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六月 2008.

by 黑B女
DSCF0725 (Small)

觀塘的舖頭或許由於重建的緣固, 又或許因為競爭太激烈, 店子都開張又關門, 關門又重開。有點一雞死一雞鳴的感覺。

在市建局宣佈重建以後, 重建範圍內外更多的以短期租約的形式開業。當中康寧道一家賣鞋的短約店子, 前身是一家髮型屋, 短期租約都有這種影子: 例如你還見到掛在牆上的鏡子的影;又或者前中華書局、現在的果子店, 仍然看到上一手的裝潢; 物華街的玩具文具散貨場, 仍然找到前身藥材舖的影子。

就在其中一家短約賣鞋店, 竟然被筆者找到一雙Made in Hong Kong的膠鞋, 據sales姐姐所說, 這是全店唯一一款Made in Hong Kong 的鞋。

膠, 好像和觀塘, 和香港有著不解的緣。觀塘工廠區以前有很多造膠製品的工司, 有也不少塑膠的模具廠, 李嘉誠好像也是穿膠花起家的…但現在香港的塑膠工業, 除了紅A, 好像只找到手上的這一雙膠鞋。

我們僅用這一格blog entry表達我們就近日政府對社運人士的處理手法的不滿

從小販到梗位–

見證觀塘工廠區二十年的賣衫阿姐

走鬼檔(無牌小販)在今時今日的觀塘買少見少。曾幾何時,觀塘工廠區的小販成行成。巧明街的賣衫阿姐, 見證著這區的小販的興衰。在筆者眼中, 阿姐絕對不是小人物….

How ming street

(閱讀全文)

繼續閱讀文章 »

日期: 2008623(星期一)

時間: 7:40-10:00pm

地點: 觀塘政務署三樓會議室

主辦單位: 觀塘市中心區重建業主立案法團大聯盟

參加者: 觀塘重建區內受影響業主、測計師

DSCF0737 (Small)

觀塘市中心區重建業主立案法團大聯盟與一眾業主於616日與市區重建局主席張震遠會面, 惜未有成果。今天晚上的業主會上, 有不少受影響業主認為局方欠缺誠意, 大聯盟亦將於624日於蘋果日報刊登聲明, 示暫停與局方對話。

會上一眾業主提出各大訴求及關注點, 部份議題包括:

非唯一居所對賠償之影響

賠償應以樓面面積而非實用面積作為基準

同區七年樓的測計準則如何介定

(編按: 謝謝劉生對"測計師"的"師"不是"司" 的提點)

IMG_5967
編按︰謝謝 思考的文章,你到過的餐廳,吃過的東西,我也是同樣的遇上,印尼餐廳的串燒、大排檔的燒排骨,感同身受。這是他的blog 死火手記(http://hkxforce.net/)

剛大學畢業,外遊回港後自然忙著找工作。日前要到觀塘面試,令我想起在觀塘渡過的七年中學生活。面試前一天,在房間中重看那自己製作的中七記念冊,回想起中學那學習總不忘玩樂的生活,會考前一天還在玩電腦遊戲,小息及午飯時間在美術室看影碟聽音樂,實在回味。還有那份與同學們那坦率的友情,對於現在情感與人際關係日益複雜的我,更覺難能可貴。

午飯時間,要不是到翠屏村街市或小餐廳吃快餐,就多數是到觀塘街市或裕民坊那邊。有新鮮可口又廉價的雲谷麵,有學生特惠的泰國菜,有十元一個的燒味飯或茶樓盅飯,有快捷又多選擇的車仔麵,有新鮮出爐的麵包,也有各式的連鎖快餐店。每天午飯時間穿梭於小街道及地鋪街市,間中在報攤買遊戲或電腦雜誌互相傳閱,還有午飯後把握時間到模型店看新出的模型玩具,都是中學生活點滴的一部份。

面試那天,早上的工作早完結,很早就到了觀塘。行經裕民坊,看看路邊廉價貨攡,看那修理手錶的老伯,走進巴士總站旁的公園,都是快將不復見的境像。看看手錶,還有三個多小時空閒,也就到銀都戲院看看戲,上一次來已是近一年前看《老港正傳》了。買了《沉海尋人》的票後,到巴士總站旁的雲吞麵店吃個雲吞牛丸米粉,回味一下中學生活。看過電影,穿過樓宇之間的小巷到觀塘道,巷中的小店鋪在提供各式廉價貨品,行過的人們都不忘多看幾眼。這一切一切,才建構成觀塘裕民坊的氣息,這快將消失的氣息。 繼續閱讀文章 »

文源來源︰思考@「http://hkxforce.net」

剛大學畢業,外遊回港後自然忙著找工作。日前要到觀塘面試,令我想起在觀塘渡過的七年中學生活。面試前一天,在房間中重看那自己製作的中七記念冊,回想起中學那學習總不忘玩樂的生活,會考前一天還在玩電腦遊戲,小息及午飯時間在美術室看影碟聽音樂,實在回味。還有那份與同學們那坦率的友情,對於現在情感與人際關係日益複雜的我,更覺難能可貴。

午飯時間,要不是到翠屏村街市或小餐廳吃快餐,就多數是到觀塘街市或裕民坊那邊。有新鮮可口又廉價的雲谷麵,有學生特惠的泰國菜,有十元一個的燒味飯或茶樓盅飯,有快捷又多選擇的車仔麵,有新鮮出爐的麵包,也有各式的連鎖快餐店。每天午飯時間穿梭於小街道及地鋪街市,間中在報攤買遊戲或電腦雜誌互相傳閱,還有午飯後把握時間到模型店看新出的模型玩具,都是中學生活點滴的一部份。

面試那天,早上的工作早完結,很早就到了觀塘。行經裕民坊,看看路邊廉價貨攡,看那修理手錶的老伯,走進巴士總站旁的公園,都是快將不復見的境像。看看手錶,還有三個多小時空閒,也就到銀都戲院看看戲,上一次來已是近一年前看《老港正傳》了。買了《沉海尋人》的票後,到巴士總站旁的雲吞麵店吃個雲吞牛丸米粉,回味一下中學生活。看過電影,穿過樓宇之間的小巷到觀塘道,巷中的小店鋪在提供各式廉價貨品,行過的人們都不忘多看幾眼。這一切一切,才建構成觀塘裕民坊的氣息,這快將消失的氣息。

是的,裕民坊與周邊街道,這觀塘的中心點,觀塘最令人回味的地方,快將在重建項目下消失了。換來的,是將成為香港「特色」的蛋榚樓,地下是巴士總站,上面是商場,商場上是住宅,百份百用盡地盤面積。商場中能否找到小街道小店鋪的氣息?能否找回在巴士站及公園旁吃雲吞麵的感覺?能否找回在銀都戲院看戲、在大堂舊式磅重機玩耍的歡樂?能否找到在平價攤檔揀選衣物的樂趣?當一個大商場建立在裕民坊上,我覺得一切都已不復再。在商場上加一個小販區,與現在小巴站、巴士站旁有攤檔、有雲吞麵、有老戲院、有小店鋪,終歸是兩碼子的事。氣氛與感情,是不能「Copy & Paste」,是裝不出來的。

為甚麼重建時要消滅裕民坊,消滅這區最富人情味的地域?不可以只將樓宇重建,而保留小販、小街、攤當、小公園、小店鋪嗎?是誰丟了裕民坊?
政府會說,他們是想為舊區帶來新的動力。
居民會說,政府說重建說了十年,他們現在只想快點收到賠償搬走。
我這類曾在觀塘生活過的會說,沒聽說過可怎樣給與意見,很可惜。
其他人會說,觀塘區要怎樣,是那邊的人作主,與我無干。
在這屬於香港的社區被消滅的時刻,彷彿大家要不是嘆息,就是不關心。裕民坊的死,彷彿與人無尤,是天命使然。

真的是天命嗎?真的是命運要它消失嗎?真的是無可奈何地只能將裕民坊在地圖上抹走嗎?
作為香港的一份子,有否稍為關心一下具有香港本土人情味的社區的生死?
作為曾在觀塘生活過的一份子,有否稍為留意一下與觀塘發展相關的消息?
作為觀塘居民,有否冷靜想一想搬離殘破樓宇之餘也可多為保存社區特色而發表意見?
作為管理香港的政府官員,有否想過重建不單止是樓宇問題,還影響著社區、地區經濟、家庭、甚至個人價值?

想到香港人對自身城市的冷漠,我想起這首詩:
(原文及介紹:Wikipedia – First they came…)

當納粹抓共產黨時,我沉默了;反正我也不是共產黨。
當社會民主黨被關時,我沉默了;反正我也不是社會民主黨。
當工會幹部被抓時,我沒抗議;反正我也不是工會幹部。
當猶太人被抓時,我沉默了;反正我也不是猶太人。
當我被抓時,已經再也沒有人可以抗議的。

想到香港重建的方針,我頓然想起胡恩威在《香港風格2》書首那些令人默然的照片與文字,截錄部份如下:

消滅香港是香港城市規劃的唯一目標
消滅香港的歷史
消滅香港人的集體記憶
消滅香港人的個人意識
消滅街道
消滅街市
消滅小販
消滅大排檔
消滅老商店
消滅老戲院
消滅樹木
香港成為了一座七百萬人的石屎森林監獄
全香港佈滿著一式一樣的大型商場
一式一樣的樓貼樓
大型樓盤大型豪宅

我僅為觀塘重建幫忙交過幾份反對建議書,但說實話,一早就明白這只會徒勞無功。我未盡力。

但如果每一位香港人都可以對這個快被一點一滴地消滅的城市付出多一點關心,或許將來會有點改變。

這是我作為香港人,對香港唯一的期盼。

pic 124

編按︰在社區/文化保育、公共空間的潮流下,拖延已久的市區重建策略的檢討,將於本月二十四日立法會於4:30召開首次有關會。以下為該會的議程︰

發展事務委員會談市區重建策略檢討會議
日期: 2008年6月24日(星期二)
時間: 下午2時30分
地點: 立法會大樓會議室A
議程
I-III 編按︰為會議常規事務
IV. 《市區重建策略》檢討
(下午2時35分至3時20分)
V. 市區重建局的工作
(下午3時20分至4時05分)
*VI. 強制驗樓計劃及強制驗窗計劃
(下午4時05分至4時55分)

市區重建當回歸以人為本

文章來源︰商報 20-6-2008

作者︰香港理工大學中國商業中心主任陳文鴻

市區重建局開始提出新的重建方法,如原地原有建築的保育改善,而不是拆遷重建飛地式的商業項目。市區重建局也考慮重新檢討市區重建的戰略(實質是市區重建局一直以來的做法),或許可由此而回歸到國際大都會的主流,回歸到以人為本。

香港市區重建的執行機構是市區重建局。2001年,香港特區政府經過公眾諮詢制訂的市區重建戰略,成為市區重建局工作的指引。

這個戰略初看十分合理,出發點是以人為本,把市區重建的目標定為可持續發展的各種內容:環保、歷史文化保育、地區特色和社區網絡、照顧弱勢社群、增設公共空間和社區設施,以及加強市區景觀和城市設計。這樣的戰略比諸發達經濟的城市,並不遜色。

可是,在12個目標的羅列當中,卻同時暴露了一個重大的問題。目標可以從外國的經驗和例子中抄襲而來,關鍵是怎樣理解,或是否理解這些目標,從而使這些目標不會變為空洞的口號,難以落實執行。

未理解 可持 續發展 繼續閱讀文章 »

IMG_4417

資料來源︰太陽報 16/6/2008

原文題目︰居所兼作同鄉會 定性非住宅用途 市建局僵化賠少二百萬

巿區重建局官僚作風造成不公。有受中環嘉咸街重建項目影響的居民,因為居所亦為同鄉會,日間兼作同鄉聯誼及會務用途,就被巿建局定性為非業主自用的非住宅單位,所得賠償金額大減近半,即使以「前舖後居」抗辯仍不得要領,感到徬徨無助。

「懵到上心口」
六十八歲的鄭錦祥居於嘉咸街二十三號一個五百四十多平方呎的單位十多年,該單位亦為鄭南莆長房向南同鄉會會址,屬全鄉村民的物業,由南山的鄉下每年捐助五萬元作營運經費,平日用作接待長期失業、船民、海員或過境的同鄉村民,單位設有廚廁,由身為同鄉會秘書的鄭錦祥義務打理,日間另會用作處理會務及同鄉麻雀耍樂等聯誼活動。

巿建局去年七月正式開展嘉咸街重建項目凍結戶口調查,當時同鄉會填報單位由無股本的有限公司持有,共有十一名董事,董事之一的鄭錦祥在單位內並且長住十多年。不過,巿建局以入伙紙列明該單位為「非住宅用途」為由,而住客又不是持有單位的公司股東,按機制只能賠償約一百九十萬元的物業巿值,以及巿值三成半即六十七萬元的津貼,合共二百五十七萬元。

同鄉會不服賠償金額,自行聘請測量師行評估,發現單位若以「自用住宅」釐定賠償及津貼,金額可高達四百五十六萬元,與巿建局的出價差額達二百萬元。

鄭錦祥批評巿建局「懵到上心口」,竟將住宅當作非住宅。「個單位砜中環黃金地段,一定唔只值二百幾萬,叫我點係呢頭買番個單位?所謂砼機制好明顯係欺壓小業主!」

資料來源︰大公報 7-6-2008

記者︰梁少儀

市區重建局希望加快完成觀塘市中心重建項目,將整個發展期,壓縮至短過原預期需要的十二年多,以助紓緩市建局需承擔的財務壓力。不過,受影響業主爭取提早進行收購的願望,就難以達成。
市建局董事會昨日召開集思會,由負責觀塘市中心重建項目的顧問王歐陽建築師樓,簡介項目研究報告。觀塘市中心重建計劃佔地逾五公頃,重建成本預計超過三百億元,按照市建局原先預期,整個項目分期進行,工程需時超過十二年,預計二零二一年才全部落成。(編按︰市建局研究縮短發展年期,例如將發展期數合併)
縮短年期加快回報
不過據了解,昨日董事會上達成共識,希望這個歷來最大規模重建項目盡快完成。董事會認為,這項目由一九九八年前土地發展公司宣布,至今已拖延十年,再需十二 年完成,前後歷時超過二十二年。更重要的是,長達十二年的發展期,對市建局的財務壓力太過巨大,提早落成有助資金早日「回籠」。
觀塘市中心重建計劃已提交行政會議,只待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一聲令下,便可展開工作。市建局希望做好前期準備工夫,若收購與清場進展順利完成,部分分期可能同步進行,例如已劃入第一期的月華街巴士總站地盤,可能與第二期同步進行建築工程。不過,業主希望提早收購的願望,市建局消息稱,由於無法壓縮法定需要的程序,故預期仍要按原計劃在十二月才發出收購信。

Share this blog

Bookmark and Share

分類

一起紀錄官塘吧! 行動吧!

觀塘市中心重建在即, 店子一個地一個被關上。不論是你的觀塘故事, 又或者透過同街坊傾偈, 所知道的故事, 又或者是攝影和錄像, 都歡迎你跟我們一起紀錄觀塘。我們希望透過這個網頁眾集一班朋友, 紀錄將要逝去的觀塘, 並了解這裏的過去, 再檢討現在的觀塘發展, 是怎麼回事了? 你可透過發郵件到kwuntong2007@gmail.com 或留言在comment裡。 flickr的相,請用「kwuntong」tag住,就可以在下面「看看"我"的官塘」中見到大家的照片

加入我們,一齊紀錄官塘

如果妳/你都有興趣將自已知道的官塘直接告訴大家,也可以電郵至kwuntong2007@gmail.com,就可以成為網站的編輯之一。 不論是文字、相片或是短片都無任歡迎,一齊記錄我們共同的社區故事。 如果想直接貼在此blog上,也可於https://en.wordpress.com/wp-login.php登入,就可以在此貼東西。 Name: kt2007 Password: kwuntong2007

看看

IMG_8016

A+ Pro.

150301_R7082245

150301_R7082257

S157-13 KMB AV343 HM3601 Volvo Olympian 11m 藍田啟田道

更多相片

一路下來

有幾多人上來

  • 1,023,072 hit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c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