之後,新加入者自然就只可成為無牌小販了。至2008年的天星皇后事件以後,保留本土文化的聲音不絕於耳,迫使政府在2009年中環發出八個擦鞋匠牌照及進行無牌街頭工匠小販登記。據報當時被登記的123人當中有86名表示願意申領牌照,17人更要求可以原址發牌。可惜2011年的區議會諮詢結果最終卻沒有下文,直至2015年3月,時任食衛局局長高永文才重新提出發牌予工匠小販(食物環境衞生署,2015)。至2016年,食環署才從觀塘區議會開始,正式提議發出首批五個牌照工匠小販及相關。可惜,當時有區議員反對部份核淮地點,致使部份檔口至今仍未安置。工匠小販現時面對問題多項,主要包括地點安置,登記發牌及技藝傳承等問題。

先談安置地點問題。即使重建迫在眉睫,不同部門及負責單位,如食環署與市建區,仍然相互推搪責任。以觀塘重建區範圍為例,政府至今仍未安置四檔已登記的,包括補鞋及錶修理的工匠,更遑論附近同樣擺賣經年,惜未曾登記的其他檔口。而以全港計算,80位淮予牌照的登記人中,暫時只有14人正式獲得發牌安置,估計主要與安置地點的爭議有關。事實上,經營地點對於小販至關重要,如果可以考慮原址安置又或附近(人流點)安置,將更為小販接受。現時安置地點需經兩關,包括不同政府部門的批淮及區議會議員的通過。如果選定地點不獲批淮的話,小販又要自行建議安置地點,再交食環署重覆以上程序,至使拖延既久。

有關登記方面,政府最新的登記停留在2009年,至今已相距十年。不少當時登記了的小販都或年紀老邁或因故離世,至使最終成功獲牌者不到兩成。某一區議會範圍內只有一檔或幾檔,某些區更一檔沒有。這種象徵性的發牌做法,只是聊勝於無,虛應要求,對於重建小販社群,保肓本土文化根本於事無補。政府刻下正諮詢未來新發400個小販牌照,但當中竟沒有包括佔地最少的工匠小販。

說及技藝傳承方面,任何行業都必須有新血加入,否則技藝不得傳承,生意亦不可持續。現時新發牌照不得傳承,加上持牌人年紀老邁,工匠小販社群早晚被自然淘汰可以想見。這種博物館式的保育方法完全不利技藝傳承、鑽研及進步。如何建立培訓,營造社群,建立行業,提昇技藝通通都需要在這批年老職人退休前爭取時間進行。

最後,參考亞洲其他地方如日本,韓國及台灣等地技藝保育升級成文化產業的做法,如何認真地轉危為機,好好利用年老工匠的最後貢獻,需要政府,民間團體及市民的參與支持,要針對範圍包括牌照規定、標準訂立、技藝傳承、檔口設計、推廣宣傳、街道規劃及服務提昇等。或者就讓我們從協助工匠小販重建社群開始,重新建立本土工藝傳承,才是現今全球城市的未來走向。

參考資料
食物環境衞生署. (2015). 小販政策及相關措施 (立法會CB(2)2153/10-11(01)號文件). 香港:食物及衞生局
食物環境衞生署. (2016). 食物環境衞生署無牌工匠小販發牌事宜(觀塘區議會環境及衞生委員會文件第17/2016號). 香港:食物及衞生局
食物環境衞生署. (2015). 小販管理建議 (立法會CB(4)561/14-15(01)號文件). 香港:食物及衞生局

Share this blog

Bookmark and Share

分類

一起紀錄官塘吧! 行動吧!

觀塘市中心重建在即, 店子一個地一個被關上。不論是你的觀塘故事, 又或者透過同街坊傾偈, 所知道的故事, 又或者是攝影和錄像, 都歡迎你跟我們一起紀錄觀塘。我們希望透過這個網頁眾集一班朋友, 紀錄將要逝去的觀塘, 並了解這裏的過去, 再檢討現在的觀塘發展, 是怎麼回事了? 你可透過發郵件到kwuntong2007@gmail.com 或留言在comment裡。 flickr的相,請用「kwuntong」tag住,就可以在下面「看看"我"的官塘」中見到大家的照片

加入我們,一齊紀錄官塘

如果妳/你都有興趣將自已知道的官塘直接告訴大家,也可以電郵至kwuntong2007@gmail.com,就可以成為網站的編輯之一。 不論是文字、相片或是短片都無任歡迎,一齊記錄我們共同的社區故事。 如果想直接貼在此blog上,也可於https://en.wordpress.com/wp-login.php登入,就可以在此貼東西。 Name: kt2007 Password: kwuntong2007

一路下來

有幾多人上來

  • 1,252,255 hit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c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