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自Anson的徘徊於單行道: http://www.aahsun.com/wpblog/?p=1054)
(Joy按: 謝謝Anson的分享。"重建,是改善誰人的生活?" 這個問題很值得探討。究竟是重建誰的生活? 是誰要去重建他人? 真的有重建的必要嗎? 這些都是政府在檢討重建策略應問的基問題。但如上一篇的剪報所說, 需時2年的檢討, 觀塘重建區都可以面目全非了…只能仰天長嘆…)

又下雨了,有感,看著海,呆著……

想到,官塘重建區邊圍租金因為供求失衡暴漲,樓還未拆惡果已爆發,最慘的是窮人,現在都已經住唔起,一百廿呎套房要三千三,望著那個放了床連枱仔都擺唔倒的空間,我呆了,三千三?


大的套房,上二百呎,要租到四千幾。
我,俾唔起。
一直好想番官塘住,現在真的沒望了。

agent 阿姐說,現在連勁舊唐樓、天台屋都貴,因為沒有盤,新移民家庭連天台屋都住唔起。

你有多久,沒有與陌生人說話?
而,與陌生人說話,我們懂多很多。

從來沒有這麼大型的重建項目,而官塘又是人口密度極高的地區,一下子沒有那麼多租住房,沒樓沒公屋的、又想住在官塘市中心的(如我),該往那裡去?

該往那裡去?

從這裡,難道大家真的看不到香港朝那方向去嗎?

最恐怖的,也是最惡毒的,是這個情況,重建後只會更差!

重建,是改善誰人的生活?

﹣﹣﹣﹣﹣﹣﹣﹣﹣﹣﹣﹣﹣﹣﹣﹣﹣﹣﹣﹣﹣﹣﹣﹣﹣﹣﹣﹣﹣﹣﹣﹣﹣﹣﹣﹣﹣﹣﹣﹣﹣﹣﹣﹣﹣﹣﹣﹣﹣
另,再有感。

香港人太冷漠,香港政府太殘酷,不要用四川大地震這個「契機」來團結香港人,也就是說,招數太低,不好意思相信還有人會落踏的,忘記了香港政府沒所謂,忘記了那腐爛的沒前路的香港文化就真係死得。立法會議員熱鬧回鄉,掩掩揚揚,睇你唔倒,睇我唔倒,睇佢唔倒又睇X唔倒,如果我有周星馳的法力,索性變走自己好了。

很久沒有寫這樣的悔氣說話,真的很久了。

其實,我們(香港藝術家/文化運動者)得到的,比零還少。

我們可做到的,只是比零多一丁點,雖然,因此,身體也捱壞了。
我都三十有九了,做了二十年藝術,但是,還有幾多個二十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