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對自己的居所後面山坡的廟宇十分好奇,但一直以為「一眼睇晒」、「無特別」,直至剛過去的大聖爺誕才走一趟,和給摧毁的「天神村」會面。

「入屋叫人;入廟拜神」,入廟的不論善信與否,也恭恭敬敬。作為善信,每月的初一、十五、大時大節,總帶各樣食品、用品恭逢,向神下跪寄褔;不是善信的,也得留意說話,少心忌諱,謙卑有禮。在廟內,尊敬隨處可「見」。

想不到,人一走,清拆時,再沒有半點的尊重,經過一片搞磚聲,和用噴漆噴上「封」、「拆」等大字後,餘下的只是一片頹垣敗瓦,像欠下巨債,收數後的景象。我們只能在從前金碧輝煌的廟宇,現在己成廢墟中,沿著反光而閃亮的磚瓦尋找昔日的尊嚴。

市建局近月公佈了他們自己認為的唐樓「保育」項目,項目未開始,先奪去居民尊嚴,把他們住了幾十年的的家描寫成「破爛不堪,天台滿佈僭建物,部份樓宇更缺乏獨立洗手間,衞生情況欠佳」(08-09-20蘋果日報; 明報等報章均有相似報導)。原來自己的家在香港的主流社會中是不適合人住的居所,並急需像神一樣的市建局重天而降,打救世人! 隨著市區重建,到底有多少的尊嚴可以留下呢?

廣告